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最强战神 > 正文 第773章 退避百里!
        对于林然来说,今天这事情确实是有一点无奈。

        这是杀掉灰野大悟的好机会……虽然这个老家伙在某些方面确实值得尊重。

        在面对敌人的时候,林然的心里面,并没有那么多的人道主义。

        泛滥的善良,从来不适合一个战士。

        而这个灰野大悟,同样对他也有杀心。

        但是,北晴居士对自己有恩。

        “林然,这是师父的建议,但是,我觉得,你可以跟着你的内心走。”苏菲说道。

        这个漂亮师姐还是选择尊重林然的意见。

        林然看着轻声言语的漂亮师姐,心中确实有些感动。

        毕竟,自己一旦杀了灰野大悟,怕是整个东本武道界都要对自己群起而攻之,在这种情况下,身为A级的苏菲,怕是更不可能活着离开东本群岛了。

        可饶是在这种情况下,苏菲还是鼓励他要做自己。

        “苏菲姐,是我之前没有看得太远。”林然微笑着说道,“北晴居士对我有恩,自然不会害我。”

        说完,他转向了南岸一郎,道:“首相先生,今天一事,到此为止。”

        “如此,最好,最好。”

        南岸一郎重重地点了点头,明显也是如释重负!

        毕竟,虽然他也放了狠话,可是,一旦真的和林然硬碰硬的话,东本群岛一方必定损失惨重!武道界的未来怕是一片黯淡!

        灰野大悟叹了一声。

        这位老人的眼睛里涌现出了一抹屈辱,心中无比复杂。

        事实上,这一次,南岸一郎现身来给他求情,已经是让灰野大悟颜面扫地了。

        堂堂的国宝级高手,居然需要让别人高抬贵手!

        “今日之事,我记下来了。”灰野大悟对南岸一郎微微鞠了一躬。

        “大师,你言重了,这都是我应尽的责任。”南岸一郎也相对鞠躬。

        随后,灰野大悟看向了林然,竟也是鞠了一躬。

        林然被这个鞠躬的动作搞得有些意外。

        其实,从某些方面来说,他觉得,灰野大悟的人品,可比川岛玉子要好太多了。

        后者之前不顾身份,对苏菲发动攻击,而灰野大悟并未这样做。

        林然说道:“灰野大师,你这是为何?”

        齐枫晚见状,轻轻地叹了一声。

        她太了解那些东本武者所谓的骄傲了。

        齐枫晚知道,灰野大悟在做出了这个动作之后,他的自尊与骄傲,已经被击得粉碎了!

        心境被击破,进取之心估计也彻底没了。

        怕是这位国宝级高手,此生再难向上攀一个台阶!

        “我做出这个动作,正是因为,你是可敬的。”灰野大悟看着林然,很认真地说道:“未来是你们的,不,甚至,现在已经是你们的了。”

        南岸一郎能在这个时间点赶来制止冲突,明显是觉得,灰野大悟打不过林然和齐枫晚。

        这两个妖孽般的年轻天才,怕是有可能让整个东本武道界覆灭!

        恰恰是这种求情,才让灰野大悟觉得屈辱!

        林然说道:“灰野大师,如果没有一开始的那些立场,我忽然觉得,我们倒是有可能成为忘年交。”

        说了这一句,他摇了摇头:“其实,还是有些遗憾的。”

        灰野大悟看着林然,笑了一下,道:“不必遗憾。”

        然而,就在这时候,他忽然间抬起手来,往自己的胸口拍了一下!

        砰!

        宛若一声闷雷,在灰野大悟的胸口炸响!

        林然太意外了!

        他完全没想到,灰野大悟竟然会突然做出了这个自伤动作!

        林然问道:“灰野大师,你这是怎么了?”

        他非常确定,这一掌之中所蕴含着的力量很强!几乎相当于全力攻击!

        此刻的灰野大悟,嘴角已经流下了一丝鲜血!

        他那干瘦的脸上,面色明显苍白了一分!

        灰野大悟又吐了一口血,才说道:

        “东本武道界的颜面不在,我也无脸见人,更何况,今日之战,我败的概率很高,既然没打起来,我姑且赠自己一掌,权当此战的结果,顺便也可以借此掌而自省。”

        林然听了,有些动容。

        双方的立场虽然不一样,但是,灰野大悟此刻所展现出来的境界,林然自问,自己是达不到这样的。

        齐枫晚和苏菲互相对视了一眼,两女都看出了彼此震撼的情绪。

        林然微微一躬身,说道:“如果东本武道界都是灰野大师这样的人,那么,我想,东本武道的崛起,怕是无人能挡了。”

        灰野大悟看着林然,道:“说心里话,我真羡慕大夏的天才们。”

        随后,他的目光变得更加凝重认真:

        “日后,只要林然先生在东本群岛一天,我便一天不与你为敌,只要你在的地方,我退避百里,告辞。”

        说完,他转身离开。

        只是,这本来就瘦削的背影,此刻显得更加萧条了些。

        林然见状,轻轻一叹。

        随后,他转向了南岸一郎,道:“虽然你保下了灰野大悟,但是,东本武道界,大概也失去了这个顶梁柱了。”

        “至少,灰野大悟活下来了。”南岸一郎很认真地说道:“他活着,很重要。”

        这句话,似乎话里有话。

        “怎么这次没见你儿子过来?”林然问道。

        不知道为什么,林然始终觉得,那个长发的南岸晶子不好对付。

        对方的性格不错,又会隐忍,明显有着和年龄所不相称的大局观!

