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我在魔地镇守一百年 > 正文 第三十九章 【金光盾】 优势在我!(4k大章)
        王孟徳自从打算组建秩序,就在思考相关方略。

        自身修为为首要。

        其次,外部整合小青山周围势力。

        如和四象门建立了初步合作关系,便是很好的开始。

        除此之外。

        一个篱笆三个桩,小青山上也就许秀凤、沈铁、余灵飞三人,三人还都是脱凡阶段,其中余灵飞更是二五仔。

        望过去,可用之人寥寥。

        这样一来,不利于未来发展。

        事事都要自己去办,那还有什么时间去修仙?

        必然要发展自己的势力,成宗做祖,拉一把弟子。

        日后和人争斗,不说一呼万应,也要达到“那人是邪魔外道,诸弟子听令,并肩子给我拿下!”的局面。

        以多胜少最为稳妥。

        “丹徒县的人口普查登记已经完成,适龄的修行弟子也摸排清楚。”

        许秀忠坐定,汇报这些时日武院的建立情况:“之前县内就有一套文教班子,我直接在此框架上搭建起来了武院。”

        有王孟徳镇守周边,妖魔纵横,乃至于兵祸,都不会波及丹徒县。

        他只需要做好王孟徳吩咐的事。

        “丹徒县原来的文教班子,是培养治理凡俗所用的人才,和修行所需的人才不同,所用的教材也不同,要做一些调整。”

        王孟徳边听边颔首,思考片刻道:“许秀忠,你记一下。”

        他回想元阳派培养弟子的流程:

        十岁招收,修行武学之前,先学三年文化知识。

        一是习武需要一定年龄,十二三岁最好,小的化怕影响发育,大的化骨骼定型潜力大失。

        三年的文化知识里,不仅是识字,还有关于元阳派的宗门理念。

        培养弟子对于宗门的归属感,还有尊师重道的精神。

        不要以为修行世界真的就全是弱肉强食、打打杀杀。

        简单的以修为论辈分,元阳派里没那种规矩。

        反而元阳派其实很保守,很注重培养感情。

        大到宗门归属感,中到对传法长老、庶务执事的尊崇,小到弟子间的友睦关系,这些都要培养。

        当然。

        王孟徳不能照搬元阳派的体系。

        小青山的局面,和元阳派没法比。

        元阳派是千百年的底蕴,早有一套成熟体系,这有海量资源。

        小青山不具备元阳派的条件。

        在丹徒县,王孟徳的想法是分批次拣选。

        一个是八到十岁的孩童,先识字认字,培养“小青山”理念。

        再一个是十岁到十二的弟子,识字一年到三年尝试修炼。

        然后是十三到十六七的少年,边传下武学,边学习文化知识。

        最后,更大年龄也想入武院的,比如武林中人,也可以。

        王孟徳打算先广撒网,择其优者传授元阳派的功法,激发良性竞争。

        若是资质一般,可以转化为凡俗行走,为小青山在凡俗中奔走做事。

        王孟徳和许秀忠谈了足足一个时辰。

        分批次培养里面有不少说法。

        对于从小培养的,选拔可以放松一些,只要资质尚可就可以传下脱凡神功。

        而年纪大了的,或者本就是武林中人加入的,那拣选自然会更为严格。

        因为三十岁不入先天则终身无望的说法。

        他也限定了招收武林中人入武院的年龄限制,以三十五岁为上限。

        不过无论如何,还是先把框架拉起来。

        这个最重要。

        至于有没有成果,结果如何,还需要时间验证。

        伟力归于自身就是有好处,他的想法有人帮忙实现,就让许秀忠忙活去吧。

        看看这位大舅哥能力如何。

        办不好事,那只能换人了。

        总之成则喜,不成也没什么。

        里面细节太多,王孟徳和许秀忠定下了每七日让他上山汇报一次工作。

        许秀忠离开后,王孟徳又仔细想了想:“武院拉起框架之后,就可以把余灵飞、沈铁打发下山去了,让他们担任武院的第一批教习。”

