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开局劝刘备去南阳 > 正文 第八章 特殊能力:军事嗅觉
        宿主:林辰

        年龄:19

        系统:灵光一现(军事、政治、外交上,宿主可爆发出当前时代顶尖人物的能力)

        个人能力:

        统帅:22—110(1.作为军事主官主簿的你,已经有了一定的决定权利、2.灵光一现状态下,宿主为当前时代顶尖)

        武力:21

        智力:77-110(灵光一现的情况下,宿主是当前时代最顶尖的)

        政治:55-110(1.假如你能把脑海中的想法付诸现实,2,灵光一现状态下,宿主为当前时代顶尖)

        特殊能力:军事嗅觉(初级),当宿主作为1-8000人(含8000人)的军事主官,或有权限改变军事主官决策时,将会看到即将爆发的战争胜率

        注:宿主当前特殊能力为初级,一旦敌我双方的人数超过8000人阈值,军事嗅觉将不予显示。

        ……

        “灵光一现这么牛掰?不过话说回来,这个时代顶尖人物的四维数据居然是110?为毛不是100或者120?不上不下好难受啊……”

        略有些强迫症的林辰看完自身的新数据后,心里别扭地嘟囔了一声。

        随后,他就想到了另外一个关键问题:“对了系统酱,能力和特殊能力该怎么提升?”

        也就在他心中提出问题的同时,他脑海中的面板发生了一点小小的变化。

        如下:

        宿主:林辰

        年龄:19

        ……

        注:略……军事嗅觉将不予显示

        小提醒:作为谋士、筹画士、军师、参谋、主簿…宿主应该努力获得主君的认同。也因此,您的每一次建议,都将会按照一定的数值发放自由点数,而这些点数便是改变宿主的自身能力的关键

        “原来是这样……”

        “公祐为何看我?表情还这般的怪异?不过算了……”

        林辰表示理解地点了点头,转而对一旁正在观察自己的孙乾笑了笑:“主公去哪了?”

        嘶!

        孙乾倒吸了一口凉气,看着一脸表情诡异的林辰,下意识缩了缩脖子指向了外面。

        他这个样子,倒不是方才林辰和系统交流的时候说出了声音。

        主要原因在于,刚才林辰脸上的表情很奇妙。

        说是猥琐,又有几分淫X,说是淫X,则又有几分严肃……

        怪异的很。

        当然……

        若非盯着他孙乾直勾勾的看,他也才懒得去管林辰会露出什么表情。

        “隔壁?我明白了。”

        林辰表示善意地笑了笑,同时想到以后大家是一个锅里吃饭的,便忍不住提醒道:“嗯……公祐你的脸色不是太好看,要不要看医者?”

        咔!

        孙乾连连摆手,表情惊悚道:“不必了,不必了,我这是老毛病了……”

        话说这位主簿大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他不会对我有什么企图吧?

        嘶!

        春秋时有卫灵公与弥子瑕、战国时有龙阳君,后来还有哀帝与董贤董圣卿……

        好可怕!

        孙乾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看着脸色惊悚,分明是恍若见鬼一般的孙乾,林辰扯了扯嘴角,“公祐你…确定是老毛病了?”

        孙乾勉强对着这位上司笑了笑:“是,是老毛病了,在老家时就有。”

        ……

        “不对!”

        林辰走出正堂,朝隔壁走去时,才猛然想到孙乾方才的表情,分明是在惧怕他。

        “他为什么惧怕我?难道说,他已经决定要投靠袁术或者吕布了?”

        不过很快,这个想法便被他打消了:“不应该啊,刘备入蜀之后地位仅在糜竺之下的孙乾,再怎么也不会背叛皇叔啊,那是……”

        “想起来了。”

        回想了一番方才,林辰深叹了口气:“恐怕是我方才和系统交流时,脸色很怪异,眼神也很古怪的缘故吧,以后看来是要注意了。”

        琢磨清楚,并且确定孙乾不可能背叛后,林辰便没了继续思索的想法。

        哒哒哒…

        轻轻敲了敲隔壁的门,林辰开口道:“主公可在房中?”

        “子源来了?莫要如此客套,快些进来,吾正写就书信,可没时间给你开门。”

        仅片刻,刘备的声音便从房中传了出来。

        这是把我当自己人了啊。

        林辰笑了笑,推门走入房中。

        “子源且看,吾这一封信写的可还好?”

        刚一进门,刚还说没空给他开门的刘备就拿着帛书走了过来。

        “……”

        由于结合了系统帮助,林辰倒是认得帛书上的字,粗略扫过一眼后,他的眉头便忍不住皱了起来。

        “可是有何问题?”

        刘备一下子紧张起来,“若是觉得哪里有问题,子源可说清楚,吾再加上去便是了。”

        “问题太大了。”

        林辰很无奈地将帛书递了回去,“辰虽说是要主公你低头,可也没让您这般低声下气啊?”

        “主公这封信要是交到了吕布手上,恐怕他不仅不会同意主公的想法,还会提出更多非分的想法。”

        “您应该软中带硬!”

        说到最后,他直视刘备的眼睛道:“主公这封信应该阐明徐州诸多势力复杂的问题,同时还得让吕布知道,他占据了下邳,不见得其他地方也都会归顺了。

        信的中间内核,主公顺势提出要回您的妻妾、还有二爷和三将军等人的亲戚之类的,如果有的话。

        信的最后,主公还要说明中原曹操的问题,眼下徐州的问题……”

        “这不是说过了吗?”

        刘备和林辰依次坐下后,便开始静静倾听了,听到最后他却觉得真要按林辰所说,就有点车轱辘话了。

        “没办法,我怕他看不懂。”

        林辰摊了摊手,然后哈哈大笑:“吕布此人,恐怕连字都认不全,若是说的不够明白,我怕他压根就看不明白。”

        “哈哈哈,你啊你。”刘备也同样笑了起来。

        愉快的交流中,刘备也将那封之前写好的帛书作废了,同时则是重新写就了一纸书信。

        “这就很好了。”

        林辰满意地把信递回去,同时表情迅速变得严肃起来:“另外,辰还想请主公再写几封信……”

        “什么信?”

        刘备又拿了一张帛布,看到林辰犹豫,以为他在担心自己不能接受,便很是淡然地道:“子源直说便是,反正如今吾已进退失据,唯有用些手段来暂时保全力量了。”

        “不不不,辰没有这个意思,辰的意思是说……”

        林辰连连摆手后,耸耸肩道:“主公身边还有其他的文士吗?”

        “最起码也要两个最可以信任的,以及一个能代表主公的。”

        “因为这不仅仅是送信,还要代我们去做些事情。”

        刘备听后,毫不犹豫地道:“宪和、公祐二人皆能信任,公祐便在正堂听用,宪和的话,吾只需令人送个信过去,他便会来了。”

        “宪和先生那边的话,辰建议让二爷前去。”看到刘备有些疑惑,他解释道:“之所以如此,是因为需要让他将留守淮阴的人马也都带过来。”

        “好,吾便不问子源为何要将那些人马也招来了,子源自行做主便是,只要觉得可行就好。”

        刘备稍稍思索后,又道:“另外,你所说的其他文士,我身边倒是也有几个,毕竟好歹也四处转战了这么多年,还是有些家底的……”

        “那就好。”

        林辰大大松了口气,而后也不藏着掖着,直接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