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万劫印主 > 正文 第四十三章 如你所愿
        利剑拔下,腾韵来到陈洛三人身前,右手握着利剑,对着江元说道:“可否看在我的面子上,放过他?”

        虽说这话是对着江元说的,但是明眼人都听得出来,她这话其实是对二楼的卫连东说的。

        此时听到腾韵的话,江元也是一脸茫然。

        他不敢擅自做主,于是抬头望了望楼上的卫连东。

        此时的卫连东在听到腾韵的话,神色微凝,随即摇着折扇说道:“腾四小姐的面子自然是要给的。但是毕竟此人与我家二哥有着深仇,我不能白放吧!”

        “你要如何?”此时腾韵娇喝一声。

        “如何?嗯……”他沉吟半晌,折扇一合,随即向身后招了招手。

        于是身后一青年立即搬出一把椅子,放在他后面。

        卫连东见此,冲那青年点了点头。

        随即坐了下来,说道:“这样吧,我也不欺负你们。既然是要救人,那就得按规矩办事!只要你们有人能够赢得了我身边这位随从,我就放过他。”

        说着,他指了指站在他左手边的青年。

        青年大概二十一二岁的样子,留着寸头。

        一身健硕的肌肉,显得十分强劲。

        坚硬的脸颊,轮廓分明,显然就是一个灵力修为十分强撼的人。

        要让腾韵派人与他交手,那无疑是鸡蛋碰石头,找死。

        可是不这样,那秦放今天,真得会被这卫连东给卸掉手脚不可。

        “怎么办?”

        此时的腾韵有些紧张,一时也想不出什么办法,只能低头沉思。

        然而就在这时,那酒楼的老板从地上爬了起来,擦了擦嘴角的血渍,站立在一旁。

        神色凛然,双眼微闭,不再说话。

        显然他伤得不轻。

        现在的他,有些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强出头,自己为什么要将那秦放招进自己的酒楼?

        这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而且自己明明还知道他的事情。

        “唉!”

        他一阵叹息。

        听到他的叹息,一旁的人以为他是在为自己的无能为力而自责,连连向他投来安慰。

        可实际上,他却是在为秦放叹息。

        其实当时,当卫连东走进酒楼的那一刻起,他就觉得要出事。

        但他又抱着侥幸心。

        心想,秦放与林絮儿的事,毕竟是让卫家难以启齿的事。

        想必也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为难秦放。

        可是他的算盘打错了,这卫连东竟然不按常理出牌,可以不顾他二哥卫陵的脸面。

        直接叫江元教训起秦放来,而且还要断手断脚。

        但不过对于秦放来说,他做的已经够仁至义尽了。

        而且他不可能为了一个秦放,而去得罪一个自己根本就撼动不了的人物。

        不过同时,他也在为秦放感到悲哀。

        明明是自己指腹为婚的未婚妻,同时两人还互相倾慕。

        可是没想到,却被这卫陵从中插上一脚。

        而且偏偏这卫陵,又是在各个方面强过自己的人。

        无论是家世背景,还是灵力修为,这些卫陵都要比秦放胜出百倍。

        虽说卫陵比他大,但是卫陵在他这个年纪,早已是凝气境十重巅峰。

        更何况,现在还是卫冥雇佣军团的二把手。

        虽为二把手,但也几乎相当于是一把手的存在。

        这一件件,一桩桩的实事摆在眼前,是傻子都知道该怎么选。

        李老板待在一旁,十分安静,不再说话。

        似是眼前这一切都与他无关,他更像是一个旁观者。

        不,应该说是比旁观者还要旁观者。

        旁观者偶尔还会有些激动,可他却没有半点,而是静静地望着眼前的一切。

        显然他似是有些麻木了。

        不过,他也真心希望眼前这腾家四小姐能够保住秦放。

        此时,腾韵仍然在沉思。

        只见她柳眉紧锁,根本就不知道此刻李老板的心思。

        而就在这时,楼上的卫连东开口说道:“腾四小姐,考虑得怎么样了?这天可是要黑了。”

        等他话一说完,众人立马转头向身后望去。

        果然,太阳已经西沉,只留下了一点白亮,和几颗不算太明亮的星星。

        听到这话,腾韵脸色微变,眼中还是犹豫不决。

        心中十分忐忑,她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把握赢卫连东所派之人。

        但她心中还是抱着一丝希望,想试一试。

        但这毕竟关系到秦放的生死,她不能独裁。

        于是她有些无奈地对着秦放说道:“我不知道能不能赢?但是,我想你应该不会甘心,就这样让人卸掉手脚吧!”

        腾韵说完,美目微转,看着眼前的秦放。

        秦放神色微凝,苍白的脸上看不出如何变化。

        他自然明白腾韵说的话,现在他已是板上的砧肉,任人宰割了。

        为何不搏一把呢?

