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柯南之我被卧底包围了 > 正文 第539章 最糟糕的生日
        向别人炫耀自己可爱听话又懂事的孩子,可能是所有家长的通病。

        哪怕是明星或是犯罪组织的成员,也不能免俗。

        在尹泽润仍在警察厅工作时,贝尔摩德经常和他聊一些安格斯特拉的事情。

        她之所以没找琴酒,一是因为琴酒也在美国,安格斯特拉如何他能亲眼去看,二是因为他实在不是一个会耐心聆听孩子成长经历的人。

        其中让尹泽润印象最深刻的,是某天她给他发的一封邮件。

        【今天他送了我一副隐形眼镜……】

        她在上面简单描述了一下功能:24小时联网,眨眼就能拍照,连续眨眼两次会开始录制视频,照片和录像会自动传回手机,转动眼球就可以切换其他功能……

        【……他总是这么担心我,真是可爱。】

        除非天生冷血份子,得到他人的关心,总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

        尹泽润从文字就能读出贝尔摩德的愉悦,心里是真的羡慕。

        身为卧底的他,比只是情报人员、出任务全看个人兴趣的贝尔摩德,更清楚这种智能眼镜能发挥出多大的力量。

        ……

        “……安格斯特拉曾经为贝尔摩德制作过一副智能隐形眼镜。以他的技术,哪怕是组织最先进的仪器,都无法检测出来。”

        尹泽润看到面前的阿佩罗瞪大眼睛,看来他也是知道这件事的。

        “以他对手下的喜欢,再加上我听贝尔摩德说起过他打算把波本培养成情报人员,他极有可能也给了他一套。”

        “这种智能隐形眼镜能连接进入附近的联网设备,估计他就是用这个黑入监控系统,替换掉视频画面,趁机逃了出去。”

        “至于他是用什么工具开的窗……”

        尹泽润调取出一段监控:“这是两周前的记录吧?他在两次吃饭时都弄坏了一次性塑料勺,初看之下是他不满自己被关在这里在发泄怒火,其实他在那时就想着搜罗逃跑工具了。”

        塑料勺哪怕再脆弱,也不没脆成一碰就坏的豆腐渣。他在捏坏后,悄悄留下几片较长的,负责收拾餐具的成员不会闲到把碎片拼起来查看有没有少。

        “他借着吃饭的动作,把碎片暂时藏在嘴里,然后又藏入没有监控的淋浴间内。”

        不止如此,他或许还借着淋浴间内的墙面,打磨过那些碎片,把它们弄成可以拧开窗户螺丝的道具。

        尹泽润说到这里,都有些佩服波本了。

        调换监控画面是和他从公安监视下脱困完全一样的操作,只是波本更麻烦,他在这里能得到的道具实在是少之又少……这都能跑出去,真不愧是公安的精英。

        只可惜……

        尹泽润在心里叹了口气,他看向同样被波本操作惊到的阿佩罗:“等我离开后,就让森林里那些成员全部回来吧,没必要找了,波本早就不在那里了。”

        “你知道他在哪?”阿佩罗惊讶道。

        “嗯。”尹泽润点了点头,但他不愿意多说,“现在让我去见见苏格兰吧。”

        这才是他来这里的目的。

        ————

        “冬冬。”

        一号囚室再次响起敲门声。

        等了安格斯特拉整整一天的诸伏景光抬头,但当他看过去时,忽然意识到那和安格斯特拉过去的敲门声不太一样。

        “我可以进来吗?”

        听到这声音,诸伏景光皱眉。

        他是不是……在哪里听过这个声音?

        没等他回忆起来,门就直接打开了,答桉主动出现在他的眼前。

        ——那是一个诸伏景光意想不到的人。

        他勐地起身,因为这个动作幅度过大,他手腕与脚踝上的拘束器双双一紧,脚下顿时失去平衡,整个人直接跌回座位上。

        但诸伏景光没有在意自己刚才模样的狼狈,他不敢置信地看着面前的男人。

        尹泽润没有戴眼镜,他低下头,那双琥珀色的眼睛自上而下地注视着他。

        安格斯特拉教过降谷零易容术,围观过教学过程的诸伏景光注意到对方的脸上没有一点伪装的痕迹。

        “苏格兰威士忌……”

        学长的旧友笑了,轻声喊出他的组织代号。

        “……虽然我们不是初次见面了,但这是第一次,我以这样的身份来见你。”

        他脸上是和过去那位温和警官截然不同的笑容,让本来怀疑他是被组织收买的诸伏景光,瞬间就想到了第二个可能。

        尹泽润左右看了看,发现屋内能坐的地方实在有限,于是他拉起诸伏景光坐到床上,自己则是坐在他原来坐的椅子上。

        组织卧底注视着公安卧底,平静的琥珀色对上激荡的蓝色。

        “赫雷斯白兰地,这是我的代号。”

