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临高启明 > 正文 第四十一节 合作
        第四十一节合作

        不过,这事可以作为提醒其他执委,特别是企划院总裁邬德的警钟。↓笔趣阁

        WWW.BIQUKU.LA↓一旦采用了“裔凡-陈策”体制,企划院作为计委的直接后身所受到的影响他当然是预见得到的。

        马千瞩在夹道的终点拉响了门铃,包着铁皮的门上立刻出现一个窗口,里面露出一双警觉的眼睛。

        “通行证。”

        他把通行证递过去。

        几分钟之后,门开了,警卫来了个立正敬礼:“您好,首长。”

        “好,好。”他含糊的说了几声,收回了通行证,随口问:“萧子山在吗?”

        “在。”

        马千瞩看了下院子里的青砖小楼。萧子山的办公室就在二楼的顶端。他要是从窗户里看下来就能看到自己――照他的一贯做法,肯定要和自己来应酬应酬。想到这里,他紧走几步赶紧脱离这个视线区。

        办公厅休息室就在办公厅的后院。萧子山让李潇侣搞了个景观设计,造了一座敞轩式的假古建,四面移栽了好些花木――眼下茉莉开得正盛,雪白的小花满枝,芳香袭人。

        这是个类似茶馆的地方,屋子里很敞亮,里面有藤制的座椅,很象马千瞩去过的苏州杭州的茶馆。清风习习,是个休息谈话的好地方。不过这里没有服务员,茶叶、开水和饮料全是现成的,整齐的包装好了放在矮柜上。自带杯子也可以,用这里的杯子也行,沿墙有水槽,还备用刷子和小包的漂白粉。墙壁上贴着一张纸:“使用茶具之后请自行清洗”

        马千瞩给自己泡了茶,悠闲的等了几分钟之后,司凯德才匆匆赶来。

        “你好,国务卿。”他打了个招呼,其实他和马千瞩不大熟悉,只在执委会扩大会议上见过几次。

        “叫我马千瞩好了,司凯德同志。”

        “好。”司凯德点头。这个人大概三十上下,身高175,体型相当标准,长着大众脸。按照政保总局的政治鉴定此人是个沙文主义者,仇英仇美,理想是建立殖民帝国,在有生之年进入第三次产业**。就这最后一点来说,马千瞩认为他和自己还是由共同语言的。

        马千瞩把对外情报局设点的方案向他做了介绍。

        “……江山的想法是现在在大陆上的布局布点,基本上还是要搞情报和商贸一肩挑的体制。这样可以最大限度的提高人、财、物的使用效率,避免重复建设。”

        “您是说,类似广州站的模式。”

        “大致是这样。不过这类站点可能达不到广州站这样的规模。”

        “投资和经营由殖民贸易部负责,同时负责情报人员的支援工作,是这样的意思吗?”

        “当然。”马千瞩点头,“不过我要纠正一点,严格的说投资都是由企划院和财政总监部提供的。”他闻到了一种要讨价还价的气味,迅速的打掉了这种可能性。

        “是,”司凯德点头,“我的意思是,如果要我们的部门负责经营活动,那么在这些站点的选点上就会有商业性的考虑。而不是单纯性的出于获取情报考虑。有的地点情报局认为有重要的意义,有必要布设常驻点,但是从商业考虑这些地点可能无法获得足够的利润,甚至连维持站点本身运作的利润都赚不到。”

        “如果有这样的地点,就由情报局单独负责。”马千瞩很干脆。

        “这样的话我同意合作。不过我希望情报局提供一个他们希望布点的列表,这样部里可以进行一次综合性的评估。”

        “没有问题。”马千瞩说,“我会告诉江山来找你的――这个地点列表你必须保密。”

        “当然,”司凯德说,“我正在起草一个增加驻外站的报告。既然情报局也有这方面的考虑,我们就可以和情报局联合起草这个报告。”

        “这事情你可以和江山慢慢的讨论。”马千瞩漫不经心的说,“你们的布点打算怎么安排?”

        司凯德咧嘴一笑:“大规模布点的事情,商业部、轻工业部也着急,他们都想拓展大陆市场。”

        马千瞩知道,这是因为最近白银的储备正在不断下降中,穿越集团最大的财源:雷州糖的榨季还没开始。而工业化的消耗却是一分钟也不停止的。作为主要赚取“外汇”的部门:商业部和轻工业部,他们的焦急是可想而知的。

        “我们讨论下来,首先是在江南布点――南京、扬州、苏州和杭州。这四个地方最有商业价值,我们的高质量工业品会很有市场,福建最好也能搞一二个点。”

        福建是重要的外销瓷产地,克拉克瓷大多出在这个地区,还有就是本地丰富的茶叶资源,二者都是重要的外销货源。就穿越集团自己的需求来说,高岭土和茶叶是很需要的资源。

        其次是北京和张家口。

        “张家口?从山西老财手里抠出钱来,很不容易。”

