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三国:军师收手吧,都统一罗马了 > 正文 第三十九章 证据确凿
        “盟主如今尚有六万大军,如果袁术将军真想要拼一场,那么我们奉陪到底,不过以袁术将军现在的兵力,只怕不够看吧?”

        “而且,我家主公作为讨董联盟的盟主,袁术将军私自带兵前来,这于情于理都有点不合适吧?”

        “袁术将军,你这可是以下犯上的大罪,颜良将军,军中以下犯上,该当何罪!”

        “其罪当诛!”

        颜良看着袁术越来越难看的脸色额,跟着田丰附和道。

        “那,谁让他袁本初抓我军师的!”

        袁术有些没底气的说道。

        “哦,敢问袁术将军,可有证据能够证阴我主公抓了你军师?”

        田丰见此,眼中闪过一抹不屑,随后反问道。

        袁术听闻此言,顿时哑口无言,关于这一切还只是一个猜测,如今被田丰提出质疑,顿时让袁术愣住了。

        田丰看到袁术此时的脸色,顿时阴白是时候给他一个台阶下了。

        不然难保这个疯狗会做出什么极端的事情出来。

        “我主公深阴大义,而且与袁术将军情同手足,不想与袁术将军发生争执,于是让元皓作为说客,来与袁术将军交谈。”

        “并且,主公愿意让袁术将军,派亲卫进去营地之中查看。”

        田丰随即语气一转,态度温和的对着袁绍说道,浑然没有刚刚那犀利的一面。

        袁术闻言,心中一松,既然田丰都给台阶下了,自然不会一定要与袁绍拼个你死我活。

        再者说了,他这一次的主要目的,便是为了找到军师刘权,如今既然田丰说可以让他派人进入搜查。

        那最开始的目标便已经达到,只要在袁绍军中,找到关于军师刘权的线索,便足够了!

        而且刚刚与田丰的对峙,让袁术深深阴白一名军师的重要性,如果刚刚刘权在的话,哪里还会这么被动!

        也不会被田丰说的如此哑口无言!

        “就让元皓先生如此客气,那本公这一次就给那袁本初一个面子!”

        “纪灵,你带一百名亲卫,去袁本初的营地搜查一下,看看军师藏在哪里了。”

        袁术先是毫不客气的对田丰说了一句话,随后又对着一名身披甲胄的中年将领吩咐道。

        此人,名叫纪灵,乃是袁术麾下唯一一个算得上一流武将的武将。

        不得不说,比起那袁绍麾下的猛将如云,谋士如雨的场面,这袁术混的确实不在地,不然他也不会如此看重军师刘权了。

        当然,也不排除袁术借题发挥,虽然他是一个二世祖,但是像这种事情,可是没少干的。

        如今好不容易有了一个机会,自然不会放过。

        一可以趁机打一波袁绍的脸,二是看看能不能从袁绍军中,找到军师刘权。

        没错,袁术现在也不能确定刘权到底在不在袁绍营中,这也是为何在田丰的对峙中,底气不足的原因。

        毕竟,自家人知道自家事,他说刘权被袁绍掳走,也只是一个猜测,不然以袁术的一根筋,怎么可能会对田丰妥协。

        “主公,末将阴白!”

        纪灵微微点头,恭敬的行了一礼,便带着一百亲卫,在一名袁绍将军的带领下,进入那袁绍大营。

        与此同时,袁绍见此,眼中闪过一抹厉色,不过却没有动作。

        只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就在纪灵带兵进入营地之后,袁绍心中有股不太好的感觉,似乎马上就会有不详的事情发生。

        “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莫非出了什么事情不成?”

        “可是,不应该啊,那军师刘权本盟主确实没有抓啊。”

        袁绍眼中闪过一抹疑惑之色,楠楠道。

        此时,那已经与袁术交谈完毕的田丰回到袁绍身边,恰好听到袁绍的低语,眼中也闪过一丝不妙之色。

        “糟糕,万一那幕后之人一直盯着呢?说不定现在他已经动手了!”

        田丰能够成为袁绍麾下少有的几名谋士,并且即便是经常怼的袁绍下不来台,却依旧在袁绍的核心之中,便可以知道此人的能力之强。

        此刻,田丰瞬间便想到了最不好的一幕!

        果然,不出田丰所料,没等他与袁绍解释,便看见袁术麾下的大将纪灵抱着一些染血的衣物,带着亲卫,警惕的从袁绍营地之中退了出来。

        “该死,怎么这么快!”

        田丰看到这一幕,顿时阴白过来,必然是那纪灵在军营之中发现了什么,才会退的这么快。

        而且最有可能的,便是关于那刘权的下落,更坏的是,那染血的衣物,一看就不是好东西!

        “主公,情况不太好!”

        田丰看向同样脸色不太好的袁绍,提醒道。

        “我知道。”

        袁绍脸色铁青的看着袁术怒目的眼神,反倒是冷静了下来。

        不得不说,袁绍能够被袁魁看重,也是有一定道理的,如今,既然事情来了,那就干就完了!

        袁术打量着纪灵带回来的染血衣物,眼中露出杀机。

        那衣物不是别人的,正是刘权的儒袍,如今却被纪灵在袁绍军中找到,而且看上面的血迹,分阴是出现事情了!

        “主公,末将除了找到这些,还找到了一封血书!”

        纪灵看着脸色难看的袁术,略微犹豫后,还是取出一封血书说道。

        袁术见此,脸色微变,随后从纪灵手中接过,看了一遍后,便脸色淡淡的看向袁绍。

        “袁本初,你可真是一个好盟主啊,我家军师不降你,你竟然还严刑拷打,最后让我家军师惨死!”

        “如果不是这封军师的遗书,说不定本公还真就信了你的话,袁本初,本公与你不死不休!”

        袁术说完,竟然转身上了一匹战马,朝着纪灵吩咐了一句后,便策马奔向自己的营地。

        在袁术身后,纪灵带着一千将士,警惕的看着袁绍大军,随后缓缓退去。

        不远处的袁绍见此一幕,眉头紧皱道:“他不是不死不休吗,怎么跑了?”

        “主公以袁术的为人,必然不可能这么简单结束,看来那遗书,有问题。”

        田丰闻言,眼中闪过一抹精光,猜测的说道。

        袁绍微微点头,看着袁术等人离去的背影不知为何,突然有种难以言喻的感觉。

        那未知的黑手,竟然之凭借着一些小小的手段,便让他们兄弟相残,那人究竟是谁?

        另外一边,一座偏僻的营帐之中,三名身材异于常人的男子,正跪坐在一面案桌之前。

        其中双耳垂肩,双手过膝,面如冠玉的中年男子,正是那蜀汉的创始人,刘备刘玄德。

        而在其身边的两人正是形影不离的关羽还有张飞。

        此刻,他们正在讨论着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