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从紫罗兰开始的无限穿越 > 正文 115、黑刀刺客
        “真扫兴啊,非得纠结我是谁吗?”

        “你是半神。”路叶重复了一遍。

        “我是,但我对法环什么的不感兴趣。”托莉娜说,“我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治疗猩红腐败。”

        “所以你才去利耶尼亚的地下?”路叶问。

        “当然,你知道蓝衣舞娘与盲眼剑士的传说吗?”托莉娜笑了笑,说道,“自然界里能够遏制猩红腐败的有两样,一是火焰,而则是不绝的水流,前者焚烧腐败,后者冲刷腐败;蓝衣舞娘将流水剑赐予了盲眼的剑士,从此以后他的剑法便如同绵延不绝的流水;将猩红腐败的神祇封印在了利耶尼亚的地下。”

        “因为那里是腐败女神被封印的地盘,所以你才要去。”

        “是的,我想着既然猩红腐败难以根治,那么或许能从源头上寻找方法。”

        “可是猩红腐败女神是神祇,在黄金律法规则的运转下,你怎么可能杀得了她?”

        “当然杀不了,不过去看看也无妨,毕竟我为了这件事已经奔波了相当长的时间,不差这会儿功夫;本来我挑起卡利亚王室与魔法学院之间的战争,只是为了先去探探路,没想到你们横插一脚,给我带来了意外之喜。”

        “药剂?”

        “是的,那所谓的魅惑树枝,其实是我的一小部分力量。”托莉娜微笑,“就连大王子葛德文也很难抵挡这股力量,不过它却被轻易的破解了。所以后来在腐败病教堂的时候,我找上了你,本想着和你做点交易,但大哥哥好狠心的拒绝了我呢~”

        “你对我说的那句话……我是否能认为你知道在红狮子城下方的沙场上会发生什么?”

        “不知道。”托莉娜老实的摇头,“无上意志会拿什么来对付你们,我可一点头绪都没有,我只知道你那样使用‘外来的力量’,是一定会被盯上的,虽然当时我想说得更直白一点,不过很遗憾,那时无上意志的走狗就在附近呢。”

        “走狗……你是指当时双指在我们附近吗?”

        “不一定,或许是你们当中的那个叫做梅琳娜的小姐姐,”托莉娜的脸上仍旧带着微笑,“我能在她的身上感受到浓烈的来自黄金树的气息,虽然我也是黄金一族,但不知为何她让我觉得有些不舒服……”

        “这一点你大可放心。”路叶说,“比起梅琳娜,还不如去怀疑格威,那家伙说自己是米莉森的养父,但真身却是腐败眷族,怎么看都有问题。”

        “哦,那家伙呀……你们走之后,我就把他给咔擦了。”托莉娜说着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总之,不管是不是梅琳娜,我都不能冒这个险,否则一旦真身暴露,怪蜀黍一定会找上我的,那事情就麻烦了,我还想在交界地多搜集一些材料呢。”

        “怪蜀黍指蒙格吗?”

        联想到鲜血王朝顶部庙宇的那个巨大的茧,路叶立刻就得出了答案。

        而且,能像蒙格那样利用血液神出鬼没的人可不多。

        “答对了,”托莉娜叹了口气,“那家伙还真是变态到了极点,男的也不放过呀。”

        “我很好奇你是怎么逃出来的,”路叶好奇的问,“根据记载,你与玛莲利亚生来就有宿疾,玛莲利亚身染猩红腐败,而你则是永远都保持幼儿的体型,长不大,可为什么那个茧里的人的手臂那么大,都快赶上两个阿褪了。”

        “不知道,大概被血泡发了吧……”托莉娜愤懑的说,“反正那个身体我也不要了,那个死变态爱咋咋地吧,不过他被我顺走了大卢恩,也别想建立起什么狗屎王朝!”

        “所以你是怎么逃出来的?”路叶不忘初心。

        “不知道,可能随我爹妈吧……”托莉娜嘟囔,“详细的事情你就别问了,给人一点隐私好么?你跟我回圣树,帮我完成研究,之后我把大卢恩、纯净金针交给你,看在你玩剑玩得不错的情况下再让我老妹教你一手流水剑法不香么?寻根问底的男人可没什么魅力呀!”

