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文娱之我的时代 > 正文 第129章 《丑八怪》!
        “深哥这是干啥?”

        “突然戴个惨白的面具,吓我一跳。”

        “这是在暗示要唱的歌吗?”

        “要跟《我很美》相关的···《美人面具》?”

        “也许会叫《美人面》呢?求反驳。”

        “···”

        水友们先是被杨跃戴面具的举动惊了一下,随即就纷纷猜测杨跃在暗示什么。

        可惜没一个猜对的。

        很快,节目中《雨天》播放完。

        盛夏上台,演唱了一首《大雨》。

        这首歌延续了她一贯的风格,初听有点奇怪,细听又觉得挺好听。

        并且在副歌部分迎合了主流曲风,情绪起伏很大,将现场观众的情绪都调动了起来,仿佛陪着盛夏失恋,淋了一场大雨。

        算是一首很不错的歌曲了。

        但在杨跃看来,想要和萧妤的《雨天》相比还差些。

        果然,最终这首《大雨》获得了337分。

        比赵晟的《热血再燃》还低几分。

        随即茅欣然上台,演唱了一首《小雨滴》。

        依旧是那种小女生的可爱、清新风格。

        奈何人家写得够好,现场观众也买账,最终获得了353分。

        评委、现场观众打分都在85以上,算是一个相当不错的分数了。

        接着节目播放《我很美》。

        在杨跃看来,这首歌虽然还不是萧妤的巅峰之作,但在其十几首成名曲中绝对能排入前三。

        当初能风靡大江南北,固然与那时乐坛环境有关,却也与歌曲的高品质脱不开关系。

        很快《我很美》播放完。

        翁子瑜上台,演唱了一首《你很美》。

        如果说《我很美》是一首彰显女性自信与风采的歌曲,那么《你很美》就是夸赞女性的示爱情歌。

        翁子瑜最擅长、最爱写的就是情歌。

        并且基本没苦情歌,多是热辣情歌。

        比如这首《你很美》,加上翁子瑜阳光帅气的外表,顶尖层次的台风,直接唱得好几个现场女观众红着脸欢叫起来。

        又因为翁子瑜一直是对着萧妤唱的,歌名还只改了一个字,听着很像是为萧妤写的情歌。

        于是,面对翁子瑜的“火热”目光,萧妤都不自觉地微微红脸,露出一点羞涩。

        刘远声、祝奇生同样被带入歌曲的节奏中,一个含笑不断点头,一个身体都跟着晃动起来。

        显然,这首《你很美》赢得了三位评委和现场观众的一致喜爱。

        最后。

        刘远声给89分。

        祝奇生给92分。

        萧妤则给了93分!

        92、93分相较于前三轮杨跃的平均得分来讲并不高,却是今天唯二破90的高分。

        现场观众则是给了99分!

        差一分就满分!

        “恭喜翁子瑜,《你很美》获得了373分!”

        斌哥宣布了翁子瑜的总得分。

        同时翁子瑜向评委、观众鞠躬表示感谢,但通过节目镜头特写,屏幕前的观众都能看出他笑容有点勉强。

        斌哥也注意到这点,于是就问:“子瑜,你这可是目前的最高分,怎么你看着没那么开心啊?”

        翁子瑜一脸无奈地道:“杨跃都还没唱,我当然开心不了了。”

        “你这是前几轮被杨跃打击的没自信了啊?”斌哥笑着打趣。

        “可不是嘛,连续三轮被碾压,我老惨了。”翁子瑜很配合地接了一句,同时也卖了下惨。

        虽然现在他演唱已经结束,但能加深观众对他的印象啊,这样多少能影响到杨跃的得分。

        斌哥道:“你不要这么没自信嘛,说不定这一轮杨跃歌没你的好呢?”

        “我不信。”翁子瑜一副完全丧失了信心的样子。

        他这姿态装得很明显。

        所以场内观众看了都在笑。

        屏幕前的观众也有不少在笑,但同样有不少在发弹幕表示担心,甚至讨厌起翁子瑜来。

        “本来现场观众就受舆论影响,翁子瑜这么说,深哥等会儿怕是得分更低。”

        “虽然看出来翁子瑜是为了节目效果演戏,但还是不舒服。”

        “杨跃太难了。”

        “主持人都做预告了,杨跃这把怕是跪定了。”

        节目中。

        斌哥忽然道:“其实我也不信,哈哈哈。”

        斌哥的这个拐弯儿,预判性地打了一些场外观众的脸,也让翁子瑜彻底成了苦瓜脸。

        接着斌哥就大声道:“接下来,有请杨跃登台,演唱挑战《我很美》的歌曲!”

