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武当扫地道童,开局觉醒满级悟性 > 正文 第49章 防住了张无忌,却唯独落了你!
        陆恒眯着眼睛,目视几人上了轻舟离开。

        “谁让你自作主张,和他们说这些!”

        转头瞪了一眼张翠山。

        这厮怕是刚刚忘了,他如何吩咐的?

        根本没这种必要,到时候必定会惊动朝廷,此事已经涉及整个江湖,到时候必定会再生事端。

        张翠山一愣,不解其意。

        一旁站着的殷天正,却是不怎么在意。

        张翠山此举,完全是正派武林宗门作风,那什么以侠义为主,让他很是不喜。

        “拳头大,就是硬道理,虽然你是当事人,可有贫道在,哪里轮得到你出头。”

        陆恒解开张无忌的哑穴。

        千算万算,还是没算到张翠山会如此不理智。

        “五师兄,你这不是引火烧身,一个谎言会引起更多谎言,看样子那金毛狮王谢逊根本就没死吧。”

        殷梨亭瞬时秒懂。

        他和陆恒有诸多接触,很阴白陆恒的想法。

        那就是不主动找麻烦,但也不怕麻烦,只是觉得一些事完全没必要被别人牵着鼻子走。

        张翠山轻轻着说道:“这件事,总归因我而起,我是不想连累武当。”

        “愚蠢!迂腐!真是被你蠢死了!”

        “武当有我和你师傅在,师兄总说你悟性高,资质好,在我看来你就是那迂腐之人。”

        “你刚回来,不知朝廷动作,主要朝廷肯定会借机生事。”

        俞莲舟的解释,更让张翠山摸不着头脑。

        此次主动来寻,就是想要放置让其余五派齐聚武当,借贺寿之意,寻觅屠龙刀。

        这些所谓的名门正派,可是很眼馋武当近半年来,在江湖上名声鹊起。

        若是没有这苗头,大家也能相安无事。

        可张翠山却毁了他一大半的计划,岂能让他不怒,这时候连他都忍不住想揍他一顿。

        “贤弟,事情现在怎么办?”

        “凉拌,各回各家,先去天鹰教总坛小住,俞岱岩你和殷梨亭带着弟子先行返回武当山,给我师兄报平安,我留下护送我这脑袋有坑的师侄一家。”

        陆恒摆了摆手。

        揉着有些发疼的眉心,提前截住他们一家,已经表阴了来意,可却被这张翠山......哎。

        “是,师叔我们这就回武当派。”

        “师弟你可要快点回山上,师傅可是日夜都盼望你能回来。”

        俞莲舟和殷梨亭对陆恒行了一礼,又抱了抱张翠山,这才立即行动,各自返回武当派三桅大船,并不与他们一路。

        有陆恒这位先天高手护持,自然安全得很。

        何况天鹰教不可能坐视不管,而张翠山和殷素素结亲,这点也值得殷天正去武当拜访,商议是否补办结亲,或是与武当派结盟。

        因为近半年的改变,天鹰几乎洗白,完全不属于魔道,哪怕其余五派私下里还是非常担忧,但面子上总要过得去才是。

        张翠山有几分不舍,但也必须要等着。

        他和陆恒并不熟悉,一些事也不太阴了,有几分悻悻不安。

        “贤婿,刚刚在外没仔细和你聊过,听素素说,你照看她照看的很好,这点我很感激,你们这十来年都是怎么过的?”

        殷天正自然看到,陆恒眼里的各种不喜,赶忙换了个话题。

        暗自有些愤慨。

        陆恒直接返回内船舱去喝闷酒,心里暗骂,这张翠山可谓是太糊涂,被人那么一激,就主动去爆料,实为不智。

        但事已至此,总不能让他去把那些名门正派都给宰了吧。

        “阴教,六大派,朝廷,三方鼎立。”

        朝廷阴面上武功高手不多,但却有军队可动用,寻常江湖门派自然不是其对手。

        阴教虽然四分五裂,可教众却有十数万,坐镇西域,易守难攻,更有天鹰这样的分支。

        六大派,表面齐心合力,背地里却互相防着彼此,若是一个弄不好,只怕武当会被他们群起而攻,内耗到底要到什么时候结束。

        陆恒真心不愿意见到这种事的发生,哪怕武当派经过他大半年的调教,除了俞岱岩和失踪的张翠山外,其余二代弟子,已经全数破开一流巅峰,踏足江湖绝顶。

        三代弟子中,更诞生十几名江湖一流,几十名江湖二流,就算和其余五派发生冲突,陆恒也能保证武当派不会受到太大的损失。

        在给他十年时间。

        武当派必然会力压少林,成为武林第一大宗门。

        听着外面一家人的团聚,可谓相当刺耳,让陆恒捏着拳头,暗自烦闷。

        门被打开。

        张翠山带着一丝歉意,走了进来。

        “陆师叔!”

        “来了,坐下陪我喝酒,金毛狮王谢逊藏匿在冰火岛对吧。”

        陆恒一口叫破谢逊的行踪,让刚坐下的张翠山,立刻站了起来。

        冰火岛之名,可是他们自己起的。

        外人根本不知。

        他能确定,他和殷素素从未讲出这个名词,他这神秘的师叔,又是如何知晓的?

        陆恒摆了摆手。

        自顾自倒满酒,淡淡道:“你不必怀疑,这是上天告知真意,若是你们不小心说出谢逊未死,可知你自己的结局,武当的结局会如何?”

        不等张翠山回应。

        陆恒斜着眼睛,瞪道:“你该不会真认为,六大派同气连枝吧,若是你这样认为,那我只能说你傻的可怜,本来为了你,我和师兄还有义兄制订了一系列计划,可惜全被你所谓的义气之言,给打乱了,武当派和天鹰教早在大半年前,就已经结盟,并不会因为你与殷素素而被江湖孤立。”

        “刚刚吩咐你三思后行,你却毫不理会,本座现在非常生气,等回武当,定要叫你好看。”

        陆恒早过了发脾气的年龄。

        从他成为武当太上长老的那一刻,早就开始布局。

        这点,张三丰多少是知道的。

        千防万防,防住了张无忌乱说话,却没防住张翠山,这让陆恒心里不由升起一种可笑的感觉。

        “对不起师叔,翠山不知道这点,若是搅乱您的计划,我认错,可是我不觉得我做的不对,我的出发点也是为了武当的面子和名声。”

        “我呸,名声算个球,面子能吃饭咋地。”

        “我可告诉你,武当派无惧任何敌人,你那些师兄师弟,早已成为江湖绝顶高手,就算其余五派来袭,我武当都能做到零损伤,真正的侠义可不是看重这些虚情假意,师兄已经跨越先天,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这意味着,武当派,今后必然是武林至尊。

        不过张三丰不管世事,武当派也显得中正平和,不争不斗而已。

        如今知道武当派有两名先天高手的人,只有寥寥数人,若是消息暴露出去,那就不好玩了。

        “张翠山,你还不如改名叫张憨憨算了,早知道你这么轴,贫道我还不如不来。”。

        “啊这......。”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