        “张家口是蒙古货的交易重镇,皮货和马匹,难道执委会不想要。”

        当然想要。皮货可以用来转口――欧洲人对皮货的热情极高,至于马匹,穿越集团最缺得就是这个。别看农委会的一干人对蒙古马很瞧不上,嫌肩高低,嫌体格小,但是这种马耐粗饲,能搞上几百匹当畜力也是相当好的,起码比慢吞吞的牛好用。再说军队对马匹也有极强烈的需求――张柏林已经抱怨过无数次了:用代畜输卒拉炮是一种野蛮落后的军事体制。

        “蒙古货怎么运?从张家口到关内的任何一个出海口,这个距离不近。”

        “这就要情报部门想办法,第一要搞定镇军的将领,由他们出面搞手续,不然马匹根本不能上路,其次就是要在北方沿海地区搞一个出海口,就近把从北方交易到的货物装上船。”

        “考虑到的布点就这些了?”

        “是,江南地区的商业布点可以更密集一些,比如镇江、上海也可以布点,不过暂时就先这些吧。点太多了投入就不够了。”

        “很好。”马千瞩在笔记本上记下要点。

        司凯德不知道这“很好”是赞许他的工作做得好,还是表示“就到这里”,他咳嗽了一声:

        “除了大陆之外,我提议在澳门也设置一个点。”

        “澳门有个叫……”

        “黄顺隆。”司凯德提醒他,“这个人是我们在澳门的代理商。但是此人做生意不很积极,他的业务无非是坐地收赃,倒卖违禁品而已。现在对我们来说价值愈来愈小了――他满足不了临高的胃口。我们需要一个能够直接面对葡萄牙人的销售窗口。”

        “不是有了个李华梅在代理。”

        “这个人,”司凯德说,“很可疑。您应该知道她恐怕靠不住。”

        “要是这样可以考虑设一个。”

        “最后就是在越南的设点。”他说,“一开始设在北圻,这里是我们的大米和煤炭的来源地。设立一个贸易站是非常有必要的。”有了贸易站自然就有情报工作。

        “在北圻设点是件大事。恐怕要各部协同才行。北朝未必能允许。我们要做好军事斗争的准备。”

        “先试探试探如何?”司凯德早就在筹划这件事情了,上次雷州的常师德还专程回临高就这个问题和他讨论过:雷州站和广州站准备成立对越贸易公司,除了在鸿基采煤,同时还搞贸易活动。

        在北圻搞个商站货行不难,只要有钱赚,北越的小朝廷还是欢迎的大家来做生意的――很多大明商人已经在当地有了货栈商行。难得是在鸿基的煤矿开采。这事情就比较棘手了。很难想象北越小朝廷会对一伙奇怪的海外之人挖煤的举动不闻不问

        司凯德的算盘是如果马千瞩不反对,自己先小规模的在鸿基搞一下。反正手头有人力物力可以调用。

        “这事还是要提交到执委会讨论一下。牵涉到对外关系问题。”马千瞩说,“北圻可不是东南亚土酋。军队也有几十万。现在闹僵了关系,恐怕我们也不容易对付。”

        几天后,关于情报局和殖民贸易部在大陆联合布点的提案在执委会获得了通过,随后在元老院常委会三读通过。至于北圻的布点,执委会和元老院“原则通过”,同意可以派遣小规模的队伍进行试探性的布局――前提是“尽量不发生军事冲突”。

        司凯德觉得很憋屈――殖民应该是血淋淋的才对,没有大炮火枪的奏乐怎么能称得上“殖民开发”。

        “我们对越南人都要畏首畏尾啦。”他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发着牢骚,随后拿起电话来,“接组织处……对,组织处吗?我殖民贸易部办公室,我要调几个人的档案……不,调动手续暂时不办……对,第一个叫贝凯……”

        李炎盯着显微镜下的菌丝――这是农委会的生物试验室。里面挤着七八个人,一群学分子生物学,干细胞之类21世界前沿科学的博士硕士都在黄大山的领导下研究各种实用菌种。这是学生物的人两个选择中的一个,另一个选择是去卫生部的生物试验室,那里专门和病毒疫苗打交道。

        他在板夹上写下自己的观测结果――这种活计即无聊又枯燥,好在他也习惯了。按部就班的搞计划已经成了他生活的一部分。

        李炎把显微镜交给别人,走出了这间已经变得拥挤的实验室。从空气浊热的实验室走到外面只觉得空气无比的新鲜。他深深的呼吸了一口――相比其他地方,农庄这里的空气还是不错。

        他已经接到了调令,明天就上对外情报局去干活了,老是在图书馆里干检索和治疗翻译这样的活计也是在太没有挑战性了。他习惯于枯燥的工作,可不等于习惯于简单的工作。情报工作正合他的脾胃。

        李炎不打算当什么007,也不想当m,他想当得是办公室里的计划人员。最好是培训人员。专门讲授各种阴谋诡计和陷阱,还有他心爱的ied――尽管这东西有没有使用的可能性还存疑。