        从托莉娜那尴尬的神色看来,她逃脱的过程可能有些不堪回首。

        “等等,玛莲利亚也会流水剑法?”路叶问。

        “是呀,她出生的时候,猩红腐败女神已经被封印了,所以猩红腐败并未很快在她身上发作的。”托莉娜说,“在她还是少女时期,她邂逅了盲眼剑士,习得流水剑法之后对体内猩红腐败的抑制力不仅更上一层楼,而且还获得了无敌的飞翼。”

        “飞翼,原来女武神还有翅膀。”

        “是呀,虽然看起来很漂亮,但那也是结合了流水剑法与猩红腐败的力量形成的。”托莉娜叹了口气。

        这时的她才褪去了一直伪装的小孩子性格,变成了老成的大人,眉宇之间都是对于妹妹的担忧。

        她向路叶解释了一下。

        猩红腐败之所以恐怖,并不在于它的侵蚀身体与神智的能力。

        如果只是这样,身为神人的托莉娜……或者说米凯拉完全能够依靠研究出来的金针进行镇压。

        猩红腐败真正的恐怖之处,在于腐败作为这世界原生的一部分,它是不可逆转的。

        万事万物都会在死亡之后经历“腐败”这一过程。

        即便是黄金律法都只能将死亡从生命的轮回中剔除,而不是消灭,更何况猩红腐败呢?

        换言之,如果没有一个根治的解决办法,玛莲利亚终将被猩红腐败所吞噬。

        这就是米凯拉苦恼的源泉。

        她之所以建造圣树,也是因为黄金律法与黄金树并无法拯救玛莲利亚,她必须出来单干,以自己的血液浇灌圣树,使其成为能够抑制猩红腐败的温床。

        但好景不长,破碎战争爆发以后,诸位半神联手进攻王城,这其中就包括了玛莲利亚。毕竟法环已经破碎,届时整个交界地的势力会重新洗牌,为了稳固自己的大业,米凯拉让玛莲利亚也去参加破碎战争,这样一来不管成功失败,短时间内都不会有势力进攻圣树。

        但米凯拉没想到的是,蒙格这个老六觊觎自己已久。

        蒙格想遵循“一王一神”的配置开辟属于他的时代,于是趁圣树防守薄弱之时趁虚而入,掳走了米凯拉。

        玛莲利亚回到家里,发现自家哥哥失踪了,于是愤然率领军队南下,闻着味儿来到了拉塔恩的领地盖利德,中途顺便暴揍了一顿葛瑞克。

        那时的米凯拉在盖利德的地下,不过拉塔恩也并不知道这点。

        于是女武神玛莲利亚与碎星将军拉塔恩……这两人一言不合就打了起来。

        拉塔恩为了脚下的这片土地,就算神智被侵蚀了也依旧封印着群星。

        而玛莲利亚一直努力镇压着体内的猩红腐败,不让它危害他人,但为了找回自家哥哥,她也不惜前功尽弃,拔出了体内的金针释放了猩红腐败。

        最后的结果,就是双方战成平手。

        拉塔恩发狂失去理智,沦为了进食尸体的怪物。

        而玛莲利亚的猩红腐败程度进一步加深,被手下带回圣树之后,没了米凯拉灌溉的圣树承受不了那极具毁灭性的猩红腐败之力,开始逐渐被不受控制的腐败侵染,开始变得腐烂且畸形。

        沉睡的玛莲妮亚、圣树的士兵们、以及所有米凯拉的追随者都绝望地等待着他回归的一天。

        虽然米凯拉从蒙格的手中逃离了被撅的命运,

        但他清楚的知道,就这么回去的话也改变不了什么,于是在交界地开始找寻能够完全治疗猩红腐败的方法。

        原本他对此并不抱什么希望,想着实在不行就去找黑刀们商量,借一下她们那染上了命定之死力量的武器去杀死腐败女神。

        直至他看见了路叶,觉得自己找到了希望。

        虽然托莉娜如今推心置腹的开诚布公,不过路叶的心理仍存芥蒂。

        搞了半天,原来辛辛苦苦寻找的大卢恩全都落在了你这家伙的手里。

        看到路叶的表情,托莉娜只是俏皮的吐了吐舌头。

        “抱歉,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你肯定就会以去黄金树为优先……所以就只能想象办法让你们乖乖合作喽?”

