• 笔书网>出笼记 > 正文 9.24章 “决赛”
        秦统历2288年11月,欧洲方面如火如荼中,北亚方面突然出现了危机。

        神州金乌战斗机和伊甸亚的太阳神战机,在北极圈上空轮番用火控雷达相互锁定,一时间,网络上剑拔弩张。

        但说实在的,是一场小摩擦, 矛盾在于北太平洋地区的矿产资源、渔业资源划分。

        这场祸端源头之一,是大西洋面临史无前例的寒冬。伊甸亚的大西洋渔业受到影响,开始转入太平洋,进而和神州在东瀛四州发生冲突。

        伊甸亚合众国发现事情不受控制,试图将宙斯盾的浮空战舰开入北极圈,去提示东正教这个盟友。但是这样的行动反而刺激到了北极圈另一个大国,神州。

        而且双方在北极圈地区本来就有矛盾。

        ~

        神州现在全部占领东北亚。曾经的外患,随着神州中枢日益衰落, 部分转化为内忧。

        自从唐时起,辽河平原上的渔猎耕势力崛起,东北方面就颇为不安静。宋朝时候,辽金让这种焦头烂额达到了极点。

        到了近代,随着中原地区进入工业化,就打通了渤海北部平原经济带,将其纳入了核心国土区。

        但这地方没有太平,随后威胁来自于东北亚新的边缘势力,日列岛地区崛起的工业集团在海洋时代到来后,替代了辽、金,对神州中原又是一场大乱。

        在神州位面上,随着上一次寰宇大战昇阳战败了,日列岛区域变成了神州的“出云”“扶桑”“东瀛”“南苦”四个省。(北苦是库页岛,南苦是北海道。)

        而现在神州的东北部边患, 又变成了北太平洋上的争端。神州不得不在北太平洋保持军事力量。

        ~

        神州东北角的北四省, 在如今神州中枢统治日益衰落下也不安分。

        哦, 扶桑本土现在的不安分,现在还没胆量反抗神州, 只是想挣脱链子向外咬一口。

        旧扶桑这個地方,上次寰宇大战被西经联动员西南各省暴打一场,该地区的扶桑人认清了自己只有神州一个省的能力。

        神州本土十几个省份都人杰地灵,就算天下大乱,他们也不相信自己能再度有能力来抗衡中原了。

        惹不起过爸爸,那么就得向外戳戳。这不,就瞅着北美阿留申那块地方了。

        【主世界近古时代,曰本就不缺争霸的心。但是处于亚洲大陆边缘,战略位置是适合偏安一隅。结果是公主的心,丫鬟的命。被一个巨人压着,就会朝着另一个巨人叫嚣。】

        所以在出云诸岛上,这里的节度使这在军事上投入相对于其他地区要高得多。

        旧扶桑的四省现在装备可不是当年的天狗和海啸坦克了,都是神州渤海工业部门的神州系科技装备。一艘艘万吨驱逐舰,以及大批制空战机长期在北太平洋地区巡航。

        乃至一些曾经训练女性“长弓导弹手”的军事部门,现在也改成了岚影卫同款的装备的射手训练道馆。

        ~

        如果站在此时伊甸亚合众国的角度看太平洋局势,存在战略焦虑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神州把昇阳裂成了两块,分别一南一北(南美和北太平洋),不约而同威胁他们这块上帝应许之地。

        伊甸亚合众国新教徒眼中,很难不怀疑,这一切背后,是受到神州的力量在操控着的。

        ~

        11月29日。

        神州方面,第九安全局收网了。广交会上,那个代号“决赛”的组织被神州方面一网打尽。这个间谍团队想要反抗,结果房间内涌入了大量纳米群,这流水一样的纳米蜂是巷战反步兵的利器,直接将他们电晕。