        “——我是组织送去境组送去警方送去动物园组织的卧底。”

        ————

        晚上9点44分。

        境组本家火光冲天。

        建立多年的老宅被熊熊烈火吞噬,整个天空从上到下,颜色从阴沉的黑到燃烧的红,空气里浓郁的腥气让人作呕。

        枪声、警报声、爆炸声接连响起,武器、断肢、内脏流满一地,以生命堆积出的尸山血海,让这里仿佛是照入人间的炼狱。

        一团黑影如幽灵般掠过,快到根本来不及看清他的脸,一团魑魅魍魉张牙舞爪,对着惊恐无比的人们狰狞微笑。

        境白夜杀入了下一伙人群中。

        ——“我比谁都清楚暴露的卧底会遭遇什么,但我还是来了。”

        境白夜狠狠摇了摇头,把苏格兰的声音从脑子里甩出去。

        ——“一个犯罪分子企图把警犬当成宠物,最好先将它的利齿和爪子拔得干干净净。否则一旦被找到机会,他绝对会第一个张嘴咬断你的喉咙。”

        波本的声音让他发了疯似的从高处跳下,下面的人被踩翻在地,血红中夹杂着白色液体溅出。

        境白夜不理脚下被他生生踩死的人,头也不回地继续往前冲去。

        【宿主!

        】

        【冷静下来!

        !】

        仿佛几个月前的场景重演,境白夜没有理会不断在脑中呼喊他的系统。

        因为他已经听不见了。

        ……

        去年的4月4日,境白夜经历了一次最糟糕的生日。

        那天让他永生难忘。

        以至于过去很喜欢过生日的他,现在再提到生日,第一反应不再是陪伴、祝福和礼物,而是化为废墟的别墅、埋在碎石下彻底吃不了的蛋糕和两人份餐具,以及从尸堆里刨出来的……那颗由他亲手砍下的头颅。

        境白夜喘息着,他的心脏在砰砰跳动,这是他活着的证明。

        在他当时打开房门时,暴露的潘诺有对他说过什么吗?

        是像苏格兰那样表达自己的觉悟?

        还是像波本一样,对他的天真进行嘲讽?

        境白夜拼命地去回想,可他根本想不起来。

        又有敌人逼近,他们狰狞的表情就像地狱里惨叫的恶鬼。

        境白夜的绷带勾起地上的一把断刀刀,他捞起后反手一挥,一颗脑袋连带一条握抢的手臂一起飞了出去。

        鲜血飞溅,那颗头撞到墙面弹回,轱辘着滚到境白夜的脚边。

        他低头看着他,想起了柳吉顺一那张苍白沾血的脸,还有他看着他的眼神。

        那样的眼神让从未有过畏惧之物的境白夜感到害怕和茫然。

        那是一个卧底的眼神。

        那是一个卧底……注视着自己真正信仰时才会有的眼神。

        不管是他三个手下,还是潘诺,他们都不曾用那样的眼神看过他。

        ……除了安室。

        只有他对他露出过那么热烈的眼神——在他把他从fbi手里救出时,他就这样从地上仰起脑袋,用同样的眼神看着他。

        可他已经失去他了。

        ——“不管这几个地方的人对我多好,平时多尊敬我,愿意给我多少酬劳和优待……我依然渴望回到组织,因为那里才是我真正的归属之处。”

        满嘴谎言的四重卧底最真心的一句话,在境白夜心里响起。

        一种强烈的情感从心里深处迸发出,他根本无法控制,那种感觉像是要把他整个人撕开。

        他朝前方跑去,手中的利刃向前挥舞。

        今天是他的十五岁生日。

        去年的他在这时处理着他最糟糕的生日礼物,而今年的他,面对依然是一片黑压压的枪口,以及孤身一人陷入敌人的包围。

        去年的他在这时杀死了作为卧底的搭档,而今年的他,也终于在此时此刻彻底认清,他和卧底手下间不可能有任何未来。

        境白夜感到胸口在发烫,那种热度不是从心脏发出来的。

        他没有在意,继续往前跑,借着绷带的力道,他翻上了古宅最高处的房间。

        系统地图显示,那个掠走了原主一个器官的人,就在里面。

        境白夜将手伸向拉门,从下面一路杀上来的他,身上竟然没有沾到一丁点的血。

        “最后一个了……”

        里面是最后一个敌人。

        敌人就必须清理干净,一个不留。

        ——这是他从第一世就知道的、至高无上的指令。

        境白夜想要拉开面前这道薄薄的纸门,但就在这时,他鬼使神差般地,忽然朝远处的转角看了一眼。

        一个模湖的人影站在那里,背对朦胧的月色,安静地看着他。

        那双眼睛是蓝礁湖一样的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