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万维旅途 > 正文 第一百五十八章:干涉者
        相较于一般的丧尸,舔食者已经算是有脑子的病毒变种了,但显然,它还不够聪明。

        它被秦岳身上释放出来的信息彻底的迷惑了,以至于根本不曾意识到钓鱼执法下,它才是真正的猎物。

        狰狞的牙口大张,看着猎物距离自己越来越近,它几乎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平常到血肉的滋味,但下一刻,猎物消失了。

        砰——

        咔嚓——

        沉重的身躯重重的击打在木质凳椅上,只一瞬间,那实木做成的家具便被舔食者的利爪尖牙撕裂成一块块碎片。

        肌肉蠕动着将刺入身体的尖锐木刺排出体外,有些蒙蔽的舔食者晃了晃脑袋,长舌在空中稍稍游离了一下,信息素捕捉下,它扭头看去,却发现秦岳不止何时已经站在了它身后。

        吼!

        充满杀意与愤怒的嘶吼声响起,舔食者脚下一蹬,如同疯狂的鬣狗一般向秦岳冲去。

        “啧,果然智力方面还是有些问题吗?”秦岳平静的看着飞扑而来的舔食者:“只是切换了一些信息素和热量就将它骗过去了,是因为没有眼睛导致无法用视力分辨目标吗...一个重大弱点。”

        “不过相较于原版的舔食者,力量速度体质方面倒是有了不小的提升,要是再加上q试剂进化出念动力这个能力,爱丽丝应该会很难对付吧。”

        秦岳一边想着,脚下微微一让。

        飞扑而来的舔食者只觉得眼前一闪,秦岳的身影便从正面闪烁到了侧面,无法控制方向变换的它有些懵逼的向秦岳看去,下一刻便察觉秦岳抬手带出一片阴影向自己的脖颈按压下来。

        呲——

        秦岳掌心探出的尖刺轻松刺穿了舔食者那坚韧的肌肉,直入流动着血液的血管内,压力释放,大量的q试剂瞬间便被注射到了舔食者体内。

        与此同时,那自他手掌伸出的庞大力量也好似重锤的惯性一般降临下来。

        嘭!

        地面的尘土掀起一阵波澜,水泥地面也浮现出现一道道裂隙。

        秦岳一手按下,那体型足有他一两倍大小的舔食者却硬是动弹不得,它脚掌那尖利的利爪在地面不断摩擦着、挣扎着,却无法撼动秦岳手部分毫。

        直到足量的q试剂被彻底注入到舔食者体内,秦岳方才起身。

        细胞汇聚于他的手掌构造成尖利的结构,好像恶魔利爪一般的手掌握住舔食者的喉咙,将已经被试剂影响的它重新带回了办公室中。

        地上,经过不少时间的酝酿,神父已经在q试剂和病毒的双重作用下成功突变,就连一旁那铁丝固定在椅子上的妹妹也出现了些许异变。

        身体有些瘫软的舔食者不明白自己将要遭受到什么,它只是机械性的反抗的秦岳那扼住命运喉咙的手掌。

        “还不听话?”

        秦岳眉头一挑,手臂瞬间化作长鞭舞动,牵动着舔食者向地面重重的抡砸了下去。

        嘭-嘭-嘭-

        轰鸣声不断响起,短短几十秒后,等秦岳重新将舔食者拽到两只丧尸面前时,它已经彻底老实了下来,狭长的舌头也无力的耷拉了出来。

        吼-吼!

        房间中巨大的动静让两只丧尸重新嘶吼了起来,但下一刻,秦岳便将他们的脑袋直接从脖子上拽了下来。

        将沾染着大量血迹肉丝的‘羊蝎子’丢到舔食者面前,秦岳指了指:“吃掉它。”

        舔食者:???

