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三国:军师收手吧,都统一罗马了 > 正文 第四十章 假仁假义的刘备
        “大哥,以俺的意识,大哥你找那公孙瓒,向其讨要一些兵马,到时候由俺和二哥带领兵马,夜袭虎牢关!”

        “以俺和二哥的武力,拿下一个小小的虎牢关,简直轻松一举。”

        如同黑炭一般的男子,瞪大了如同铜铃大小的双眼,盯着为首的刘备说道。

        听闻张飞所说,那枣红色微眯着双眼的关羽,狭窄的丹凤眼之中,闪过一抹异芒,看向刘备。

        刘备见此一幕,心中闪过无数个的念头,随后叹息一声道:“二弟,三弟,虽然大哥与那公孙将军是同窗出身,可惜...”

        “大哥只是一个落魄的汉室宗亲,一向被那公孙瓒瞧不起。”

        刘备说着说着,便不断的叹息,同时声音还略带哽咽,似乎马上就能哭出来一样。

        见此一幕,张飞顿时急了,连忙说道:“大哥,俺不是有意的,不就是一个小小的虎牢关,就算是没有兵马,俺和二哥也可以拿下!”

        刘备闻言,急忙拉住张飞的大手说道:“三弟,大哥怎么舍得让三弟与二弟去拼命。”

        刘备好不容易忽悠到关羽以及张飞这两位绝世猛将,可不会舍得让他们两个去攻打虎牢关的。

        到时候万一伤着死着一个,那不得心疼死。

        毕竟,千军易得,一将难求。

        特别是以刘备现在的身份,想要招募到猛将或者谋士,都是千难万难。

        如果不是当初凭借着那汉室宗亲的身份,又凭借着关羽和张飞的热血,将两人镇住,又怎么能够降服这两名绝世猛将呢?

        对此,刘备心知肚阴,所以自然不赞同张飞的鲁莽行为,同时心里面还是有些难受。

        “哎,这三弟虽然勇猛过人,可就是脑子不好使,这鲁莽的行为,说不定哪天就惹事了。”

        刘备回想到之前因为张飞的鲁莽,而造成的后果,顿时嘴角一抽。

        就如同之前,刘备好不容易得到一个平定黄巾之乱的功劳,混到了一个安喜县令。

        结果,张飞嗜酒后,鞭打官吏,为刘备惹下大祸,也因此让刘备好不容易获得的机会,因为这件事情烟消云散。

        而刘备,又不能过于批评张飞,不然这好不容易得到的猛将,说不定就飞了。

        特别那时候祸事已经出现,更加不可能与张飞闹翻。

        无奈之下,刘备只能放弃官职而去,最后落到今日这个地步,而最近一次本来刘备想好的出人头地机会,也被赵云截胡了。

        对此,刘备可谓是难受不已,难道,他刘玄德就真的没有机会了吗?

        刘备想到了这里,不由得想到小时候算命先生说的话,目光逐渐坚毅起来。

        “我刘玄德,未来必定要出人头地!”

        这一刻,刘备的目光充满了寒芒,为了能够出人头地,他与关羽张飞结拜,甚至为了关羽张飞拉进感情。

        更是将新婚的妻子抛下,常常与关羽张飞彻夜长谈,如今大业未成,又怎敢轻言放弃呢?

        “大哥!”

        “二弟,三弟!”

        刘备,关羽,张飞三人,抱在一起,痛苦流泪。

        虎牢关之上,徐荣着衣而睡,突然被一阵敲门声惊醒。

        “报告将军,细作来报,逆贼袁绍与袁术今日在贼营之中大闹一场!”

        “据说是因为逆贼袁绍掳走了袁术的军师,听说袁术还带着一千将士,与袁绍对峙!”

        “什么。”

        刚刚被惊喜的徐荣,眼中闪过一抹意外之色说道。

        “有些意思。”

        片刻后,徐荣挥手让前来通报的将士离开,眼中露出一抹若有所悟的神色的说道:“看来这联盟果然是有问题的,只要抓准机会,他们不过就是一群乌合之众罢了!”

        “武力?算个屁!不过,接下来的计划,还是需要吕布的到来,不然想要完成这个计划,还是需要吕布的到来。”

        徐荣的目光之中闪过一丝精芒暗暗的说道。

        另一边,曹操听着亲卫汇报的情报,看向那脸色平静,没有一丝波动的赵枫,顿时露出一抹笑意。

        “军师啊,所有的事情都拿捏的死死的,有军师在我曹孟德何愁大业不成!”

        曹操的心中,感慨万千的说道。

        “战场上刀剑无眼,以军师这小身板万一哪天要是出事情了,就麻烦了!”

        “不行,除了给他安排身份之外,还要给他安排一员猛将,替我守护好军师的安全。不然军师要是磕着碰着了,那可得让我心疼死。”

        曹操看着赵枫,眼中闪烁着信奉的神色。

        此刻的赵枫,自然不知道曹操所想,其看了一眼天色,随后对曹操拱了拱手说道:“主公,天色已晚,属下就先行告退了。”

        在赵枫说完之后,兴奋过去的曹操才发现,已经快到子时了,顿时曹操露出一抹尴尬之色。

        随后对赵枫挥手说道:“军师,你先下去吧,我还有些事情需要思考。”

        “那,主公属下就告退了。”赵枫见此,微微一笑道。

        “去吧。”

        片刻后,曹操看着赵枫离去的背影,露出一抹深思,同时,也开始从军中,开始为赵枫寻找保镖人选。

        三天后,在虎牢关与洛阳的一条必经之路上,一支五万的黑色铁骑,正在狂奔。

        在那五万铁骑之前,一名头戴三叉束,身披紫金色甲胄的战将,只见在那战将之下,是一匹通体赤红的战马,战马之上一柄长约一丈多,重达百斤的方天画戟,在那战马背上放置。

        同时,在战马一侧,一柄古朴的长弓,一壶箭矢,在战马奔腾之际,来回晃荡。

        “斥候,此处距离虎牢关还有多远?”

        那战将突然对着身后一名并州铁骑询问道。

        “回禀主公,此处距离虎牢关,大约还有十公里。”

        “去传文远将军一趟。”

        那战将回过头,对着那名并州铁骑吩咐道。

        “诺!”

        并州铁骑闻言,露出敬畏的神色,随后朝着大军中军而去。

        吕布望着并州铁骑离去,露出一抹精芒。

        没错,这员战将便是传说之中的人中吕布马中赤兔。

        经过数天的驰骋,吕布终于带领着五万并州铁骑即将抵达虎牢关。

        不久后,一名身披银色战甲,手持一杆银白色长枪的战将,策马而来。

        “张辽,见过主公!”

        策马而来的张辽,恭敬的朝着吕布行礼道。

        “文远,那李傕这一路可还老实?”

        “启禀主公,这一路那李傕还算是老实,并没有什么小动作。”

        “不过...”

        那张辽说着,露出一抹疑惑之色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