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大明征服者 > 正文 第四百六十二章 狠毒如斯
        朱厚照被带坏了……

        这是诸王现在最直观的感受,在他们入京前虽然和朱厚照没见过面,但是还是知道这么一号人物的。

        他们印象中的朱厚照性情洒脱,喜好美色,没心没肺,喜欢和大臣怄气等等,但是绝对没这么腹黑甚至是无耻!

        他们印象中最无耻最不要脸最丧尽天良的皇帝就是嘉靖帝!

        很明显,现在的朱厚照已经被朱厚炜给荼毒了,或者说是受了朱厚炜的言传身教,早就定好了对付宗室的手段。

        话说都是太祖皇帝的子孙,他朱厚炜这般苛待宗室有意思吗?他难道就不怕死了以后无颜面见太祖太宗皇帝于地下!

        让他们自己征募异族成军去掠夺地盘,那是与虎谋皮,一个搞不好就是身死族灭,不敢去就建立不了藩属国,建不了藩属国就只能是藩王,是藩王就等着被一代代降爵!

        死胡同……

        这是两兄弟要把他们往死里面整,完完全全不给半点活路啊。

        “陛下打算在西欧也行降爵制,那么请问具体如何实施?”鲁王似乎已经放弃了抵抗。

        “就是寻常降爵制啊。”朱厚照笑道:“亲王嫡长子为郡王,郡王嫡长子为公,公爵嫡长子为候,候爵嫡长子为伯,所有非继承之嫡子则递减两爵,比如亲王的嫡次子为公爵,其余庶子一概无爵为庶民。”

        大明的爵位制度甚为优厚,以至于一百多年以来,让宗室已经习以为常甚至是认为是理所当然的,毕竟是太祖的子孙嘛,享受荣华富贵不是应该的?

        然而他们现在想起来了,在历代王朝,皇室为了宗室不至于庞大的难制的地步,想出了各种各样的应对策略,最典型的就是汉代的推恩令和宋代的降爵,而现在朱厚照说的这一套基本上可以算作推恩令和降爵的结合。

        什么辅国将军,镇国将军全都没了,但是这种制度其实不是不能接受,因为可以传承五代,算是不错的了。

        如果宗室有还手之力,那么这种制度肯定不会被接受,但是最大的问题就是他们根本没有还手之力,那么就只能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否则还能怎么办?

        秦王微怒道:“既然西欧也要实行降爵,那么诸王为什么还要留在这个随时随地都会爆发战火的地方,提心吊胆,担惊受怕,本王宁肯回去大明,至少死了以后还能葬在王墓之侧。”

        “陛下。”沈庚中站了出来。

        “谷候有话?”

        沈庚中肃然道:“陛下,吾皇在本将出海之前曾经对末将面授机宜,提及宗室之事,本打算待会再跟陛下事下禀告,现在却是不能不说了。”

        “谷候有话明言便是。”

        “吾皇说了,离开大明前往西欧之宗室,对于大明而言已然不算宗室,只能算是大武皇朝之宗室,如何安置或行宗室制度皆由陛下自专,吾皇之建议可以不予采纳。

        另外,若是身在西欧之宗室不满陛下之政想要返回大明,那也无不可,但是大明不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乐土,因此但凡回明宗室,看来同为太祖子孙的份上,将会发放千亩土地,但爵位就没有了……”

        “什么!”晋王怒喝道:“嘉靖他敢强行削藩!”

        沈庚中还没开口,只听见朱厚照冷笑道:“老弟他不敢?诸位宗亲看来还是没有足够了解厚炜呐,这天底下就没有他不敢干的,只要能够保证大明的利益,皇室的利益和百姓的利益,他不会介意把任何人当成踏脚石,这里面包括宗室和勋贵!”

        诸王默然,谁也不否认朱厚照的这番话,或许也正是因为太过于认可这样的话,所以他们绝望,绝望之后才会选择出海。

        当然,他们出海是抱着希望的,他们也想恢复祖上的荣光成为真正的王,然而现在发现希望变成了绝望。

        他们被朱厚炜忽悠了,他们被一张画饼给骗了,人怎么可以无耻到这样的地步!

        历代帝王都想削藩,但是他们不敢,因为一旦削藩多半就会爆发反抗,曾经的建文帝就是这么把自己的皇位给削没了,太宗皇帝也削,但是人家一边削一边抚,所以没有激起宗室的强烈反弹,至于后面几代帝王,早就没了削藩的本钱。

        直到嘉靖帝……他拥有足够的本钱,足够的底气,还有足够的不要脸,他削藩一削就是一个准,以前是没借口,现在他们要是返回大明,就是把借口亲手交代到嘉靖帝的手心里面。

        天下人会不会为他们叫屈,那肯定是不可能的,至于宗室……

        也不用指望,嘉靖帝如今掌控的权势甚至已经不输太祖太宗,在其淫威之下,估计也只有他几个亲叔叔能活的滋润些,至于其他已然是自顾不暇!

        “陛下打算如何安置宗室!”秦王问出了关键性的一句。

        这句话意味着妥协……

        因为他们还是愿意相信朱厚照有节操的,至少要比朱厚炜要脸的多,现在沈庚中说的话他们听清楚了,回去那是绝对不敢回,万一真被削了爵,哭都没地方哭去。

        留在西欧,以后慢慢对付朱厚照也就是了,不管是宗室降爵制度还是私兵和火器,这些都可以跟朱厚照扯皮嘛。

        “朕当前的打算是封锁原葡萄牙之地用以安置移民。”朱厚照略微一顿道:“这葡萄牙虽然没有大明那么繁华,但是大城也有十几二十座,各支亲王和所属郡王可自行选择镇封之城,也可裹挟在一起抱团增加自己的实力,这些朕都不干涉!

        但是还是那句话,在大武朝,朕绝对不允许任何贵族欺凌百姓,否则轻则削爵圈禁,重则发配战场,披甲上阵来赎罪!

        而且不要想着让自己的家奴出来给自己背责,但凡是王府恶奴所行之事,朕都会记在诸位或者诸王子嗣的头上,诸王不想自己扛责,那就找一个有份量的亲眷出来扛!”

        狠,真他么的狠,这哪里是让他们上阵厮杀,这分明就是让他们上战场去送死!

        狠毒如斯,简直令人发指!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