        南岸一郎给了林然一个让他有些意外的答案:“晶子一直很少来濂州。”

        林然的心中多了几个问号,不过南岸一郎并没有给出太多的解释。

        “当然,我也希望林先生能少来濂州几趟……”南岸一郎露出了一丝无奈的笑:“最好,在我任期内别来就好了。”

        其实,这个南岸一郎在很多时候都表现的平易近人,甚至于温文尔雅。

        尤其是在川岛明城带着海军对大夏发动攻击之后,南岸一郎带着内阁公开全体道歉,这甚至还在大夏国内为他赢得了不少的好感。

        林然却微微一笑,说道:

        “首相先生,接下来,如果东本武道界继续死人,你还管不管?”

        “我当然是不愿意看到这种情况出现的。”南岸一郎说道:“但,毕竟,武道界的事情,我不可能一直干涉。”

        林然微微颔首:“只要他们不要惹到我,我想,我也不会主动去招惹他们的,这就是我的原则。”

        这句话的潜台词便是——谁要是打破了我的原则,那就怨不得我了。

        “谢谢。”南岸一郎随后笑着说道:“其实,东本群岛有很多不错的风光和美食,希望林先生可以多看一看这边的风土人情,那些可比打打杀杀要有意思地多了。”

        “我明白,谢谢首相先生提醒。”林然微笑着说道。

        嗯,笑是笑了,至于这句话他会不会听进去,那就是另外一回事儿了。

        南岸一郎随后转向了齐枫晚,道:“枫晚小姐,有时间多和晶子聚一聚,他一直很仰慕你。”

        齐枫晚却微笑着拒绝:“不了,我总是和晶子少爷见面不合适,毕竟,我担心某个人会因此而吃醋。”

        说这话的时候,她看向了林然。

        这让后者有些许的无奈。

        “原来两位已经……呵呵,恭喜恭喜,真是一对璧人。”南岸一郎笑道。

        这笑容带着真诚,但也有一丝尴尬,似乎,他刚刚是想要撮合齐枫晚和自己的“儿子”的。

        林然微微一笑,道:“首相先生想多了,我和枫晚小姐是有一些身体上的关系,但是,感情上绝对是清白的。”

        听了这句话,齐枫晚剧烈地咳嗽了起来,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给呛着!

        人家都是感情上有关系,身体上清白,林然直接反着来了!

        南岸一郎笑着道:“原来如此,真羡慕你们年轻人啊……”

        说完,他便上了车,挥手再见。

        而把街道牢牢堵死的那些驻军,也都随之而撤离。

        只是,在车窗完全关上的那一刻,南岸一郎那翘起的嘴角变得平缓了一些,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了。

        齐枫晚打了林然的胳膊一下,俏脸通红地说道:

        “我好歹也是个粉嫩的姑娘家,你这样说,合适吗?真的很容易引起误会的啊!”

        林然摊了摊手,脸上带着无辜之意:“那你来告诉我,我哪句话说错了?”

        齐枫晚一时语塞。

        仔细想来,林然倒也是没说错什么!这确实是事实!

        苏菲在一旁,倒是满脸八卦之意。

        她很想打探打探,但是忽然想到自己曾经看到林然的那些画面,俏脸不禁又升腾起了两朵红云了。

        林然对齐枫晚说道:“接下来,你怕是在东本武道界也不太好混了。”

        的确,由于齐枫晚这次高调亮相,公开站在林然这一边,使得她会成为东本武者的公敌,甚至在寒川流内部,也会因此而失去很多支持者!

        齐枫晚轻轻一笑,没有回答,反而说道:

        “你不是把寒川流的外务负责人尾岸永太都给打伤了么?这事儿,我已经知道了。”

        林然没想到,这消息传播的这么快!

        一想到那些和牙签有关的传言,他的脸上便多了几条黑线,道:“嗯,那货还在酒馆里跪着呢。”

        齐枫晚看了林然一眼,道:“此人实力一般,但是……他的堂兄,是我师父的另外一个得意弟子,尾岸一绝。”

        “然后呢?”林然摊了摊手。

        “他最近正在黑海大陆游历,据说已经得知了这个消息,可能要回来报仇了。”

        “在黑海大陆游历?”

        林然摇了摇头,当着齐枫晚的面,打了个电话,淡淡说道:

        “找到一个叫尾岸一绝的人,把他彻底留在黑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