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文娱之我的时代 > 正文 第123章 我妹,请原地改名杨顶顶!
        拥有一个当音乐老师的母亲,杨楠虽然没有选择音乐专业,耳濡目染之下却也是有一定声乐基础的。

        这首《天使的翅膀》她明显是用心练了,音准、气息都算可以,起码达到了业余顶尖水平。

        但是。

        她声线真的是···不太适合这首歌。

        等杨楠唱完,杨跃还没说什么,余玉兰就先笑着开口了。

        “楠楠,你这声线有点太特别了,放几十年前还可以唱唱山歌、民族歌曲之类的。

        现在流行的这些歌曲根本就没适合你唱的,还是别为难你哥了。”

        杨楠其实原本就不太自信,一听余玉兰这话就刷地闹了个大红脸。

        她微微低着头道:“以前也有同学说我的歌声土,像是村姑。

        但我觉得自己就是声线差点,在歌唱的其他方面还挺有天赋的,很多歌一学就会。”

        说到最后,她抬起了头,神情执着地看向杨跃。

        余玉兰也看过来,想听听儿子什么看法。

        毕竟,她当初音乐方面只学到中专层次,还是几十年前的事,并不认为自己的看法就一定准确。

        而且,她心底也是希望女儿梦想能实现的。

        在两人的注视下,杨跃却是目光灼灼地盯着杨楠,神色古怪地一笑。

        “你的声线不能说差,只是比较特殊。

        妈说你的声音适合唱几十年前的山歌、民族歌曲,不能算错,却也不完全对。

        因为在我看来,即便放在几十年前,你的声线也是比较特殊的。

        它有很大的潜力,但却很难掌控。

        所以,你想真正发挥出自己的声线,还需要下大功夫磨炼唱功,提升声乐水平。

        就像是一块隐藏在顽石中的稀世宝玉,你需要将外面的顽石凿开,磨尽了,才能让世人见到它的美。”

        听了杨跃这番话,母女俩都有点呆,随即便相视一眼,竟然看出彼此都产生了同样的想法。

        余玉兰微笑着没开口。

        杨楠则迟疑地道:“哥,你说的这么玄乎,别是安慰我、哄我开心吧?”

        杨跃气笑,“你觉得我会拿这种事来哄人吗?”

        杨跃真没安危杨楠。

        刚才杨楠开口没唱几句,他就联想到了前世一位歌路比较稀奇的女歌手,萨老师。

        萨老师虽然是央视青歌赛银奖出身,但前十几年歌路并不算顺畅。

        刚出道时推出的《自己美》、《咚巴拉》只能说小火。

        几年后改名并推出《万物生》。

        这首歌当时在国内颇受争议,有很喜欢的,也有接受不了的,但在国际上却颇受欢迎。

        由此,萨老师成了一位极罕见的先红于国外的歌手,却也因此被《万物生》将她在国内的印象定格了十几年!

        这十几年,有什么活动、演唱、奖项一邀请她,就是唱《万物生》。

        国内国外,皆是如此。

        顶多后几年又加上了一首《天地合》。

        名气可以说高而不大,并不为广大民众所熟知,说一句半红不紫都勉强。

        直到随着一部爆火的古装神话剧播出,萨老师的新作《左手指月》也跟着爆火。

        接着,她就如同修炼了一门奇功的女侠,十几年来辛苦磨砺却备受争议,终于奇功(个人独特的萨式唱法)大成,名震天下!

        在杨跃穿越前,很多影视剧都找萨老师配音,随便一段吟唱都超带感。

        各种活动、演唱等也少不了她,每次独特的唱法、高超的唱功都惊艳四座,终于被广大民众所熟知、喜爱。

        见杨楠仍是一副不肯相信,或者说不太明白他所说话的样子,杨跃便道:“这样,这里有一段歌,我唱完你跟着唱试试就知道了。”

        说完,杨跃先稍微清了清嗓子,才开唱。

        “左手拈着花,右手舞着剑

        眉间落下了一万年的雪~

        一滴泪,啊啊啊~

        那是我,啊啊啊~”