        黄嘉瑜也跟着老汪一起落网了,随后在监狱中自杀身“亡”,变成了金涅璋这个身份。。

        但是在休假基地中,他没有高兴的心情。

        因为查到的各种迹象虽说都是伊甸亚的,但是黄嘉瑜确定,伊甸亚派来的夏裔有几次爆粗口不是“法克鱿”,那几次清酒喝多了有“斯巴拉西”词出来。

        【这里面是碟中谍中谍,伊甸亚派遣间谍到神州,他们派遣的间谍中又有昇阳灵能者间谍。】

        于是乎,他来到了自己的上司孙璐尔这里。

        在破军金甲的停机房内,这位同样是二十岁的女先天,靠在机甲座舱中,戴着目镜办公。她看到了金涅璋的到来,深吸了一口气,说道:“看来你也感觉到了。”

        孙璐尔:“这个组织代号为‘决赛’。但是在所有审讯中,都没有问出“决赛”的意思。而这个得知决赛含义的,只有一个人。这个人很神秘,是男是女都不清楚,只知道,是他用灵能下达任务。”

        “灵能?”金涅璋随后转念问道,“是不是出云四省军事集团搞的鬼?”

        在一百年前,神州是有军头在西部擅起边衅。当然随着西部经济发展后,那边就都在守成了。

        近十几年来,昆仑西党给整个神州民众的印象就是,守得很稳定。别人打不进来,但是自己也不打出去。

        但是出云四省,则是另一种印象,非常能跳!

        金涅璋结合着他混在敌人中观察到的蛛丝马迹,觉得可能是出云方面一些人在独走。

        孙璐尔站起来。这位身材绝佳的女侠打开了面前的神州万里山河图。她的视角缓缓地落在了高原,以及天竺洋最前沿的陆地战略支点,僧伽罗。

        金涅璋对出云四省怀疑的很有道理。但是他是站在较低的视角来看这个事情。

        而孙璐尔一直以来有着更全面的信息:

        如今西欧方面情报的重点不是太平洋,而是天竺洋。他们急迫地想把亚洲大陆拖入他们的战争中。

        而来自美洲灵能者关注的重点是高原。

        孙璐尔转身对金涅璋说道:“我和你领一个证,然后去高原。”

        金涅璋愣了愣,还没有消化“领证”这个词,孙璐尔就已经将两人新的身份资料弹出来了。

        ~

        而殊不知,在神州的中西南。

        一个双马尾,和“蒂法”身材一样的女孩,穿着厚重的军大衣,漫步行走在神龙架地区。此时的她如同野外旅行者一样露宿在这里,但是作为一个弱女子,独自一人出现在这片荒郊野岭中极不正常。

        要知道,这里可是有华南虎在内一系列猛兽出没了。而她的表情上却显得闲情逸致。

        当然,看一看她所在的营地就知道啦,碗口粗大的树如同被切豆腐一样倒塌。而现在环境的周围是无比的安静,宛如猛兽的领地。

        这位就是昇阳方面失联足足一年的20号。

        几个月前,她刚刚联系上了在神州的情报部门。在发布了一系列任务,确定了神州西部的相关资料后,她又在大本营的视角中失踪了。

        至于昇阳方面让她在高原区域制造混乱的命令,她笑了笑,没有过多的理会。

        ~

        昇阳内部那些老头子们,想要对澳洲动手,所以需要神州南北的注意力同时挪开。

        北:就是指北太平洋上伊甸亚和出云四省的矛盾,让神州北洋主力无力南下。

        南:就是神州天竺洋上的军事力量继续保持防守,不会东向。

        ~

        神龙架的秋冬季,叶子泛黄了,在此处野营很是“荒凉”。

        二十号嚼着泡泡糖,红色的泡泡从粉红的嘴唇上撑开,“啪”一下炸了,但是还没有沾到鼻子,这就在灵能的作用下收缩,重新回到了嘴里。

        黑色的瞳孔中闪烁着“玩世不恭”的神采。

        随后她打包了自己的营地,就像一个考生准备去参加考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