        几天后,第一届派遣人员培训班开班了。之所以说是第一届,是因为这个班的学员与众不同――全部是有志于献身于情报或者贸易工作的元老。他们都是主动递交申请,要求到大陆第一线去工作的人。

        这批人有十几个,高矮胖瘦各不相同,除了一点――他们都是男性。倒不是没有女人提交申请,颇有几位女士愿意投身这一高危工作。但是情报部门分析之后认为女人到大明控制区里活动的范围不大,除非她能甘于混迹下层社会,或者和pipe小姐一样豁出去当交际花。

        幸好穿越集团里的女性几乎全有男友或者丈夫,使得江山避免了面对企图打入崇祯身边或者皇太极多尔衮身边准备通过宫闱斗争潜伏到敌人床上的优秀女特工人员。这是他一直感到担忧的。余下几个坚持的积极分子在于鄂水指出赴大陆搞情报活动的即将面对的种种生活上的不便之后也都撤退了。

        “别说女生,我看这些男人到时候都说不定要吃不消这个苦。”于鄂水翘着二郎腿,“大家都以为是和广州雷州那么闲情逸致,丫鬟小老婆佣人围着转――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这我得抗议,我们在雷州开发的初期日子过得还是非常苦的”谌天雄反对把广州雷州扯到一起的提法,开发广州的难度在他看来比雷州小多了,广州有高举高大官人这个有钱有势的地头蛇帮忙镇场办事,雷州可是自己一伙人披荆斩棘的,担惊受怕的开发起来的。这两者哪有可比性?别得不说,雷州站的所谓“享用”也就是大家提前搞了几个女人而已,和广州一干人的生活水准完全不能同日而语。

        “好了,我们来看看要不要淘汰掉谁。”江山对李炎说――后者刚刚被提升为大明处副处长,兼情报培训主任。这个主任头衔是情报局自己搞出来的,组织处只承认大明处副处长这个职位。

        “现在淘汰了,将来要再招募就难啦。”于鄂水说,“现在大家都以为外派就是广州那样的,等一派遣出去就要大呼上当,回来一说大家就没兴趣去了。”

        “好吧,我们稍微面试一下,真得不合适也不能要。”李炎坚持要面试。

        “好,随你。”

        ……

        “许可――”面前的这个人穿着海军制服,“你是个海军,还是现役上尉,怎么到我们这里来?”

        “搞海军军事情报是我的夙愿……”

        “那你得先退役,然后再来,我们这里是中央政务院体系下的,不收现役军人。”

        要此人退役再来显然有点强人所难,许可眨巴着眼睛:“破个例吧。难道你们不需要懂海军的军事情报人员吗?对外情报局也收集军事情报吧。”

        “没错,但是你的编制在海军啊你到我们这里来,工资都发不了,而且海军还要算你是逃兵――”

        “这个问题――”许可挠了了脑袋,工资不工资的倒问题不大,成了逃兵就是严重问题了。

        “真想来得话得到海军申请退役,把档案转回组织处,再提交申请。”

        “我还是很想当情报人员是海军的军事情报人员。”许可还是非常坚持自己的志愿,“要不你们帮我沟通沟通?总有办法的。”

        于是电话总机和转接台一阵忙乱,明秋也不知道这该如何处理,按理说海军应该有自己的情报分析室之类的地方。经过一番紧急磋商之后,决定许可以海军军事情报人员的身份到对外情报局工作,算是海军外派工作人员――工资由海军发,津贴由对外情报局支付。在对外情报局专门负责海军军事情报搜集和分析。

        “这个,现在就让海军伸一只脚进来合适吗?”王鼎小声问江山,“看海军和陆军的意思,以后自立门户搞军事情报局是肯定的事情,多半还要各设一个。我们辛辛苦苦的折腾不是为他人做嫁衣?”

        “做嫁衣就做嫁衣嘛,这是合作。不要太斤斤计较了。”江山一脸堂皇之色,“对外情报局的任务之一就是为军队未来的大陆征伐行动提供情报准备,海军要派人来负责海军情报没什么不合适的。再说我们以后的活动有很多要依靠海军提供支援,有这么个人在,协调起来不是更容易?王处长,凡事还是要从大局着眼。”

        “行,听你的了。”

        “下一位――”

        “程逆风。是你想当外派人员?”

        “让我当人口贩子好了――我对这个有心得……”

        ……

        经过简单的面试之后这些人就全部收下了,李炎让他们签字拍照填表。手续办完之后,王鼎一脸严肃的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这里的同志们都是准备接受派遣到大陆上从事情报和贸易活动的,有些同志会留在总局工作,不过难免也要出差。
    热门搜索:两性生活视屏性感舞蹈最性感的电影性感高跟鞋性感海茶3美女性感图片网性感胸罩
    櫻花の島蜂巢影视BENK蜂巢影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