        看着面前几乎全是骨头构成的羊蝎子,舔食者愣住了,没有知识的它说不出‘你让我吃我就吃,那我岂不是很没有面子’这番话,但本能让它知道,面前的这堆骨头肯定没有那两堆肉好吃。

        它还想要挣扎一下,但秦岳噗通两拳砸下之后,它只能用狭长的舌头将地上两块羊蝎子卷进嘴里。

        如果它有眼睛,或许这个时候已经有两行清泪躺下来显示它的心情,但它没有眼睛,所以即便它是被迫在啃咬那两具羊蝎子,看起来也是充满食欲的狼吞虎咽。

        研究报告像是,q试剂在丧尸体内大量停留于神经元细胞,而无论是人体还是丧尸,其体内神经元细胞分部最为广泛的都只有大脑和脊髓。

        一个人的量或许不够,所以秦岳在为舔食者准备了一份主菜的时候还送上了一份甜点。

        事实上,舔食者体内的q试剂的浓度已经足够它完成大脑及其他神经网络的完全进化,但是它和一般的丧尸不同。

        舔食者那尚且具备活性的身躯对外来物质有着很强的排斥反应,尤其是q试剂这种会作用于神经瓦解战斗力的物质。

        如果不加以干涉,用不了多长时间舔食者便会驱动身体细胞对q试剂做出反应,到时候指不定会直接将那团被侵染的血肉都给吐出来。

        不过当它吃下那两个秘制羊蝎子后,事情就完全不一样了。

        食物的补充会激发舔食者基因深处的核心进化机制,它会本能的消化吸收肚子里的食物的基因,然后在此基础上变得更强。

        摄入人类的基因,它会变得更加强壮迅速;摄入丧尸,t病毒便会在它体内沉积进化,令它拥有更强的毒性。

        而摄入秦岳为它提供的、蕴含大量q试剂浸染神经元细胞的秘制羊蝎子后,基因的变化将主要集中在它的神经元细胞中。

        以食物作为药匙,q试剂作为燃料,这只幸运的舔食者走在了浣熊市其他同类之前,开始了精神上的进化之路。

        血肉被消化,舔食者的身体开始颤动起来,那完全裸露在外、好像核桃仁一样的大脑开始膨胀,短短片刻便已经达到了先前的一两倍大小。

        不协调的头脑和身体比例令它看起来好像是超级英雄漫画中那些基因突变的大头反派一般。

        而发生在它身上的异变还没有借此接触,那狂吼的脊背山,从大脑部位延伸下来,密集分部着大量神经元细胞的脊柱此时而已开始变化起来。

        尾椎骨不断拉长延伸成为一根近一米长的尾巴,在其背部,一根根狰狞的骨刺穿透皮膜生长出来。

        自脑后第一根骨刺开始,到骨质尾尖结束,湛蓝色的光点好像波动性的脉冲一般不断的闪烁着,令舔食者已经完全看不出先前的模样。

        秦岳并不知晓大脑及其他主要神经网络的突变究竟是何种感受,但是看舔食者那副模样,就已经想象得出是何等的痛苦。

        确认舔食者的进化已经是百分百成功,秦岳脚下微微后撤,便要重新隐没于黑暗之中,但随着一道光泽自舔食者背后闪烁,秦岳忽然感觉身边的空气凝固了。

        吼——

        于此同时,先前还沉浸于进化的撕裂和强大中的舔食者缓缓转过头来,盯上了秦岳这个击败和给予它进化机会的源头。

        从只有物理攻击能力的舔食者进化为具备念力能力的干涉者,它的能力强大了很多,但看得出来,似乎是因为双脚没有离地,它的智商始终没能占据高地。

        低沉的怒吼声中,它扭头盯向秦岳,即便它依旧没有眼睛,但是那无形的精神波却比视力更具有压迫性。

        嗡!

        靠着强大的感官,秦岳可以清晰的感受到空气在干涉者精神波的作用下波动性的浮动,而随着一道闪光在干涉者背后闪过,压力铺面而来。

        精神干涉像是,空气像是爆裂的炸弹一般卷动强烈的冲击波向秦岳呼啸而来,扭曲的空气所过之处,那坚硬的实木椅子瞬间便崩裂开来。

        平静的看着那如浪潮般呼啸而来的冲击波,秦岳只是嘴角挂着一丝淡笑。

        砰!

