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娘娘她总是不上进 > 正文 第0213章 做点什么
        众人各自请安落座,皇后还没出来。

        自有人开始说话了。

        贞才人一夜之间就成贞美人,这道分水岭虽然说都知道她迟早要过的。

        可知道和接受是两码事。

        谁能乐意呢?

        本来宫中就有一位冯太后娘家的侄女冯淑妃了,这如今贞美人也起来了,假以时日,怕不是要出来个贞贤妃?或者是贞贵妃?

        “贞美人不愧是出身尊贵呢,这才侍寝,就已经是美人了。这可叫韩宝林,孟宝林如何是好呢?”谨妃笑道。

        贞美人不太看的上谨妃:“谨妃娘娘谬赞了,皇上怜惜罢了。”

        “那也得怜惜才是啊,旁人怕是没有这份福气呢。”谨妃眼珠子一转,看向沈初柳:“景修仪你说呢?”

        沈初柳喝着茶,慢悠悠的:“说什么?花开两朵各表一枝?还是书接上回,前文再续?”

        沈初柳放下茶碗,看谨妃:“怎么谨妃娘娘回回都喜欢拉着臣妾说呢?臣妾要是这天桥底下说书的,谨妃娘娘是不是也意思意思打赏几个银子再说?”

        然后不等谨妃回答就又抢白:“哦,对,臣妾不像说书的。谨妃娘娘您才是呢。您看看这殿中姐妹。哪一个您没说过的?要不臣妾反过来给您打赏几个字儿?您也不白说不是?您要是去说书,早就赚的盆满钵满了。”

        一顿抢白,谨妃一时间竟不知说什么好。

        丽充容噗嗤一笑:“哎哟,谨妃娘娘何苦?谁不知道景姐姐是个嘴厉害的,您找谁说不好呢?”

        “丽充容却只是记得景修仪是个嘴厉害的不成?”意妃笑了笑,意有所指。

        丽充容轻轻笑:“意妃娘娘这话,臣妾不大懂呢。”

        意妃用帕子轻轻掩嘴,笑了笑,没继续说什么了。

        陈宝林傻不愣登的:“那是,景修仪娘娘不光嘴厉害,人也厉害呢!”

        “知道厉害,就该闭嘴。要不我厉害起来,不得打你么?”这话,沈初柳是笑着说的,叫人一时间也分不清是闹着玩呢,还是真心的。

        贞美人这会子一笑:“姐姐们惯会说笑呢。”

        谨妃也不敢再说什么了。她如今还真是有点怕沈初柳的。

        但是总想招惹也是没谁了。

        很快,皇后出来了。

        贞美人行了大礼,皇后依着规矩赏赐了。并没有因为她是李太后侄女就赏更多。

        见皇后如此,众人也跟着赏赐过。

        出了凤藻宫,贞美人赶上几步:“景修仪娘娘,臣妾听闻,翠云轩里去年种上的桃花开的正好呢,不知臣妾可有幸却看看?”

        “贞美人应当是劳累了,这些事改日吧。”沈初柳轻轻一笑:“我也要回去了。”

        说着,也没给她多少面子就走了。

        贞美人还是规矩的恭送过,然后回了自己的住处。

        皇后听着人汇报这件事嗤笑一声:“心真是大。”

        “找错了人吧?那景修仪凭着自己都已经是修仪了,连自己娘家妹妹都懒怠理会的。”峨眉失笑。

        “是啊,这贞美人自持出身,可是想法不少呢。可其实李家不就是有个爵位?也是李太后娘娘这一辈才起来的,比起沈家,差的不是一点。”佩月也摇头。

        “且由着她,看她如何。”佩月哼道:“不作死怎么死?说她比冯淑妃聪慧,我倒是看她也不算稳得住呢。”

        “才进来,看不出。万一她就是表现出的傻呢?”峨眉想了想:“反正她只要不往我们凤藻宫动歪脑子就是好的,别的管她呢。”

        “这话说的很对。今日天气还不错,把二公主抱来,院子里晒晒吧。”皇后道。

        翠云轩里,回去之后就见奴婢们忙碌着,沈初柳好奇:“你们这是做什么呢?”

        “主子回来了,今天不是出太阳么,奴婢们怕下午又要下雨,这不是赶着把所有屋子里的被褥都晒着去。”折梅笑道。

        翠云轩后头有一排屋子,那是奴婢们住的,以及仓库,杂物间什么的地方。

        跟前面有个小小的通道,阳光好的时候就正好晒被子。

        每年都这么晒的。

        “那行,你们晒吧,你们主人的那两个屋子外头就别晒了,将你们的屋子晒一晒要紧。你们自己的被子也拿出来晒着。”沈初柳也去过后头,知道怎么回事。

        “主子放心吧,地方且有呢。奴婢们刚已经把六皇子屋里的晒去了东边廊柱后头了。奶娘们住的隔壁屋子里不是空着,前些时候他们就添上架子了。今儿阳光好,正好那屋子两头窗户的。六皇子的衣物也都在那边晒着。一边晒一边奴婢们点了火盆子烤着。保证咱们六皇子的衣裳什么都都干爽舒服的。”

        “嗯,好。”沈初柳笑起来,果然妥帖。

        她就怕这阴雨天,孩子的东西太潮湿叫孩子长了疹子。

        所以孩子的衣裳被子,没有阳光的时候就用炭盆子烤着。

        这点子炭火,她自己花银子也花得起,何况不用自己花。

        烤衣裳的炭火也不可能用银丝碳,只用银霜碳就很好了。

        因为天气很好,所以过了一会更暖和之后,就用小婴儿床把六皇子放门口晒一晒。

        又怕晒坏了,用薄薄的纱帐挡着。

        沈初柳就坐在孩子身边的回廊上喝茶。

        说不出的惬意。

        翠云轩本就不小,纵然还住着一位,但是因为这里的建筑层峦,所以姚宝林做什么都不会直接暴露在沈初柳眼皮子底下。

        娘俩晒了一会,沈初柳摸着孩子脸颊热热的,这才叫人抱回去,回去之后吃了奶,没多久就睡着了。

        而沈初柳嗤之以鼻的消息,却自有人当一回事。

        宫中的事,有时候只是一个虚无缥缈的感觉。

        意妃毕竟得宠太久了,就算是没做什么,却也叫很多人恨。

        就算如今,她都已经这样了,也一样是恨的。

        所以,背后那人没能叫沈初柳上钩,却还是撺掇了谨妃出了手。

        或许,谨妃也是想着意妃失宠这么久了,做点什么没关系吧?

        所以,她甚至没用奴婢们去说。

        而是自己亲自说的。

        阳光不错,意妃难得在如今没有梅花的梅林之中走了走。

        
    热门搜索:病毒性感冒吃什么药rosimm官网两性直播rosimm在线视频全集性感丝袜高跟蔡依林性感照
    櫻花の島蜂巢影视BENK蜂巢影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