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文娱之我的时代 > 正文 第121章 家,记忆里走出来的她
        次日(周五)下午。

        一辆普通的商务车驶入了固城县城。

        固城是个历史很悠久的城市,如今属于省直辖县,人口一百多万,经济发展得还算不错。

        因此县城范围颇大,建设得也很不错。

        商务车上。

        郑勇在前面开车,杨跃、马菲菲坐在后面。

        “酒店房间我已经订好了,就在你家小区的斜对面。”马菲菲道,“一会儿你和我们先去酒店?”

        杨跃点头,然后道:“当然要先去酒店。家里情况都没摸清,冒然回去说不定立马就被人看到了。”

        虽然只有一次被记者围堵的经历,但杨跃还是不希望在老家的行踪泄露。

        说完,杨跃就给余玉兰打电话。

        很快接通。

        “妈,我回来了。”

        “回来了?”听到杨跃的话余玉兰明显愣了下,随即就惊喜道:“你在哪儿呢?”

        “已经进县城了。”杨跃道:“妈,周围的人还有亲戚朋友知道我成明星后没给你们生活造成太大困扰吧?”

        余玉兰笑道:“还好。一开始是经常有人来拜访,问东问西的,后来习惯了,又知道你不在家,来的人就少了。”

        听余玉兰这么说,杨跃放心了些。

        随即就道:“你在家吗?我一会儿回来不想让别人知道。”

        “今天正好没课,我在家呢。”

        余玉兰今年49岁,还没到退休的年纪。

        之前病了一场修养好后就又回学校教书了。

        她一直带的都是音乐课,年轻时一人教十几个班。

        后来年纪大了,学校里能教音乐的老师也多了,她代的课就少了。

        现在就教四个班,一周也就四节课。

        当然,工资也比以前少一些。

        想到儿子现在是大明星,昨天学校里还有许多人议论,余玉兰就有点儿担心地嘱咐道:“现在不是上下班时间,小区虽然人少,但也还是有人的,你把自己裹紧点,别让人认出来了。”

        杨跃听了失笑,“放心吧妈,我有经验。”

        “那我这就准备做饭,你回来自己开门。”

        “好。”

        十来分钟后。

        车停在了一家酒店前。

        马菲菲没给杨跃省钱,在网上订了两个高级套间。

        但因为固城只能算四线城市,这家酒店所谓的高级套间连申海的普通套间都比不上,价钱也不算贵,500元一天。

        杨跃带着口罩、兜帽(没戴墨镜,怕太引人注意),跟在两人后面进了酒店,由马菲菲全程跟酒店工作人员交流,并没有引起什么怀疑。

        等进了郑勇的房间一看。

        杨跃发现这套间也就是外面客厅、里面卧房,自带卫生间,家具、装饰还算精美,如此而已。

        等两人将行李箱放好了,郑勇又排查了下房间内的安全隐患、是否有违法监控等,三人才在郑勇房内客厅坐下来。

        “深哥,一会儿去了你家小区,先让勇哥查看下有没有人盯着你家,你再回家,好吧?”马菲菲提议道。

        杨跃点头,“这么做确实更稳妥。”

        郑勇没想到还能再用到他的侦查技能,略有点兴奋,拍着胸脯道:“保证完成任务!”

        杨跃、马菲菲看了都不禁一笑。

        不过,当郑勇进了小区,在杨跃家单元楼附近转了一圈,就失望了。

        小区里确实有人,但不是坐在一起闲聊的老太太,就是带小孩的大妈。

        哦,还有下棋、听戏的老大爷。

        反正就没一个像是盯着杨跃家的。

        郑勇过来将情况一说,杨跃、马菲菲倒也没大意,为避免引人瞩目,决定一个个地去杨跃家。

        马菲菲、郑勇为什么要去?

