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名侦探柯南之柯学天师 > 正文 76 白落九感觉索然无味
        白落九看着还在来回调取翻看监控的几个实验小组组长,“加油啊各位,早点找到早点睡觉,不过你们也是,出去散个步的功夫就能丢人。”

        “你别光坐着看笑话,出了这么大的事你们也逃不脱责任,克隆实验体复制过你的记忆,要是有什么机密泄露了……”

        正在说话的组长想到了可能面对的后果,打了一个寒战之后又不说话了,白落九靠在椅子上打哈欠。

        “之前不是清理过实验体以前的记忆了吗,放心吧,我对我自己的保密能力还是很放心的,说不定我现在都忘了呢。”

        不再理会只知道调监控的小组长们,白落九溜溜达达的走到了临时建设的审讯室,麻生成实浑身是血的被绑在椅子上,看模样还在昏迷中。

        白落九拍醒了正在打瞌睡的看守人员,“你出去,这里我来。”

        “是,吉洛先生。”

        看守人员很有眼力见的把门从外面关上了,白落九坐在了柔软舒适的沙发椅上,听着空气中微弱的呼吸声和血液滴在地面的滴答声。

        “你帮它们逃跑之前,想过自己会被他们丢下吗?”

        “……”

        “聊聊天怎么样?毕竟大家都是在为美好的理想之路做贡献啊。”

        “……哈……哈哈哈……美好?理想?……”

        经历了严酷审讯的麻生成实身上还有很重的伤,又因为产生了较大的情绪波动,说话时还会有血从嘴里流出来。

        “把无辜的人像动物一样关起来……像玩具一样拆解拼装,像小白鼠一样注射奇怪的东西,接受奇怪的实验……你管这叫美好?你管这叫理想呃咳咳咳……”

        麻生成实一回想起自己看到的那些实验,脑子里就一阵眩晕,他的语气因为愤怒而变得激动,最后猛烈的咳嗽起来。

        “原来你是这么看的啊……”白落九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但是我们所做的一切确实是在为了让人类通向理想之路啊。

        而且那些用来做实验体的人也不全是无辜的:

        有的是贩卖毒品导致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的毒贩子。

        有的是犯下了十几起恶劣杀人案的连环杀人犯。

        还有的甚至专门把健康的小孩子弄成残疾用来乞讨呢!……

        说真的,在所有实验体当中,杀了四个人还帮助其他实验体逃跑的你简直是最善良的人了。”

        麻生成实继续沉默,他很想说这些恶人应该交给警察,交给法律来制裁,而不是被关在这里接受着玩笑一样的实验。

        但是想起自己也是那些恶人当中的一员……自己当时不就是因为警察、法律的疏忽所以最后才会双手沾满鲜血吗……

        而且如果这个人说的是真的,那么那些家伙的所作所为,凭借日本现在的法律是很难真的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而付出代价的吧。

        因为自己的私欲和贪婪而去伤害其他人……这种家伙……这种败类……

        如果真的是被拿来做实验……貌似……

        也是很大快人心的吧……

        白落九盯着天花板看了良久,却没有听到任何反驳的话语。

        他看着又重新把头低下去的麻生成实,开始思考他沉默的原因,很幸运的是,他也想到了麻生成实沉默的原因,然后,因为没有忍住这种好笑的想法,开怀大笑起来。

        “噗哈哈哈……你还真信了啊,日本就这么点,我们上哪里找那么多坏人啊,被用作实验的大多数实验体其实还是遵纪守法的无辜好市民啊!”

        “你……”

        麻生成实看着一直哈哈笑个不停的白落九,这个人怎么会这么恶劣?居然用那么过分的话来取乐!?

        麻生成实被白落九气的词穷,他真是想不出合适的词汇来形容、谴责白落九这一恶劣行径了。

        白落九笑够了,起身走到麻生成实近前,温柔的、一点一点的、动作轻缓的用手帮他梳理因为血液的凝固所以粘连在一起的头发。

        “我啊,本来可以让你说出所有事情的,或者控制你心甘情愿的接受实验,甚至加入我们一起实施实验……知道我为什么没有这么做吗?”

        白落九的动作一顿,然后挑起了麻生成实的脸。

        麻生成实偏中性的柔和面庞上满是血污,但是白落九并不介意,像是母亲抚摸自己的孩子一样爱怜的帮他一一抹去。

        “因为你长得讨喜啊,所以你接受的所有实验都是最温柔、影响最小的。”

        白落九的手慢慢下移,苍白的手摩挲着麻生成实纤细的、温热的还在跳动的脖颈。

        “你帮助它们,它们是不会感谢你的,实验一共就有那些,你所没有承受到的残忍实验,都被一一分配给了其他实验体,你以为你现在是因为什么还能坐在这里苟延残喘?是因为你早就该面临的死亡由其他实验体帮你承担了。”

        白落九捧着麻生成实的脸,低声呢喃着。

        “我就要你活着,我要你眼睁睁看着本应该实施在自己身上的实验被实施在其他实验体身上,我要你亲眼目睹一群因为你才会死的实验体临死前的挣扎……”

        似乎是害怕,似乎是生气,白落九感觉到了手下的年轻孩子的颤抖。

        “真是个孩子……”

        白落九感觉索然无味,松开手转身离开。

        “啊,对了。”

        审讯室的门被白落九重新打开,“为了奖励你让我开心,那两个小实验体就由你亲手杀掉好了!”

        大门终于被“嗙”的一声关上,麻生成实会想着白落九的话,他在想什么呢?

        为什么会觉得感激和庆幸啊……

        明明会有很多无辜的人因为自己而死掉啊……

        滴答——

        泪珠从眼眶中滑落,麻生成实像是上岸的鱼一样大口呼吸着,空气中只有血腥的味道和药剂的味道。

        混合在一起之后很难闻,很刺鼻,但是麻生成实还是像哮喘发作一样大口的、剧烈的呼吸着。

        眼泪止不住的流淌,他拼命地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但还是会不经意的发出呜呜咽咽的哼声。

        内心激动的情绪终于忍不住了,他开始大声的喊叫,疯狂的嘶喊,拼尽全力的发泄自己的情绪。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高兴、气愤还是害怕,但是他知道自己的心里因为白落九而产生了剧烈的激动情绪,如果不发泄出来就会一直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