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驭命图 > 正文 第一卷 初涉异路 第二十章 石后三兄弟认主
        时宇走到稍宽阔处,向四面张望,想找一处水源,把身上的污垢擦洗一番。被虐待了这么久,还受了些伤,总得收拾妥当一些。机缘没找到,挨揍倒不少,时宇自嘲一番,缓缓远去。

        少顷,恰逢一条清澈溪流,时宇欢呼一声,扑通一声跳进去使劲搓洗,连着衣服身体一并揉了个干干净净,精神也一下子好了起来。

        左右看看无人,此处又颇为僻静,潮湿衣物尚需晾晒。时宇便大着胆子赤条条地躺在草地上,顿时觉得舒畅无比。他就是喜欢这样平平躺在地上,踏踏实实地感受大地的温暖与厚重,若是没有那么多烦心事,就更惬意了。

        想着想着,时宇渐渐睡过去了。

        也不知睡了多久,时宇才慢慢醒来,摸索着衣物准备穿上。

        “小友好本事。老夫倒是看走眼了。”一道温和的声音响起。

        正在慢慢套衣服的时宇忽然听到身边响起话语,立刻吓得僵立不动,脑子里瞬间又忆起了这个声音所属何人,警惕稍松。

        急忙穿戴完毕,时宇对着身边的厉虎鞠了一礼,说道:“老丈有缘,又在此处相见。不知老丈为何赞我?”

        “呵呵,并非有缘,我是追着你到这里的,刚到就见你爬上溪岸睡了,也就不便打扰。”厉虎笑道。

        “啊?!”想到对方将自己全身看了个精光,时宇立时害羞起来,“小子污了老丈法眼,还请见谅。”

        “呵呵,你这娃娃确实有意思,不像个修士,倒像个书生。”

        “小子本就是书生,手无缚鸡之力,迫不得已开始修炼,正苦寻入门之法。”

        “嗯?入门之法?你可别诳老夫。老夫在你身上留了一道神念,知你遇到危险前去查看,结果没见到你,却见到三个武夫被你打得浑身骨断肉烂。那一身伤,明显是重手所成,你还说你手无缚鸡之力?”厉虎疑道。

        时宇苦笑一声:“那是机缘巧合,并非,小子真本事。”

        “嗯,不是真本事都打成那样了,要是真本事,估计老夫也不是对手。”

        虽知厉虎只是调笑,但眼见误会越来越深,时宇也只好闭口不言此事,万一说漏嘴,暴露了玄石武铠,那祸福就不好说了,眼前这厉虎显然不是那三个剪径强盗能比的。

        “不知老丈寻小子何事?既然老丈留神念依附我身,那必有缘由。”时宇虽然不喜厉虎这番举动,但也无奈,心想问问理由总是可以的吧?

        “我本来就怀疑你是隐藏了身手,现在看来必是无疑!老夫还是那句话,小友是否愿意同行?我四灵界与你神虞大界一向交好,同行无妨。”

        时宇可没听谁说过四灵界和神虞界交好,就是四灵界的名字还是第一次听说,当然不会答应,恭敬答道:“小子习惯独来独往,谢过老丈好意。”

        厉虎反复看看时宇,觉他心意坚定,也只得说道:“好吧,神念我已收回,下次你再遇危险,我可就不知了,你自己要务必当心。”

        言罢,厉虎起身离地,向着远处闪去。

        “谢过老丈提醒。”时宇还是恭恭敬敬地半鞠在地,等待厉虎远去。

        终于看不到厉虎的身影,时宇忙又脱光了,前前后后内内外外查看起来,就连衣物边角都掐了一遍。“什么神念?这鬼东西留在哪里了?这老先生到底什么意思?”时宇边翻找边思摩。

        自然,什么结果也不会有。

        于是心慌的时宇又跳进溪水,细细搓洗了一遍。

        “管它在不在,洗一遍至少心安!”随着一边安慰自己一边使劲擦洗,时宇未曾察觉,一道淡淡银芒,从他肩膀悄然滑落。

        不知多远处,正在飞遁的厉虎突然顿下身形,回头看了一眼,轻轻一叹,转头继续上路。

        安然过了几日,除了还闪着荧光的衣服让时宇不爽以外,其他倒还平静,看看荧光似乎也没引来什么恶人,心力交瘁的他也就不再管这事儿了。

        进入木灵界前前后后也快一个月,虽与文神王说的至少一年半载还差得远,可对于度日如年的时宇来说,已经非常漫长。

        “机缘啊机缘,你在哪里啊?快点出来吧,我想要回家。”时宇磨磨蹭蹭走在一处山谷,哼唱着自己瞎编的顺口溜,哀叹着四处翻看,幻想翻开石块就有绝世宝玉,扒开杂草就有无上珍奇。