        同时。

        也要抽时间编写修行用的教材,其中自然包括脱凡功法。

        王孟徳打算把《九龙炎阳功》《庚金轮转功》《沧海惊涛功》《枯木回春功》《厚土载物功》作为未来武院弟子的修行功法。

        不像元阳派财大气粗,整本整本的传授,他打算每部功法分为上下两篇,经过观察,资质心性尚可的再传授整本。

        毕竟元阳派当年挑选弟子,是以核心腹地五原郡为主,然后明州其他郡也会网络一些天才。

        重的是精,而不是多。

        基本上每个弟子都有资源倾斜。

        小青山没有这样的条件,那就只能因地制宜的办。

        稍微想了一会,觉得没什么疏漏,王孟徳不再多想,而是吞吐法力,炼化一门法器。

        一面有巴掌大小的盾牌样式的法器。

        这是从朱家大长老朱成气身上得到的法器,王孟徳给其取名为【金光盾】。

        【金光盾】为一阶中品法器,还是少见的防御型法器。

        激发之后,巴掌大小的盾牌可以扩大成两米长宽的方盾,有着【坚固】【大小如意】两种属性,价值很高。

        也是王孟徳偷袭了朱成气这个老人家,没让对方用出【金光盾】。

        否则的话,恐怕会费一番波折才能拿下。

        此外。

        王孟徳还从朱成气身上得到了三百多枚灵石,几瓶中品养气丹、养血丹,回气回血用的丹药,以及各式法术符箓若干。

        【金光盾】之外,还有一件攻击法器。

        一阶上品【金环刀】法器,朱家的传承法器。

        【金环刀】【金光盾】上面都有朱成气的法力烙印,王孟徳手头上没有防御法器,当下主要炼化【金光盾】。

        ......

        ......

        四灵山。

        从几天开始,蓝伏寿便将门下炼气弟子都召集了回来,做了对脱凡弟子的安置。

        一派如临大敌。

        而且已经做好万一遭遇不测,够将传承转移的后手准备。

        四象门做了最坏打算!

        【金峰山】朱家,绝不是弱者。

        “朱家大长老朱成气一死,就算朱家之前是奔着小青山而去的,现在定然也会转而直奔四象门。”

        纳兰紫岳和师父蓝伏寿商量当下局势。

        师徒俩都颇有“黑云压城城欲摧”之感。

        不是他们真的甘愿和王孟徳合作。

        更不是说四象门甘心用自己弟子去和【金峰山】朱家对抗。

        而是没有办法。

        朱成气作为朱家先锋,他一死,必然不能及时和朱成元汇合。

        而朱家家主朱成元,自然不能对自己家的大长老毫无音讯不闻不问。

        换句话说。

        朱家大长老朱成气一死,朱家的注意力必然从小青山转到四象门。

        如此一来,反而要四象门抓住王孟徳,交好这个强援。

        唯恐王孟徳临阵退缩。

        这便是形势变化!

        “不要纠结于谁吃亏谁占便宜了,这段时日,一定让弟子按时巡视周边,打起精神,不能等朱家摸上来再发觉。”

        蓝伏寿也想过派人和朱家去讲清楚事实。

        但,一想起朱成气登门的那番跋扈样子。

        这个刚升起的念头,就不由自主的消散了。

        就算和朱家讲和了,朱家日后也不会轻易放过四象门。

        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

        至少王孟徳登门之时比朱家要讲究的多。

        现实就是如此。

        四象门的敌人是【金峰山】朱家,朋友是小青山王孟徳。

        “以后宗门交到你手里,做任何决定,一定要记住,首先就是分辨谁是敌人,谁是朋友。”

        蓝伏寿嘱咐纳兰紫岳,内心里已经做好了过不去这一关的准备。

        谁又能小看【金峰山】朱家?

        老道已经做好了战死的心理准备,只希望从师父手里接过来的四象门传承不会在他手里破灭。

        “我去带弟子演练【四灵法阵】。”

        闻言,纳兰紫岳心头发闷、烦躁,找了个由头出去了。

        内心深处,她也对即将到来的战斗感到迷茫。

        四灵山山下。

        四象门弟子手持阵旗,进行操练。

        阵旗各有不同,上面绣着四种图案,青龙、朱雀、白虎、玄武,法力激发下,阵旗之间形成紧密联系。

        而随着各个弟子按照阵法站位行走,一座【四灵法阵】慢慢浮现,笼罩住三亩方圆的地方。

        四象门弟子们施展的【四灵法阵】,只能算是护山【四灵法阵】的简易版。

        没有灵脉供应,需要他们以自身法力驱使。

        纵使如此,二十多名炼气弟子根据四方位置合力之下施展的法阵,就算是炼气六层修士闯入也能困死。

        这是四象门的底蕴之一。

        能够在山门之外施展战阵,往往是中等势力才能做到的事情。

        “四象门,会在我手里兴盛!”

