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赵芷文掐着小孩脖子的手越来越用力,男孩精致的小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失去了血色,呼吸也跟着微弱起来。原本挣扎的小手逐渐没了力气,扑腾了两下耷拉在身侧,让在场人的心都跟着揪了起来。

        但赵芷文的脸上没有一丝的怜悯,甚至还带着拿捏他人生死的快感:“三妹妹,这样的孽种留在世上也是个祸害,不如借此机会,求我帮你除了吧。”

        手,持续用力。

        呼吸越来越微弱,越来越弱,就在小男孩呼吸微弱到即将消失的那一刻……

        「砰!」

        原本还离着赵芷文有几丈远的赵卉突然冲了过去。

        众人甚至没能看清她的身法,只觉得一道风声刮过,赵卉的长剑已经朝着赵芷文的脖颈砍了下去。

        「当啷!」

        刀剑相撞。

        赵卉感受到手底下的震动,微微抬头,眼神中带着一丝意外:没想到赵家居然还藏着高手,居然能在这种情况下勉强接住她这一招。但也正因此,她原本微怒的气息变得冰冷,凌冽的视线扫过眼前的人,让人感觉周身的血液像是都被冻住了一般。

        与此同时,赵芷文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下意识的后退两步,接着把手再往湖中心伸长一寸,“贱人,你想干什么?你要是再敢往前一步,我就……啊!”

        赵芷文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踹飞了出去。

        刚刚是赵卉没有准备才被黑衣人勉强接住一招,现在黑衣人不可能再拦住她,抬脚踹人,轻而易举!

        躲在赵芷文身后的赵瑞城猛地瞪大了双眼,他很清楚的看到,赵芷文带来的黑衣人根本不是赵卉的对手,强行接下赵卉一招后已经是强撸之末,再无出手的能力,赵卉犹如鬼魅一般的心动,转瞬之间,小男孩已经被她护在了怀里。

        赵芷文下意识的往其他的黑衣人身边跑去,下一瞬华慕骨节分明的手攥住了她的手腕,然后轻轻一扯。

        「啊——」

        凄惨的叫声响彻整个赵家。

        赵卉像是没有听到赵芷文的惨叫,她第一时间抱着孩子找了个地方坐下,小心翼翼的摸了摸小男孩的额头。

        随着窒息感消失,男孩模糊的视线逐渐清晰。

        他努力的睁大眼睛,确认眼前的人是真实存在的,声音比平时更加的乖巧:“姨姨……”

        小男孩的眼神都是委屈,他知道姨姨今天有很多事情,他也答应了姨姨会乖乖的听话,不给姨姨添乱,可是那些人冲到家里,他是在太小了……

        “姨姨,对不起。”

        赵卉抱着他的手不受控制的顿了一下,或许是从小跟着她在战场上长大的原因,小男孩格外的听话,心智也比同龄人成熟。今日他明明是受害者,却还是第一时间认为自己给赵卉添麻烦了,小心翼翼的道歉。

        赵卉的心也跟着揪了起来,瞧着他心疼的要命,原本寒冬般的脸上缓缓勾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姨姨在呢……”她在小男孩的脑袋上轻轻揉了揉,“不是你的错,你不用说对不起,身上疼不疼?有没有哪里难受?受了委屈要第一时间跟姨姨说,知道吗?姨姨一定会保护你的。”

        一直跟在赵卉身边的祁安看到这一幕,心也跟着触动了,不一会儿又开始泛酸,他以为赵卉对所有人都是冷冰冰的,从没想过,她也有温柔一面,只是对自己拒人以千里之外。

        就像刚刚,她一直护着那个姓谢的男人,却对自己视而不见。

        “小心!”

        随着赵芷文一同前来的几名黑衣人,突然同时朝着赵卉的方向冲了过来,将她团团围住。

        紧接着,赵如云也被人从房中救了出来。

        “小姐已经被……”

        “混账!”领头的黑衣人确定了赵如云此时的状态,脸色阴沉的仿佛要杀人,“好,很好!看来是主子最近太低调,已经让人忘记了得罪他的下场!”

        他微微偏头,看了马夫一眼,“处理了。”

        手底下的人连忙恭敬的点头,“是。”

        随后他大手一挥,“拿下!”

        领头的黑衣人信心满满,下完指令后甚至没有分给赵卉一个眼神。

        他们这些暗卫,都是从小训练的高手,寻常练武的能对付一个已经了不得,如今多人同时出手,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也不可能逃脱。

        但!

        不过是一盏茶的功夫,所有的黑衣人全都倒在了地上!!这些人口中控制不住的发出阵阵哀嚎,引以为傲的功夫在华慕的手中,连过几招的机会都没有。

        偃月刀大开大合的闪过,华慕猜到了这些人武功不济,已经是收着打,可他们还是脆弱不敌。

        “没用!”

        “白泽?”领头的黑衣人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他怎么也没想到,在京城中素来所向披靡的黑衣人居然还敌不过一个女人。

        但这也仅仅是惊讶而已。

        他不觉得后怕,甚至依旧用淡淡的眼神看了华慕一眼。

        也就是这一眼给了赵芷文信心,不怕死的冲了出来,指着躺了一地的黑衣人开口:“你知道他们的主子是谁吗?是九千岁!你以为你们是谁?九千岁不是你们这样的人能惹得起的,现在立刻把赵卉这个贱人交出来,否则……全都去死!”

        在场的人闻言,皆是一愣。

        九千岁这个名号,确实已经很久没有被人提起了。

        作为一个唯一能影响陛下做决定的宦官,即便早就已经不再参与京城中的这趟浑水,但他所带来的的影响力依旧不容小觑。

        皇帝陛下身边最亲近的宠臣,不是什么人都能得罪的起的!

        在场的人确定黑衣人真的是九千岁的属下之后,全都选择明哲保身的后退了几步,选择与赵卉划清界限,他们得罪不起九千岁这样的大人物。

        除了祁安。

        祁安在听到九千岁三个字的时候,嘴角不屑的勾起冷笑。

        这一世,他选择进朝堂就是为了对付九千岁这只老狐狸,绝不会再让自己陷入眼见着心爱人被害死却手无缚鸡之力的境地。

        他不退,反进。

        赵芷文狐假虎威的冷笑,得意的昂首挺胸。

        抱着小男孩的赵卉将她这副模样看在眼里,终于忍不住缓慢的与她的视线对上,那目光就像是在对赵芷文说:

        “蠢货。”
    热门搜索:性感吊带丝袜性感美人性感玉女包玉婷最性感的电影福利免费电影
    櫻花の島蜂巢影视BENK蜂巢影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