        “都说四处是宝,只见遍地杂草,都说修士无数,但见三个活宝。活宝功夫不高,一拳全部砸倒……”遍寻无果的时宇又捡起另一首顺口溜哼哼起来,自娱自乐。

        “你说谁是活宝呢!”一声大喝在前面突然响起,三条人影从一块青石后猛然跃出,一黄毛短发壮汉双手叉腰,赫然挺立于前,另两人并立于后,四目圆睁。

        “又是你们?!石后三兄弟!我怎么跑到哪里都能碰到你们这三个家伙,阴魂不散啊!”时宇惊叫一声,欲哭无泪转身就跑。

        “你们别过来啊,再过来我还把你们砸得稀烂,这次我不会再心软留你们性命了!”狂奔远窜的时宇放出几句自己都不信的狠话。他也不想想这是一处山谷,就是抱住三兄弟,也只能满地打滚无处可跳。

        可惜事与愿违,狠话不但没有吓住三兄弟,反而让他们追得更快。没跑出几步,时宇就被老三掐着后脖颈逮住,带回了老大老二面前。

        “天要绝我!”时宇筛糠一样立在地上看看四周,心中悲鸣:“天时地利没一个能帮上忙!没有悬崖,连棵高点的树也没有!人和更别说了,就我一个!咋办啊?人和?对啊,人和!”

        时宇赶紧在身上乱拍,口中玩命大喊:“老人家!老人家!厉虎前辈!你在哪里?快来救我!救命啊!我愿意跟你走啦!”

        时宇跟跳大神一样在那里又蹦又跳,嘴里嗷嗷直叫,想要触动那道神念。三兄弟倒是没有动手,只是呆呆看着时宇,面面相觑。

        叫了好一阵,未见天空有任何异样,时宇之前最不想看到,现在最盼望的遁光,掠影以及飞鸟,现在一样都没有。

        “完了,完了,真让我搓掉了,这下完蛋了!赶紧逃回家吧,这次真不行了。”想着想着时宇就开始咬牙,急匆匆默念清溪的名字。

        三兄弟见时宇在那里发完癫病又开始咬牙切齿,折腾个没完没了,终于忍不住了,一并走上前来,乍开双手。

        时宇看到这一幕,牙咬得更紧,感觉腮帮子都要挤碎了。

        哪知只见三兄弟双膝一弯便趴在了地上,手前脚后跪伏而言:“猊大,犰二,夔三,见过主上。”

        “嗯?!”时宇吓了一跳,牙齿一歪,差点嚼了自己的舌头。

        “你们三个这是搞什么鬼?别以为我会上当,我护体神功可是很厉害的,别指望我放松警惕,你们好骗去宝贝!”时宇又惊又怕,又开始连蹦带跳往远处逃。

        老三抬头看了老大、老二一眼,那两人也正无奈地看着他。于是老三麻利地站起身,一个飞扑,又把时宇拈回来,放在原地,然后自己再次趴回两人身边。

        时宇看着这比做梦还神奇的一幕,缓了好久,仍是不敢相信,轻声问道:“你们说说,这是怎么回事?你们是被我打怕了?怕我报复杀掉你们才这样?”

        “不是,主上。当日我们重伤将死,有人出手救了我们,要我们认你为主,还出手提升了我们兄弟三人的功力,这一切都是拜您所赐。那人说如果一心为主,护主有功,还能再提升我们的功力。”猊大认真说道。

        “啥?有人救了你们?还叫你们保护我,认我为主?”时宇立即想到了厉虎。

        “是,主上”。

        “是不是一个老先生救了你们?”时宇急忙又问。

        “这……”三兄弟互视一眼,猊大迟疑道:“应该是吧,那人出手救了我们,往我们识海打入一道讯记,就离开了,来去也就片刻。

        我兄弟还在昏迷,没能看到那人真身。讯记就是让我们认你为主,保护周全,并告知了您的下落,我们醒了就立刻赶来。不过能有这份功力的,应该都是上了年纪的长者。”

        “哦,这样啊。看来我误会厉老先生了,下次见面,得好好谢谢人家。”时宇若有所思地说道。

        没了危机,时宇的心彻底放下,心念一转又想起方才的惊恐,忍不住喝道:“起来吧!你们也是,刚才快吓死我了!以后你们三个能不能好好走路,不要总是从石头后面蹦出来乱喊,会吓死人的!”

        “嘿嘿,习惯了,我兄弟三人拦路抢劫,杀人越货就这一招管用。”夔三见时宇话匣子打开,脾性粗鲁的他,自然也不那么为难地假装恭敬了,拍拍屁股站起身,一句话插了进来。

        “拦路抢劫,杀人越货?以后坚决不许!你们这样一看就是没念过学堂!以后要读书,多读书,读好书,才能扬善除恶,彰显道义!既然能活下来就好好活着,要活得有意义!”时宇大义凛然地说道。

        “啊?!”三个惯匪彻底傻眼了,均在思量,这以后的日子恐怕不好过。
    热门搜索:两性话题讨论性感海滩3性感丝袜的诱惑综合视频性感女神柳岩
    櫻花の島蜂巢影视BENK蜂巢影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