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文娱之我的时代 > 正文 第115章 《哑巴》【第七更,求订阅!】
        改了直播间标题。

        杨跃又调试好了话筒、收音器、自动摄像机、灯光等设备,这才开启直播。

        但他并没有坐在电脑前,而是坐在了钢琴前。

        钢琴谱架上放着平板电脑,他同样能看到直播间弹幕。

        只见直播间人气已经冲到了几十万,仍在飞速上涨。

        同时各种弹幕也汹涌而来。

        他如今这么大名气,知道他斗虎直播间的可不止粉丝、歌友,很多路人、黑粉也都知道。

        何况他今晚的直播还在个人及工作室官薇上预告了。

        只见里面很多弹幕就跟刀子似的。

        “还真敢开播?”

        “虚伪、作秀,恶心心!”

        “我就是来看看杨跃会被骂多惨,哈哈。”

        “唱歌就唱歌,非要拉聋哑人作秀,如今被这么多人唾骂,活儿该!”

        “哟,还坐准备弹钢琴?难不成以为弹首曲子我们就原谅你了?”

        “千万别再被杨跃的表象迷惑了,他是真的表!”

        “说话啊?怎么不敢说话?”

        “这种人直播间还能开,斗虎怎么不封了他?”

        “居然还有一大堆刷礼物的,脑残粉?”

        “···”

        杨跃铁杆粉丝、歌友的弹幕夹杂在这汹涌的刀子弹幕中,显得十分弱小,仿佛巨浪中的小船,随时都要被淹没掉,却一直坚定地不断出现。

        “带节奏的水军真是恶心!”

        “深哥呼吁关心残障人士有错?你们这些喷子才是真的脑残!”

        “就算深哥作秀,也比那些多看残障人士一眼都不肯的流量鲜肉、小花强!”

        “就没人想想,杨跃的歌那么好,需要作秀?需要博同情?”

        “深哥要坚强啊,我们永远支持你!”

        “深哥不怕,是非自有定论!”

        “···”

        杨跃粉丝、歌迷中冷静派其实更多。

        这些水友发现为杨跃辩解一两句根本没用,索性就不去争辩了。

        注意力注意到别的地方,这才发现直播标题改了。

        《哑巴》?

        这是歌名吗?

        这念头一起,很多人就不仅想起了当初杨跃被曝光李丽妍前男友身份后,直播唱《记事本》的场面。

        于是这些人都不禁打了个激灵,预感到今天极可能见证一场经典直播。

        有些被杨跃“伤害”许多次,已有丰富破防经验的女生,更是连忙拿来一整包纸巾放怀里。

        又不禁有点害怕地嘀咕:深哥这回千万别让我哭太狠啊,不然眼睛哭肿就没法见人了。

        同时,一些杨跃的朋友、对手、相关的人也在观看这场直播。

        比如说三个女生、张青珊、周凝、莫建良、赵川等。

        又比如说张东翔、赵伯伦、翁子瑜、茅欣然、盛夏等。

        以及卫喆。

        就在屏幕外不知多少万双眼睛的注视下,在直播间依旧汹涌刷屏的弹幕中,杨跃先微微仰头,然后又低头,十指在琴键上跳舞。

        一段时而微顿、并不流畅,却又格外好听的琴声如叮咚泉水,流淌而出。

        接着,杨跃整个人忽然顿住,就好像忘了怎么弹奏似的,呆坐了两三秒,才继续弹奏,并开了口。

        他这一开口,很多人就感觉好像被那弹琴的十指按到了心上!

        “我们都迁就嘴巴

        我们都憋着真话

        我们都让爱先发芽~”

        开口跪!