        只论流行唱法,杨跃经过一个多月的唱功提升,已经将他的高音提升到了一个相当高的层次。

        大概接近他前世张杰的水平。

        听着很强,但到了这个层次,哪怕只是一点点差距,都需要他在未来花很多时间去磨砺、提升。

        并且,以他的嗓音条件,高音练到张杰那样也就到顶了。

        而一般男歌手高音要想比张杰还高,就要用咽音混声。

        还想再往上去的话,就得用假男高音了。

        这两种都不是努力就能练成的,有没有天赋才是关键。

        然而即便是周深这种天生嗓音细腻、音域很高的男歌手,飙某些高音也是需要真假高音混用的。

        只是他转换自如,浑然天成,一般人根本听不出来而已。

        所以,《左手指月》这一段杨跃是将音准降低了好几度唱的。

        而余玉兰、杨楠又不是张青珊那种大师级的歌手,自然无法通过一段不算合格的演唱判断这首歌的好坏,更谈不上惊艳。

        唱完,杨跃喝了口水才道:“你把音准尽量提高了唱,尤其是后两句,只要别伤到嗓子,越高越好。”

        “哦。”杨楠点了点头,然后就问:“头一句歌词是什么来着?”

        杨跃失笑,“你忘了歌词就哼唱,或者随便填词也行。”

        如果杨楠连曲调都记不住,他就得对其歌唱天赋重新评估了。

        好在杨楠并没有再问,甚至又记起了歌词。

        她反复的唱,音准越来越高,竟然真慢慢找到了些感觉。

        就连余玉兰都眼睛微亮,觉得杨楠在唱这首歌时,歌声变好听了些。

        等到完全唱顺口了,杨楠就不禁双眸发亮地道:“哥,这首歌叫什么名字?你没写完吗?”

        为避免杨楠好高骛远,杨跃眼睛都不眨地撒谎道:“没写完,也没有名字。”

        “好吧。”杨楠有点失望,随即又问:“那我是不是等你这首歌写完就能出道当歌手了?”

        杨跃再次失笑,“你想得美。你要知道,歌手出名,不仅得有好歌,唱功也必须达到一定水平才行。

        就你哥我,都那么高的人气了,录制唱作人节目期间还一有时间就去申音声乐提高班学习呢。”

        杨楠听了立即摆正态度,道:“只要能当歌手,能出名的那种,我都听哥的安排!”

        “真都听我的?”

        “嗯!”杨楠重重点头。

        杨跃一笑道:“你要真听我的,估计出名至少五年以后去了。”

        “啊?”杨楠愕然。

        杨跃则继续道:“我之前就说过,因为你的声线比较特殊,需要花费更多时间打磨唱功,直至找到适合你的独特唱法,才能将你声线的优点展现出来。

        我的建议是,你先去系统的学习两三年声乐,然后在去西南、雪原、草原这三个地方游历、生活两年,了解、学习少数民族的音乐。

        另外,你最好将藏语、梵语、蒙古语以及西南一些少数民族语言也学习一下。

        等完成了这些,你回来,我看你唱功练到了那一步,唱法风格如何,再给你合适的歌唱。”

        听杨跃说完,杨楠人都傻了。

        她呆呆道:“当个成名歌手这么难的吗?”

        杨跃听了微微一笑,道:“如果你只想成为名气一般、转瞬即逝的歌手,不难,我可以帮你。

        顶多是被人说几句宠妹妹、浪费了好歌罢了。

        但我给你指的路,却是一条成为顶尖女歌手、歌坛巨星的路。

        你要想到达那个层次,就必须付出足够的努力,经历足够的磨砺才行。

        话我都说明白了,怎么选,你可以慢慢考虑。”

        杨跃把事情的艰难敞开了说,本以为杨楠即便不畏难而退,也会犹豫好长时间。

        谁知杨楠只沉思了会儿,就露出坚定的神色,右手竖着握拳,看着杨跃道:“不用考虑了,我相信你,我也相信自己!”

        “真确定了?”杨跃问。

        “确定了,死不悔改!”

        杨跃听了不禁一笑,“亏你还是教语文的,用词居然这么别致。行,既然你有了决定,那就原地改名杨顶顶吧。”

        (??_???)

        o_O???

        闻言余玉兰、杨楠头顶都冒出个问号,显然没反应过来杨跃怎么突然冒出来这么一句。

        杨跃笑着解释:“我送你的艺名啊,不喜欢?”

        “杨顶顶。”杨楠一字一顿地品味了下,随即就笑出了两个酒窝,“这名字着实别致,我很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