        当然是为了方便工作。

        不去一趟,杨跃要有事喊他们过来,他们却连门户都找不到,那可就搞笑了。

        杨跃将他的行李箱交给郑勇,他则背个轻便的背包回家。

        这房子是杨跃父母在杨跃上初中时买的,只有六层,并非电梯房。

        而杨跃家就在六楼。

        至于原来,父亲在乡下老家有一套祖宅,买房之前夫妻俩还有杨跃、杨楠都住在早期学校分配的老旧筒子楼里。

        后来原主写书赚了好几百万,倒是在固城买了一套不错的电梯房,准备作为将来的婚房。

        可惜,最后被李丽妍甩了,房子也和老爸一起没了。

        走到顶楼。

        杨跃发现很多东西和记忆中的一样,没什么变化,不禁一时恍惚。

        同时又有点忐忑。

        虽然原主记忆已经和他融合,有点不分彼此的意思,但毕竟仍是以他的记忆为主。

        而今要见这一世的母亲,心里不忐忑是不可能的。

        但回过神来,他还是拿出钥匙开门。

        门锁也很老旧,似乎有点问题,他好一会儿没打开。

        然后就见门把手转动,从里面被人打开了。

        随即一个眼角带着明显的鱼尾纹,脸颊不多的肉有些下垂,肤色白皙却又有点暗沉,隐约可见年轻时风姿的中年妇人出现在面前。

        这一瞬间,原主关于母亲的记忆纷纷涌现,彻底融入杨跃的记忆中,再也不分彼此。

        而就在杨跃发愣时,余玉兰伸手将他拉了进去,并尽量放轻地关上了门。

        回过头来就不禁笑着道:“你这孩子,电话里还说不想让人知道你回来,结果却站在家门前不动,要是让对门看到,不是想保密都不行了?”

        说起来,原主离家也才两三个月,相较于以前半年、一年不在家并不算什么。

        所以,余玉兰见到杨跃倒没有如“久别重逢”那般红眼、抹泪,只有母亲见到儿子归家的寻常欣喜。

        倒是杨跃将原主母亲相关的记忆在脑海中又过了一遍,仿佛穿过二三十年的岁月才再见到余玉兰,不禁眼底微微发红。

        “妈。”他叫了一声。

        很自然,很亲切。

        “怎么了?”余玉兰看出儿子情绪有点不对劲儿,却又不知道为什么。

        “没事。”

        杨跃一笑。

        心里再无忐忑,也无隔阂。

        只觉得这就是他的母亲。

        他先回到自己房里,见房中一切如旧,就将背包随手放在床上,又来到客厅。

        “妈,一会儿我的助理和司机也会过来。”

        余玉兰原本在煲汤、处理食材,现在又进了厨房,闻声就问:“是不是该请他们在家里吃晚饭啊?幸好我米还没下锅。”

        才下午四点多,这个点没煮饭倒也正常。

        杨跃虽然不希望有两个外人打搅一家人团聚,却也知道这个点不请两人吃饭太不近人情,于是点头,“就请他们一顿吧,反正他们食宿费本来就是我报销。”

        “你这孩子。”

        余玉兰笑了声,没再多说什么。

        杨跃在家里四处转了转。

        这个老房子只有一百三十多平,四室两卫一厨房,再加上客厅阳台。

        因为是十几年前的布局,空间略显局促,但被收拾得很干净,装饰得很温馨。

        不过杨跃却有让余玉兰、杨楠换个住处的想法。

        一则这个住处的邻里都知道他,两人住在这里,怕是生活中多少会遇到一些因他而起的打扰。

        二则,老房子没电梯、空间小、布局也不好,住得终究不那么舒服。

        至于第三···

        杨跃看向了父亲的遗像。

        这里拥有太多关于父亲的记忆了,余玉兰、杨楠偶尔想起,难免感伤。

        换个新环境,这种感伤总归好一些。

        有了决定,杨跃就进厨房给余玉兰帮忙,边择菜边提起了换住处的事。

        余玉兰听完稍稍沉默,便点头道:“也行。”

        杨跃注意着余玉兰的神色,见状道:“等换了住处,您要是怀念以前了,随时都能回来小住一段时间。”

        听见这话,余玉兰不仅停下手中动作看向杨跃,微笑中带着感慨地道:“看来你是真懂事了。”

        杨跃也笑了笑。

        他又想跟余玉兰聊点别的什么,房门就被敲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