        只一段,很多人就看到,直播间弹幕仿佛被轰炸过一样,瞬间少了一大半。

        但实际注意到这变化的人又很少。

        因为大多数人注意力都被直播间中杨跃的歌声所牢牢吸引。

        “我们会接受惩罚

        有一个变成哑巴

        越退让越不会表达~”

        钢琴的弹奏声仍旧一顿一顿的,时不时就出现伴奏空白,偏偏杨跃的歌声又很慢,于是那种清唱的感觉就显得格外强烈。

        “所有的安静都是人造的冷清

        所有的杂音在安慰后平静

        我不需要证明

        我不需要声音~~”

        钢琴声和杨跃的歌声节奏终于加快,这段最后一句也压得很低,拖音较长。

        按照许多人听歌的经验,就下来极可能是那种又快油油腻的歌唱爆发。

        然而没有。

        又是两秒的停顿后,杨跃再开口,歌声反而变得更慢、更轻盈了。

        “我就像一个哑巴一样

        你翻译不了我的声响

        怕腻烦过量

        我举止要限量

        你可以当我哑巴一样

        你不会看见我的抵抗

        请别怕我受伤,我自己会圆场~”

        原本很多人都感觉一颗心已经被杨跃的歌声按压到了极限。

        结果竟然被突破以往的极限继续往下按压!

        这节奏简直反人类!

        但是,很多人都感觉仿佛一颗心被紧紧握住!

        这一段后,杨跃站了起来,来到距离摄像头较近的另一个灯光下。

        自动摄像头也转动着跟踪录入。

        杨跃闭上了眼,就在灯光下、镜头前那么静静地站着,好像忘记了接下来该怎么唱。

        奇怪的是,这个时间持续了一二十秒,观看直播的人竟然没有感到一丝不耐烦。

        甚至直播间仍空白一片,一个弹幕没有。

        可以想象,如果那些发弹幕的人中真有水军,恐怕也陷入了杨跃之前的歌声中,无法挣脱。

        大约快接近三十秒时,钢琴声才又响起。

        并且感觉越来越上扬,仿佛有一种力量在奋力挣扎、生长,却又还没挣脱出来。

        这种感觉在一个清晰的记秒器声加入进来后显得格外强烈。

        竟然让很多人都不禁紧张起来。

        听个歌都能听出紧张感,恐怕说出去都没人信。

        终于,就在很多人感觉到要紧绷到极限时,杨跃一把拿起面前的话筒,再次开口!

        歌声彻底放开!

        “我们会接受惩罚

        有一个变成哑巴

        越退让越不会表达

        所有的安静都是人造的冷清···”

        这一次,杨跃的歌声不再轻盈,而是越来越有力,越来越有力!

        伴奏的节奏感也越来越强!

        终于,副歌又一遍唱完,伴奏的音乐又忽然消失。

        当伴奏再起时,又只剩下钢琴声,杨跃的歌声也蓦地轻盈下来,仿佛落幕。

        “我就像一个哑巴一样

        反正我也不擅长抵抗~~”

        歌唱完,尾奏落下,杨跃呆呆地看了镜头近十秒,直播间忽然关掉!

        又过两三秒,原本一个弹幕都没有的直播间却再次被铺天盖地的弹幕覆盖!

        “太好听了!!”

        “真开口跪!”

        “泪目。”

        “心里莫名的很难受很难受,怎么肥四?”

        “哭了,深哥太可怜了,被全网误解,却一句话都没有说,被逼成了一个哑巴!”

        “这首歌就是深哥内心写照吧,太让人心疼了,呜呜(??_??)”

        “我是来看热闹的,但想路转粉行不行?”

        “对不起,我误会了他,我道歉!”

        “我觉得深哥表达的不止是他心里的难受,还有他的倔强与抵抗,深哥果然是屈的。”

        “这首歌何止表达了倔强不屈,还嘲讽了那些乱喷他的人。”

        “讲实话,这首《哑巴》我真的是又感动又佩服!”

        “古有大文豪写诗词讽刺,今有我深哥写歌讽刺!”

        “我想黑转粉,行吗?”

        “把深哥伤得这么深还想粉,走开呀!”

        “···”

        直播间弹幕汹涌。

        但在面对这首歌沉默的人其实更多。

        因为很多人脑子里都在不断回响着杨跃的歌声,浮现他歌唱的场面。

        心里就想:我是不是真的误解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