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象棋俗人 > 正文 46 智慧
        “不愧是李天道!”鹏飞望着李天道这一手,他浑身开始忍不住颤抖了起来。

        他沉默了。

        不止是他,在场无数象棋好手,都不知道用什么言语去形容这一妙手。

        “看来,我还是小瞧了李天道。”钱囍也忍不住出言赞许着这个被誉为棋院最强状元的少年。

        其实这一手只能算得上普通精妙,最多用妙手二字便能直接带过。

        但在这一手之前的几步,却在无形中展示出李天道除了棋力高绝以外的其他特质。

        那种特质就是他天生有着一种敢于逆转乾坤的勇气。

        尤其在象棋比赛中,勇气这两个字,甚至要比棋力算力更能决定最后的胜负。

        狭路相逢勇者胜,在面对着对面精妙的布局,李天道就算知道自己已经上当了,他也没有选择逃或是避。

        也因为,他知道,狭路相逢勇者胜下一句便是勇者相逢智者胜!

        东东也沉默了,她不敢相信自己这么精妙的布局,居然会被一只马轻松破解。

        她也不敢相信,自己明明已经使出了全力,但在李天道这座高山面前,她依然还是这么“渺小”。

        下一手该怎么走呢?

        东东第一次感觉到无力,还有一股实力差距的深深绝望。

        ……

        “你究竟是相信自己呢?还是相信所谓棋力便能决定一切呢?”杨铮看出了东东的绝望,他也明白这盘棋其实对于东东来说,并不公平。

        先手尽失的她,就算后手对于她的棋道有所助力。

        但“天生”的差距却那么明显,甚至过于耀眼。

        不过他也相信东东绝不会认输,也绝不会认命。

        因为就算东东此时再绝望,她握紧拳头的手,依旧有着一股“力量”!

        东东的父亲请完假坐在台下,他虽然棋力不高,但他也看出了自己的女儿此时陷入了劣势之中。

        他,也从一旁的观众口里得知,东东的对手是棋院这个华夏最高象棋学府里的状元。

        面对着“寒门”和“豪门”的差距,落败其实也并不算丢人。

        可是,他为什么内心却有一种深深地欲望涌上了喉咙呢?

        这种欲望太过强烈,就算他用力将欲望憋在喉咙里,他的双眼也涨得通红。

        甚至还有一滴滚烫的眼泪从这个男人看似冰冷的眼角里落了下来。

        他,也其实并不认命。

        哪怕他知道自己已经三十好几,依然是在别人眼里是一个一事无成的男人。

        他也不愿认命。

        他更是不甘愿自己一辈子就这样。

        他努力的工作,努力的加班,努力的去奔跑,努力的用笑脸面对着他所遇见的每一个人。

        哪怕他心里清楚,这样努力拼命的结果,也只是让他除了微薄的工资以外,多上几百块钱奖金。

        但他却依然还是愿意继续去努力。

        他已经听腻了什么选择比努力更加重要,他也听腻了这世间所有的毒鸡汤。

        他很清醒的明白,像他这样平凡的人,本身的选择就不多,如果自己还不脚踏实地努力的话,那么他的人生只会随着这些毒鸡汤,永远失去抬头的机会。

        今天比昨天多努力一点,说不定自己未来,也会有着抬头仰望星空的机会呢?

        他闭上了眼睛。

        在心中默默祈祷道。

        “相信自己吧!东东,你绝对不会就这样轻易认输的对吧?”

        ……

        象棋的开局优劣,能决定很多事。

        在民间有种说法,就是象棋开局十手就能看出比赛胜负。

        一个好的开局,的确可以决定一盘棋的大势。

        但却无法决定一盘棋最后的结局。

        东东她抬起了头。

        她也确确实实感觉到了双方棋力的差距,但她眼里却早已没有了绝望。

        反倒是多了一分癫狂。

        这种癫狂,不由让李天道汗毛竖起。

        他曾也见过这份癫狂,在他还未进棋院的时候,他和母亲以卖菜为生,他还记得在他家菜摊旁,有个上了年纪的大爷被人称之为王老实。

        据说这个王老实老实了一辈子,也卖了一辈子自己种的菜。

        就算到了晚年,他还依旧每天在那个位置,那块石头下卖着自己种的菜。

        不过也因为王老实太过老实,总是笑嘻嘻加上过分的善良。

        每个人都觉得王老实是个傻子,包括当时的自己也会看不起这个过分善良,过分老实的小老头。

        可就这么老实善良的小老头,曾经也为了生活癫狂过。

        那是一个午后,王老实的菜摊旁多了几个二流子,那几个二流子在那个年代欺行霸市,欺软怕硬,无恶不作,也算是臭名远扬。

        基本上在那一块没有任何菜贩愿意招惹他们,甚至每次看到他们也都是低着头,不愿意做过多交流。

        那天,李天道也低着头,他好像记得,那天这群二流子他们故意拿起了王老实的菜挑肥拣瘦,不停杀价。

        而王老实也因为自身老实了一辈子,在他的脸上,在他的身上也因此比平时多了一份看上去还要平和的懦弱。

        也正是因为这份多出来的懦弱,那群二流子比平时更过分。

        只是那天,王老实最后决定不再懦弱,这一切,也只是因为他的孩子在爬山摔断了腿,等着卖菜的钱去治腿。

        而那时,李天道听着王老实喉咙里那惊天动地的怒吼,他匆忙得抬起头看到,王老实脸上那本让他们不讨喜的笑容慢慢开始变得狰狞。

        他也是亲眼看到王老实瞅见那群二流子故意把自己种的新鲜蔬菜扔在泥潭里时,那带着癫狂的眼睛。

        也在那时,李天道忽然明白了生存和生活的区别,也明白了所有华夏人,其实并没有任何一个人是懦弱的。

        哪怕他脸上,身上看上去懦弱。

        但在他的骨子里,血液里却是刚强。

        他看着东东的眼睛,他莫名在心中又有些发怵。

        因为他知道,对面这个女孩,要和当年的王老实一样拼命了。

        只是,过了一会李天道忽然又觉得有些好笑。

        一盘象棋,又怎么配得上“拼命”二字呢?

        不过,下一秒,李天道突然笑不出来了。

        因为东东的下一手居然是冲卒过河!

        这一手明显不理智。

        毕竟,自己已经走了一步马回窝心,她最明智的行为应该去防守,而不是还惦记着自己的車。

        李天道低着头又抬起了头,望着那愈演愈烈的癫狂。

        他叹了一口气评判道:“我没想到,小聪明居然变成了鲁莽的智慧!”
    热门搜索:两性表面活性剂有哪些最性感的女人性感丝袜两性生殖器性感诱惑丝袜
    櫻花の島蜂巢影视BENK蜂巢影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