        纳兰紫岳局中调节。

        她一进入战住青龙位置,一身木行法力注入法阵之中,【四灵法阵】的威能直接提升一大截。

        最近压力颇大,纳兰紫岳也生出淡淡的迷茫。

        主要是两个方面,自我修为和四象门之间。

        她修为提升到炼气五层之后,修行速度比之前明显慢了下来。

        因为她修行的功法《青龙参天诀》已经到了功法极限。

        《青龙参天诀》乃是一阶中品功法,到炼气六层就没了前面的路。

        炼气五层接近了功法极致。

        至于炼气后期的道路,四象门的前辈们做过一些设想,但没有人修行到那个地步。

        另一方面。

        纳兰紫岳天赋绝佳,她在炼器、炼丹、制符、阵法,乃至于自创法术领域都有造诣。

        已经熟练掌握了一阶下品养血丹的炼制,还补全了四象门关于聚灵阵,以及四灵法阵上面的一些传承缺失。

        而修行百艺可以赚灵石,能够换来丹药,对她修行有补益。

        所以。

        到底是将主要精力放在修行上,努力参悟《青龙参天诀》并想办法将功法往后推演,还是好好的研究各种修行技艺赚灵石。

        这个选择不好做!

        ......

        ......

        小青山三百里外,一处山坳之中。

        一身行头金光灿灿,穿着统一家族服饰的【金峰山】朱家子弟们,已经在此等候了两天。

        有人手握家族传承法器【金环刀】,把守山坳的关键通道;

        也有人贴着轻身符来去如风,在外巡视警戒;

        也有三三两两,手握家族法阵【金刀阵】阵旗,以特殊阵势站定守卫,随时准备战斗;

        同时也有一批人安营扎寨,休养生息,吞服丹药打坐修行。

        朱家弟子各司其职,将一个中等家族的底蕴彰显的淋漓尽致。

        “朱成气为何还未来此和我汇合?”

        朱成元仅剩的一只手不安的摩挲着下巴。

        按照预定的时间,朱成气去四象门之后,无论成与不成,都要在预定的时间来此处和他汇合。

        “许是四象门过于热情,大长老被留了下来。”

        一个年岁看起来颇大,比朱成元还要显老的朱家老人笑着道。

        其他朱家弟子闻言,神色各异。

        有羡慕,也有不屑,还有不耻。

        朱家大长老朱成气,修为在朱家当得上数一数二,但就是过于贪财好色。

        若真是不费吹灰之力的拿下四象门,以大长老的性格,未必不会直接在四象门找几个女弟子玩玩。

        朱成元瞥了说话那人一眼。

        这话也只有朱家老人敢说,虽然地位比不上家主长老,但年龄在哪了,换个晚辈说,大耳刮子都扇过去了。

        “四象门不过是一个小势力,能出了什么事?”

        朱成元和朱成气之间有紧急联系时用的中品【通信符】。

        留下彼此的法力印记之后,能在五百里内,互相传递一些消息。

        “若真是遭遇了阻碍,为何不通知,还说遭遇的事情过于突然,来不及通信?”

        朱成元已经动用了两章【通信符】联系朱成气,却石沉大海。

        “准备准备,我们去四象门。”

        朱成元不想再等了!

        逼服四象门,拿下小青山,而后收拢周边,乃是朱家百年大计,他不相信朱成气会在这个时候不知轻重。

        也许这一行,不会太顺利!

        一群朱家弟子开始行路。

        他们的行路速度,不是以修为最高的人而算,而是以修为最低的朱家弟子来算。

        一行人避开大路,转走人烟稀少的地方。

        见到魔物肆虐城市、村寨,也多是视而不见,直直往四象门而去。

        路上。

        朱成元不知为何脑子里闪过了余家家主余长山。

        这个人曾图谋小青山,最后却闹的灰头土脸。

        “老祖一死,我的内心便动摇了吗?”

        朱成元摇头失笑,为自己想法感到可笑。

        四象门只是小势力,四象门山上更是只有一个炼气四层的元阳派弟子。

        而朱家可是实打实的中等家族,也就是少了一个炼气后期的老祖,但底子还在。

        “不管怎么说,以中等势力对小势力,优势在我!”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