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穿成农家小福宝,逃荒路上开挂了 > 正文 第四百二十九章 与虎谋皮的下场
        李震生又问道,“你们确定,或者镇上有人亲眼见到龚老太躺在棺材里了吗?有没有可能她还活着?”

        李福儿夫妻都是惊讶抬头,问道:“东家怎么知道龚老太没死的?”

        “你们查到什么了?”李震生不答反问。

        李福媳妇儿赶紧说道:“昨天下午,我们出去转了转,买了一些糖,撒给附近的孩子们,想着套几句话。

        “小孩子们都说龚家有倒霉鬼,家里都死光了,后来我们往客栈走,被一个淘气小子拦住了,他说锁子的奶奶没死,他看见了!”

        李福媳妇儿生怕东家听不懂,解释了一句,“锁子就是龚家那个小子的乳名,他们平日总在一起玩耍。那个孩子说,他去后山捡柴,走错路了,在一个木房子里见到锁子的奶奶了,锁子奶奶还找他要东西吃。

        “他吓坏了,跑回家之后说起这事,但家里人都不相信啊,说他见鬼了,还找人给他烧了符纸,逼着他喝符灰水,再也不让他上山了!

        “我们俩觉得这孩子应该说的是真话,想上山看看,又怕惹人注意,就想着回去报信儿,请东家找人上山去看看。”

        李震生心里有数了,就嘱咐他们,“你们今日不要离开,再去外边打听一下,这里有个地痞姓刘,平日常喜欢拉人到新都去赌场。

        “这地痞的表哥是赌场的管事,记得问明白这地痞的表哥叫什么 ,赌场的名字是什么。我先带人去山里探探,有事随时让人回来告诉你们一声。”

        “是,东家。”李福夫妻赶紧应下。

        很快,他们就装作不认识,分开吃了早饭,然后,李震生就带亲兵们绕路,从北山另一侧爬了上去。

        这个时节,天气寒冷,道上落雪难行,爬山更是磕磕绊绊。

        好在,各家过冬的柴火已经存完了,北山不高,也没什么野兽可以捕猎。

        所以,山里很安静,那唯一一个供给临时落脚的小木屋也不难找。

        亲兵们谨慎,留下两个保护李震生,其余四个慢慢靠近木屋,躲在树后扔了一个石子砸向木门,但屋里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一个亲兵靠过去,咳嗽一声,依旧没有回应,他就趴在门缝上看了看。

        结果再回头时候,他就变了脸色,迅速退了回去。

        李震生远远见到,就走了过来,低声问道,“怎么回事?”

        那亲兵深吸了一口气,应道,“大老爷,屋子里确实只有一个老太太,但是趴在门口,瞧着……好像没有气儿了。”

        死了?

        李震生赶紧带人走了过去,木屋的门被锁上了,但亲兵们拿了匕首一撬,铜锁就开了,也没损坏半点儿。

        两扇木门是从里往外推开的,没了铜锁支撑,木门突然大开,就跌出一个老太太。

        一身青色的锦缎袄子,已经脏污的不成样子,头发散乱,趴在门槛上,毫无声息。

        一个亲兵抬脚把老太太翻过去,众人都是倒抽一口冷气。

        这已经不能称之为人了,简直是皮包骨头的人形柴火棍儿。

        也不知道饿了多少天,老太太脸色清灰,眼窝深陷,脖子上的皮贴着骨头,好似轻轻一碰,脑袋就要掉下来了。

        李震生心里默默算了算日期,若是按照龚云舒和客栈小伙计的说法,龚家是半个月前办的葬礼。

        也就说,这老太太同族侄儿一起算计孙子孙女,被偷偷带出来藏到这里。

        怕是从那日开始,就没人给她送饭菜,也没人记得放她自由吧!

        自作自受,愚蠢透顶!

        李震生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嘲笑一个死人,他做不出这事。

        但这八个字,一直在他脑子里回荡!

        这老太太想利用族侄,逼迫亲孙女去做内应,进李家门,扒上李家,再踹掉族侄。

        但她怎么就没想到与虎谋皮的下场?

        人家利用完她,自然就没心思哄着她了。

        结果一把年纪,也算衣食无忧了一辈子,最后生生饿死在这里了!

        “罢了,看看她身上有什么能做信物的,拿一件送回碎金滩问问,确认一下这老太太的身份,快去快回!”李震生摆摆手说道。

        亲兵们赶紧忙起来,很快,老太太手腕上戴着的一个银镯子被撸了下来。

        两个亲兵骑马赶回碎金滩,两个关门,把木屋恢复原样,守在这里。

        最后两个跟着李震生回了客栈,李福儿夫妻早就打听完消息了。

        “东家,那个姓刘的地痞,在这里很不得人心,听说很多人被他害的破财,他那个表哥没来过镇上,但也不难打听。

        “他那个哥哥姓包,赌场叫四季如意赌坊,在新都的城北,不算大,但人很多。”

        李震生点头,心里越发笃定了。

        因为张进引诱村人去赌的那个地方就是四季如意赌坊,张进联系密切的赌场管事也确实姓包。

        但从魏大军受伤之后,侯府老兵一直盯着这个姓包的管事,却不见他有什么异常行动。

        原本还以为是家里多心了,如今看来,人家只是改了策略,另辟蹊径!

        若不是他们家里警觉,若不是龚家姐弟良心发现早早坦白,说不定这些人的算计还真成功了。

        那个龚云舒长得不差,瞧着也是识文断字,再有救命之恩这层关系,说不定在碎金滩几个月,还真能博得村人的好感也能让老二动心。

        毕竟,老二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读书,以及娶个蠢笨媳妇儿……

        这个龚云舒,能满足老二对伴侣的所有美好想象!

        李震生眉头越皱越紧。

        不得不说,这背后算计之人实在是下了大功夫,把李家人研究的很透彻。

        只不过背后之人唯一没算计到的是,他们兄弟农家出身,成长的很慢却一直在成长。

        这几年,生死几度,挣扎求存,让他们异常的团结,对家族的守护之心,也是异常的坚定。

        对于如今拥有的一切,他们就像抱了果子的松鼠,每咬一口都要竖起脖子观察一下四周。

        他们没有野心,没有嫉妒旁人,但也绝对不允许任何人抢走自己的“果子”!

        所以,有个风吹草动,旁人不觉得如何,他们却已经手握长刀,时刻准备对抗来犯之敌!

        不说李震生在青木镇如何,只说两个亲兵快马加鞭回到碎金滩的时候,已经是午后了。

        佳音昨晚在空间里,祸害了不少土豆,想给老娘折腾一些淀粉出来。

        虽然成功了,但她也累的厉害。

        这会儿吃饱饭,她就躺在大炕上,抱着心爱的布老虎补觉。

        李老太坐在一边,守着孙女,也做着针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