        于是他对着腾韵说道:“四小姐,谢谢你肯救我。

        我相信你,但是你也不要太有压力。如果实在敌不过,就不要硬拼!

        我秦放烂命一条,大不了十几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秦放这话一说出,一旁的众人都有些动容。

        他们怎么也想不到,这只有十六岁的秦放,会有着如此的豪情。

        就连腾韵都被他的豪气所折服,心中有些钦佩。

        其实不只是她,一旁的陈洛也是如此。

        此刻的他听了秦放的话,也是一身热血翻涌。

        如果不是腾韵不让他上,他早就答应了那卫连东的要求,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这才是他陈洛的个性。

        他才不想,像现在一样,龟缩在一旁,什么都不能做,只能靠着腾韵。

        “不想这样?感到憋屈吗?那就尽快修炼,努力将自己的能力提升。

        提升到一个任何人都撼动不了的地步,然后将这样的人重重地踩在脚下,岂不快哉!”

        这时神识空间里的陈白胜懒懒地说道。

        听到这话,陈洛心中也是一凛:“是啊,必须得要提升自己的实力,自己可是答应过柳城岳的,而且如果以后事事都要腾韵为自己出面,凭什么?”

        想着这些,他心中不免有些怅然。

        自从到了思州城以后,他觉得事事都是腾韵帮助他,在保护着他。

        而自己呢?却是什么事都帮不了她!

        虽说现在,她表面上是在救秦放。

        但其实陈洛明白,腾韵是在救他。

        因为腾韵知道,自己不出手的话,陈洛是一定会出手的。

        但是现在就以他的实力,要想救秦放,这无疑不是在太岁头上动土。

        所以腾韵就干脆抢先动手,免得他到时候受到伤害。

        想着这些,陈洛定眼望着眼前的腾韵,眼神中有些迷离,也有些许深情。

        在腾韵转身之际,他与凌轻雪一起嘱咐着她要小心。

        可是在他心中,则是希望与腾韵交换位置,希望那个说小心和嘱咐的人是腾韵,而不是他。

        腾韵上前,只身站在一楼中央,望着二楼上的卫连东,道:“叫你的人,下来吧!本姑娘可是没有什么好耐心!”

        “好,如你所愿!”随即对着左手边的青年喊道;“黎珏 !”

        那青年闻言,神色陡然。二话没说,直接一个飞身下楼,十分自然地落在腾韵对面。

        见他落下,腾韵没有半点客气,手提利剑,直接率先发起攻击,朝他攻来。

        见此,黎珏神色一凛。

        他没想到腾韵会率先发起攻击。

        看着腾韵手持利剑奔来,他神色没有半点波动,就那样站在那里。

        显然是对腾韵的这一击,胸有成竹。

        随即飞身躲过。

        腾韵见一剑刺空,随即飞身而起,悬于半空中。

        而后,右手握着剑柄,左手靠在剑尾与剑柄相接之处。汇集灵力于剑尖,怒吼一声:“疾风骤雨!”

        顿时,剑尖挥下,一道道剑影就如同雨点般快速落下,形似闪电。

        黎珏见状,看着半空中闪电般的利剑,如同雨点一样落下,他不敢托大。

        虽说在腾韵率先向他攻击时,他已看出腾韵的境界不如他。但是对于腾韵这招,快似闪电的疾风骤雨,他有些心惊。

        更何况,这剑气落下,还伴有‘滋滋’的声音。

        这是撕破空间的声音。

        他也是没有想到,这腾韵境界虽是不高,但是这功法却甚是高明。

        于是他神色一凝,手中多了一把银色的方天画戟。

        想也不想,直接远转灵力抵挡,将方天画戟横在自己头顶,说道:“擎天盾!”

        霎时,在他头顶出现一盾牌。

        “砰!”

        两股力量相碰,气浪四散,将两旁众人逼退数步。

        幸好有些有修为的人,早已先凝聚灵力,不然以这样的力量,足以将他们掀翻。

        但那些没有修为的人,则就遭殃了,被这股力量给掀到一旁。

        幸好是这酒楼空间够大,要不然他们肯定会被撞的和那李老板一样,鼻青脸肿的。

        而此刻,悬于半空中的腾韵也没好到哪里去。

        她被这力量给震飞,险些撞上身后的木柱。

        还好她反应及时,直接将右脚在木柱上轻轻一点,一跃而上,才没有被这股力量给伤到。

        不然的话,此时她早已没了半条命。

        然而,反观下方的黎珏却依旧稳如泰山,手提方天画戟,没有半点波动!

        腾韵见此,心中大骇:“果然,这境界还是修炼者的硬伤啊!”
    热门搜索:安以轩性感图片欧美性感性感婚纱照性感孕妇性感少女图片张雨绮性感图片性感女学生性感枕边书在线观看
    櫻花の島蜂巢影视BENK蜂巢影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