        强劲的激波沉重的拍打在秦岳身上,却好像一阵清风遇到了铜墙铁壁,乳白色的气旋在秦岳身旁撕裂开来,下一刻又被秦岳挥手镇压。

        散去周围的尘雾,秦岳脚下轻点,化作一道魅影从干涉者身边踏步掠过。

        咔嚓——

        干涉者尚未反应过来,秦岳单手便轻飘飘的将它背后第一根骨刺折断下来,听闻耳边传来的嘶吼声,秦岳带着那一根战利品消失在了黑暗中。

        教堂中,被折断了骨刺的干涉者发疯似的咆哮着,背后脉冲不断的闪烁着,一圈圈无形精神波好像雷达探测一般向外不断的推送。

        然而除了遍地的狼藉之外,它再也无法得到丝毫回馈。

        信息素、热量、体积,就好像之前与它作对的只是一个幽灵一般,而现在,幽灵消失了。

        或许有人可以做到生而知之,但干涉者不行,它的神经网络足够发达,但是贫瘠的知识令它的所作所为看起来只像是无能狂怒。

        它大肆的宣泄着身体中的力量,直到十几分钟后才缓缓平息下来,迈开沉重的脚步,它将自己的身体挤过门框,对地上神父兄妹的尸体重新啃食了起来。

        教堂深处,干涉者享用着自己的美食,教堂外,吉尔一行人步伐匆匆的撤退到了教堂内,大门锁死,虽然那低沉的嘶吼声依旧不停,但众人却松了口气。

        无论是原液还是神谕基因,亦或者t病毒,其中都有着同类相残的成分,这一点在干涉者身上尤为明显。

        虽然它和外面那些普通丧尸都是一种病毒的产物,但是它们从来不会将彼此当做同类。

        健壮如牛的干涉者占据了教堂,其释放出的生物信号令教堂对普通丧尸就是一片禁地。

        因为教堂的安静,吉尔等人才会一窝蜂的进如教堂内,但事实是,教堂并不安静,反而比外面更加危险。

        细微的啮咬声渐渐停下,埋首于血肉之中的干涉者缓缓抬起头来,隔着重重阻隔向吉尔等人所在的方向看去。

        声音、信息素、亦或者是精神波,多重探测反馈来的结果都为它指出了一个结果——新的食物来了。

        放弃脚下这些已经被病毒感染的血肉,进化后的干涉者对食物出现了更多的要求。

        它现在需要的,是更多的q试剂,以及神经元细胞组成的鲜活的脑子!

        比猎豹还大的身影却拥有与外表不符的安静动作,尖利的爪子深深的扣进教堂的建筑结构中,只听一声声细响,粉末落下。

        接着建筑阴影造成的黑暗,干涉者在所有人都不能看清的高处飞速接近向吉尔等人,精神波渐渐蔓延,锁定着合适的猎物。

        下方,被高级掠食者盯上的不适感令吉尔心头诞生出了一些并不舒适的感觉,她不由得将手枪抓在了手中,皱眉看向同样若有所思的警察佩顿:“你感觉到了吗?”

        佩顿迟疑了一下,然后才点点头:“嗯,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这里实在太安静了,安静到有些反常。地下还有很多碎片,这里不应该这么安静。”

        “我倒是不在意这些,不过...”吉尔抓着手枪四处扫视了一下,最后将目光投向肉眼无法看穿的深邃黑暗:“总觉得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看着我们。”

        两人正小声交谈着,黑暗中的干涉者已经选好了它的猎物。

        一道脉冲电波一样的光芒在吉尔眼中一声而过,紧接着无形的激波呼啸而来!

        砰——

        只来得及双手交叉挡在身前,下一刻,强大的力量便将吉尔佩顿等人横扫出去,剧烈的疼痛从手臂蔓延开来,好像骨裂一般。

        强行将注意力从疼痛和被偷袭的猝不及防中转移出来,吉尔抬头看去,外形恐怖的干涉者已经轻松将记者泰莉的脑袋从身体上咬了下来。

        无头的身体好像基座一般直立原地,涌动的血液好像喷泉一般将干涉者浑身浸染的一片血红。

        干涉者大嘴咬合,清晰的头骨碎裂声在吉尔耳边回荡,令她脸色无比难看,抬起手中的枪口,他毫不犹豫的便扣下了扳机。

        砰砰砰砰!

        明亮的枪焰犹如烛火在空中明灭不定,澄黄的子弹旋转着疾射而出,但干涉者只是一声嘶吼,令空气扭曲的激波便再次狂涌而来。

        凌厉的气流迫使吉尔等人眯起双眼,失去对干涉者的视线观测,也将那子弹的运动轨迹彻底偏移,等到吉尔几人重新看去,地上除了几枚弹头之外,干涉者已经不见了踪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