        托莉娜用手肘撞了撞路叶的腰:“三枚大卢恩,再加上流水剑法,这些报酬难道还不够嘛,再说了,去圣树协助我的研究,也是为了那个叫做梅琳娜的小姐姐呀~难道你想看着她投身火焰大锅来为你们开路吗?”

        “可让阿褪接触癫火我觉得也不是个办法。”路叶回想了一下阿褪发癫的时候,精神状态简直堪忧。

        “放心吧,只要有金针就没问题,它连猩红腐败都能压制,同为神祇的力量,也能把癫火压在身下动弹不得!”

        这时,不远处传来了米莉森呼唤的声音。

        米莉森之所以会跟着托莉娜,也是因为她要前往圣树,将玛莲利亚的意志归还给她。

        “看来饭点到了,那我就先走了,你慢慢上厕所吧。”

        ——

        吃完饭之后,托莉娜继续带着众人前进。

        在前进的过程中,风雪渐渐的变小了。

        前方的雪原上,时不时能看见一些骑在狼上、身披锁子甲的女性。

        她们手持弓箭,注视着这边,然后渐渐的靠近了。

        不过她们始终跟路叶等人保持着距离,手中的弓箭放于狼脖之上。

        这阵势不像是跟踪,倒像是护送。

        “那些人是谁啊?”亚基尔小声问,“眼神似乎很锐利的样子。”

        亚基尔问出了阿褪、路叶以及米莉森的疑问。

        “她们是白金之子啦。”史玛拉格说。

        “白金之子?!”

        阿褪和亚基尔都吓了一跳。

        那些窈窕、面容姣好的女性,竟然是白金之子?

        “你们不会忘了吧,白金之子分为两种,一种是矮矮胖胖的,虽然四肢健全但不会说话,”史玛拉格说,“而另一种类似人体,不过这种白金之子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腿部逐渐退化,所以她们会选择跟雪原上的狼联手。”

        “哦,你这么一说,我的确有印象欸。”阿褪想起来了。

        “别担心,”托莉娜回过头,“这些白金之子都是圣树守卫的一部分。”

        “是因为罗蕾塔吗?”路叶响起了守卫在王室赏月地的那个骑着战马的女性。

        “是的,原本她侍奉卡利亚王室,但蕾娜拉那个女人自从老公跑了之后就一蹶不振,她看拯救族人无望,于是就跑到了我……们这儿,也就是圣树。”

        “也就是说外围的那些白金之子都是保护圣树的喽?”

        “是的。”托莉娜点点头说,“我们到了。”

        风雪渐渐消失,视野逐渐清晰起来。

        出现在众人眼前的,是一个小镇。

        见托莉娜等人抵达了目的地,白金之子们也逐渐退去。

        众人进入小镇,小镇空无一人,但小镇石梯的上方却存在着一道冰蓝色的封印。

        “我们到了,典仪镇。”托莉娜说道,“只要开启机关进入另一个空间,再点燃小镇上方的四个少女雕像烛火,通往圣树的道路就会开启。”

        “另一个空间?”

        “原理并不复杂,”托莉娜说,“想象成一个另类的封印监牢即可。”

        几人来到了镇上的一个小型广场,然后启动了小恶魔雕像。

        众人顿时进入了另一个空间,典仪镇的样子还没有变,只不过镇子周边笼罩了一层紫色的雾气,仿佛封印监牢里的模样,不过地方可比封印监牢要大得多了。

        “那么,四个少女雕像烛火在哪里呢?”阿褪问。

        “三个在钟楼上,一个在地上。”

        经托莉娜这么一说,阿褪很容易就找到了地方。

        正当她心想这跟瑟利亚镇的机关有着异曲同工之妙时,路叶突然一把拉开了她。

        同时亚基尔和史玛拉格同时出手,辉石魔法与龙息同时朝着后方喷发。

        “发、发生什么事情了?”阿褪惊呆了。

        “哟,一二三四五六……真是的,平常不来人,一来客人还真热闹呢。”

        带着笑意的女声响起,两名身披黑色兜帽轻铠、透明薄纱的刺客现身了,她们把玩着手中扭曲的匕首,上面闪耀着黑红色的光泽。

        ——黑刀刺客!

        (本章完)

        
    热门搜索:两性商城色性感丝宝vip两性私密性感尤物老师妈妈王越性感舞蹈美女艹性感比基尼美女图片性感沙滩0两性课堂
    櫻花の島蜂巢影视BENK蜂巢影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