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剑与江湖 > 正文 第二十五章 剑与掌
        没有接话,利空法师沉默不言,却让在场的人更加怀疑。

        他知道,这是苏炳南的攻心伎俩。

        高手过招,自身实力只能算是决定胜负的一部分。能够影响最终胜负的因素很多,其中,心态的因素同样十分重要。

        浸淫多年的弹指境强者,未必能胜历经腥风血雨初入弹指境的将军。

        真正的生死决战中,心态,实力,甚至是运气,都将决定最终胜利。

        利空法师知道不妙,即使努力保持心态平和不受影响,但此刻,他的心还是慌乱起来。

        因为他的般若掌的确是一个秘密,一个无法张扬的秘密。

        感受自身,浑身完美凝聚的气机停滞片刻,利空法师当机立断,再次将气势提升到巅峰,毫不犹豫向苏炳南探出一掌。

        这一掌,同样是毫无保留,只攻不守。

        到了利空法师这种境界,任何招式都可以信手拈来,但他好像忘掉了一般,只是简单一掌推出,引动空气震荡,好像天龙咆哮,气势汹汹。

        苏炳南没有退,他不能退,他已将自身精气神提升到极致,一退就会前功尽弃。

        生死一战就不要过多计较生死。想要收获,就要赌博。

        苏炳南一剑斩出,直接向着利空法师的脖颈削去。

        以伤换伤,谁怕?

        剑如银龙,又似九天闪电,迅雷不及掩耳,凭空炸起,向着利空法师激射。

        两人一声不吭,完全抛弃了防御招式,刹那间越过五六丈距离,狠狠命中对方身上。

        利空法师在长剑刺中那一后仰,“无名”割破了他的喉咙,割断了气管,带起几缕鲜血,之后便向一边远去,再也无力攻击。

        苏炳南脸色大变,他察觉到利空法师的般若掌在体内引起的混乱,体内器官刹那间震动,甚至相互碰撞。

        强忍住这一掌带来的伤势,苏炳南右脚一弹地面,左脚像螳螂一般激射而出,踢向利空法师胸膛。

        抬起右手,利空法师半残的手掌接下一脚,双方再次后退,远远看着对方。

        苏炳南表情不变,内心却掀起滔天巨浪,他想不到,自己凭着武器优势也占不了上风。提升到极点的气势无法一鼓作气将利空法师杀死。

        他失策了,小瞧了天下豪杰,他以为利空法师已日薄西山。如今却并不比自己差上半点。

        利空法师脸色难看,他想不到,自己这些天受染鲜血,亲手将几十人活活虐杀,集聚无边杀意。此时也不过和苏炳南拼了一个平手。

        脖子气管已被割断,但利空法师却好像不受影响,轻轻扶过撕裂的颈部,感受气流随着呼吸嘶嘶作响。

        只要不是颈部大动脉,凭着他的修为,这种伤势根本不需治疗,自然会自动愈合。

        一般人气管被割,只要治疗及时,也不会有生命危险。

        只是,利空法师感受肺部的伤势,强忍住咳嗽。刚才苏炳南那一剑,剑气顺着气管向下侵入,已经伤了肺脉。

        苏炳南不顾体内快压制不住的伤势,再次义无反顾向着利空法师杀去。

        凭着一股气,全身内力运转到极致,在体内奇经八脉,正经十二奔腾不息。长啸一声,苏炳南靠着天眼,触摸到一股玄之又玄的意,向着利空法师扑来。

        这一刻,观战的人只能看到两道残影,二者刹那交错,分离过后伤势更重。

        砰!

        巨响过后,苏炳南毫不在意,再次扑向利空法师。

        短短三招,两人已经向着一侧移动二十多丈,脱离了擂台,观战之人根本不能捕捉到完整动作,只能捕风捉影,茫然看着越来越远的影子。

        两道影子总是狠狠撞在一起,然后又再次分离。

        巨响不断炸起,像惊雷响彻云霄,短短几个呼吸过后,两人已经消失在人们眼中。

        他们的战场已经不受控制,在房顶,在地面,在街道。

        轰隆隆!

        一处小屋受不住两人威力,轰然倒塌,成为一堆废墟。

        第八次交手分离刹那,苏炳南噙着鲜血大笑:“法师,就算你当年胜过任无双,也不可能成就至道。”

        像是触动心中隐秘伤口,利空法师发出腹语,怒喝道:“哼!你懂什么,当初我气势提升到极致,连连获胜,已经触碰到至道边缘,如果再让我胜三次,就一定能问鼎至道!”

        苏炳南叹息道:“自古以来,至道强者无一不是出自中原,就你也想问鼎至道,想开创历史?不过痴人说梦,”

        利空法师愤怒了:“谁说我不能,如果不是机缘不够,我如今早已是天机榜前几的强者,哪里轮到你来和我说话。”

        苏炳南哈哈大笑:“可怜可怜。曾经天人境的利空法师居然如此幼稚。”

        未等利空法师接口反驳,苏炳南继续道:“难道你不知万丈高楼平地起?天人境、不坏境、弹指境,分别代表着神、意、气。而至道却远不是那么简单。就算当年你胜上一千次,一万次,也不可能问鼎至道!”

        “你既然修行了闭口禅,又为何反复违背,以腹语说话?凭你这脆弱的意志,怎么可能问鼎至道?”

        利空法师闭口不言,无法反驳。

        苏炳南的话,无疑戳破了他二十年来小心翼翼不敢触碰的伤口。

        一直以来他都对当年的事情耿耿于怀,认为若没有任无双破坏他积蓄气势,定能一举冲破瓶颈,达到至道境界。

        这一刻,利空法师平静无波的心态又一次掀起波澜,比之前苏炳南叫破“般若掌”的秘密更加难以平息。

        苏炳南看着敌人复杂的表情,瞬间动弹了,脚踏大地,像飞逝的流光,右手紧紧握住“无名”,劈,斩,截,撩,挑,钩,刺……基础剑招不断施展,掀起漫天繁花。

        无数年来一次次练习的剑招在心中回想,当年一个小男孩第一次执剑的心情再次涌上心头。

        第九剑,苏炳南对着利空法师冲来。

        利空法师瞬间调整过来,左手再次向着苏炳南挥去。

        突然之间,利空法师愣了一下,瞳孔陡然收缩。

        苏炳南左手使出了掌法,和那长剑一齐向着自己击来。

        这掌法……任无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