        话落,翁子瑜往嘉宾席落座,杨跃由唱作人通道走出来。

        很多人发现,杨跃一只手放在腰后,似乎藏着什么东西。

        等他来到舞台中央,便按照流程道:“各位评委及观众们好,今天我带来的歌曲是,《丑八怪》。”

        平静地说完,杨跃腰后的那只手才拿出来。

        却是拿着一副全白的,除了眼睛、鼻孔、嘴巴连眉毛都没有的面具。

        杨跃直播间。

        “嘶!”

        “原来深哥戴面具是录节目时的打扮啊。”

        “《丑八怪》,歌名好稀有,忽然对深哥又有了信心!”

        “这面具给人很低沉、忧郁的感觉,这首歌该不会很致郁吧?”

        “开始了,听歌了!”

        节目中。

        杨跃将面具戴在脸上。

        现场一片安静。

        灯光也随着杨跃一个响指渐渐向舞台中央缩去。

        同时以钢琴为主的歌曲前奏响起,就仿佛舞台上的黑暗,往人心头压下来。

        当前奏过去,灯光恰好缩减到完全消失,令舞台一片漆黑。

        这时杨跃的歌声响起。

        “如果世界漆黑,其实我很美

        在爱情里面进退,最多被消费

        无关痛痒的是非,又怎么不对,无所谓~”

        一段唱完,一束光打下来,落在杨跃头顶,渐渐扩散成一道昏黄的光柱,将他笼罩。

        杨跃向前走去,步伐稳健。

        歌声也很稳。

        很快。

        歌曲来到了高潮部分。

        “像巨人一样的无畏

        放纵我心里的鬼

        可—是—我—不—配!”

        听到这里,所有人都感觉仿佛有重拳在一下一下地捶击心脏,要唤醒什么。

        这时杨跃走到接近舞台边缘的位置停下。

        “丑八怪~~~

        能否别把灯打开

        我要的爱~~~

        出没在一片漆黑的舞台~!

        丑八怪~~~

        在这暧昧的时代

        我的存在~~

        像意外”

        副歌的最后一句忽然又变得轻盈,随即自然地衔接上了歌曲间奏。

        到了这时,几乎所有现场观众心神都被这首歌抓住。

        虽然他们也不完全懂歌曲表达的什么意思——像是在诉说纠结的恋情,却又似乎不是,应该是蕴含着了更大、更深刻的人生领悟在其中。

        哪怕不明白,很多人还是与歌曲产生共鸣。

        因为音乐最初本就是没有歌词的,可以直通人的心灵。

        尤其是看到昏黄光柱中杨跃带着苍白面具的样子,这种共鸣就更加明显而深刻了。

        很多人都觉得,自己如舞台上的杨跃一样,在人前即便为灯光所笼罩,也是戴着面具的。

        唯有隐藏在黑暗中时,才敢显露真实的自己。

        这样一想,一种心如刀割的感觉便汹涌而来,让人心痛得难以抑制。

        如果说歌词的第一阙是对自我的剖析,那么第二阙就是对某一社会现象的讽刺了。

        这次歌词直白,很多人都听懂了。

        然而在这样的社会现象下,再去想想自己,那种无奈的、心痛的感觉便更加明显。

        随后,歌曲并没有顺着这股痛沉沦下去,而是在讽刺之后,发出了逆反的呐喊。

        “丑八怪~~~

        在这暧昧的时代~

        我的存在

        不意外——!!”

        杨跃拿着话筒仰头,歌声绵长不绝。

        既展现了他惊人的气息、唱功,又将歌曲里那种逆反、打破陈腐的感觉极好地表现了出来。

        一时之间,仿佛整个演播厅都是他的歌声!

        无论现场观众,还是屏幕前的观众,心与脑都被这首歌的情绪填满!

        余音尽,杨跃就那么仰着头,缓缓取下了面具。

        然而歌还没有完。

        间奏再起。

        越来越激昂。

        连带着人心一起颤动。

        “丑八怪~

        其实见多就不怪

        放肆去High,用力踩

        那不堪一击的洁白—!”

        唱到这儿,杨跃将手中那苍白的面具猛掷在舞台上,一脚踩碎!

        “丑八怪~

        这是我们的时代

        我不存在

        才意外——”

        最后,杨跃歌声又轻盈下来,仿佛叹息。

        这让人不知道他的反抗是否成功,莫名揪心。

        同时,高潮时完全扩散开的灯光也再次收束,最终消失在杨跃身上,令舞台又陷入黑暗。

        尾奏完了,演播厅仍一片安静。

        直到几秒后,舞台灯光恢复,观众以及评委都站了起来,啪啪鼓掌!

        一时间,演播厅掌声如雷鸣海啸般激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