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武当扫地道童,开局觉醒满级悟性 > 正文 第50章 鹰王:素素你也给你叔磕一个
        张翠山一脸愧疚。

        他的三观,都跟着陆恒的话语,被击成碎片。

        “你们都进来吧,在外面偷听算啥意思。”

        听陆恒这么说。

        殷天正,殷素素,殷野王,李天恒全都尴尬不已,推开舱门,进来后,看向他。

        “见过陆前辈。”

        已经嫁做人妇,殷素素这些年来已经没有那么妖,反而像是贤妻良母。

        张翠山见状,拉过张无忌走过来,轻声道:“无忌,快跪下拜见你师叔祖!”

        “徒孙张无忌,拜见师叔祖。”

        “起来吧无忌,若是师兄见了,肯定会很高兴,除了掌门宋远桥外,其他弟子全都打光棍,真是让我们操碎了心。”

        “还有无忌你要记住,不管谁问你金毛狮王谢逊的下落,你必须要一口咬定,他已经在九年前死了,否则若是暴露他的下落,不仅仅是你父母,还有他同样也会保不住性命。”

        “知道吗!”

        陆恒是武当太上,自然而然要去护犊子。

        哪怕不喜张翠山的做派,但这小子是无辜的。

        张无忌抬起头,不服气道:“我义父没死,他还活的好好的,你们都是坏人,是坏人。”

        “无忌乖,如果你不想让你义父死,可要牢牢记住这句话,你刚刚也看到了,那些人都在逼问你义父的下落,他们都不是好人,可你师叔祖却是真心为了咱们一家好。”

        殷素素脑筋转得快,立刻就阴白,陆恒的意思,就是要一口咬定,金毛狮王谢逊死去,屠龙刀没人知道落在哪。

        虽然没什么道义,但在江湖上,若想好好活着,说点假话又怎么了。

        何况这是善意的谎言。

        最起码,金毛狮王谢逊,得罪了那么多人,若是为了保全他一人,却会让武当派和天鹰教,成为武林公敌。

        这才是她最不愿意看到的情况。

        陆恒点了点头,道:“你很不错,还是义兄你调教的好,不像这根朽木,满脑子都是仁德侠义,不会转弯。”

        其他人都笑了。

        唯有张翠山觉得委屈不已,不过在知道陆恒的计划后,也让他心情郁闷。

        如今豪言壮志已经说出口,泼出去的水自然无法收回。

        三个月时间,只怕会造成武林轰动。

        “义弟,听你所言,亲家张真人如今已经跨越先天了吗,这可真是天大的喜事,值得庆贺!”

        “如今天鹰和武当,因你我之间本就是八拜之交,不曾想,素素和翠山结成秦晋之好,双喜临门,我知翠山想要带着无忌回武当,此刻你们也不必在留在天鹰,以后总有机会嘛。”

        “爹!女儿不舍。”

        “傻女儿,嫁出去的女儿,就是泼出去的水,以后自有你夫君照顾你,老夫很放心,何况有你二叔我义弟在,想必翠山也不敢欺负你,是不是啊贤弟。”

        殷天正还没想过,事情的严重性,还在那里笑。

        陆恒瞥了瞥张翠山,冷哼道:“这些事先不提,翠山我知道你有一根刺横在心里许久,你是在担心俞岱岩对吧。”

        现在外界还并不知道,俞岱岩已经重新站起来,不再是废人。

        此话一出。

        殷素素脸色一变,张翠山点了点头,道:“我很担心我三师兄,各方显示,当年暗算我师兄,夺走屠龙刀的人,应该就是素素,但在海外我们夫妻相互扶持,没想到被师叔一眼看穿。”

        心结难处理。

        张翠山不由看了一眼殷素素,见她脸色变得苍白,就知道,这件事就是他所想的那样,只不过陆恒替他问出口。

        “原来,五哥你一直都记挂着这件事。”

        殷素素叹了口气,不敢去看张翠山的眼睛。

        陆恒摆了摆手,道:“这件事,各种缘由都是凑巧而成,据我探查发现,俞岱岩机缘巧合下得到屠龙刀为引,殷素素的确用须蚊针在船上暗射俞岱岩,但又因为你的缘故,护持安排龙门镖局都大锦护送俞岱岩返回武当,不过在路上岱岩又遇到了朝廷派来的金刚门高手,这才用大力金刚指,碎了岱岩四肢挑断经脉。”

        “为了给俞岱岩报仇,也因为龙门镖局办事不利,这才有了那次惨案发生。”

        “辗转数年,某次历练贫道恰巧碰上金刚门的人,这才知晓了一些经过,你不用愁眉苦脸,老三如今已经重新站起来,重新练功,不再是废人。”

        此言一出。

        殷素素同样心情好过了一些,而后又看向张翠山,低声道:“五哥,瞒着你是我不对,若是你不愿意原谅我......。”

        张翠山木讷半晌,陆恒瞪道:“怎么的,你还想要始乱终弃不成,看好了,这封信你拿去读读。”

        陆恒从怀里取出一封信,丢到张翠山脸上。

        原本还有一些愤慨,见状不阴所以,摊开信件看了一眼,就愧疚难忍差点没哭出来。

        “三哥,是我三哥的字迹。”

        【翠山师弟亲启,如今在师叔的帮助下,我已经重获新生,得知事情经过,我已经原谅天鹰教紫微堂主殷姑娘,若是你有幸遇到她,帮我转达一句,各种巧合,师叔据熟知,且末因此愧疚不安,若是你有幸不死,回归中土,我们师兄弟在聚,俞岱岩留字】

        信上的内容,完全让张翠山最后一丝愧疚的念头,消失无踪。

        刚刚看到他脸上又死气闪过。

        陆恒就已经清楚,若是不能解决这个问题,张翠山还要寻死腻活。

        到时候在张三丰百岁寿宴上,自戕,虽然保全了武当大义,却让殷素素也跟着夫君自尽,留下个没爹没娘,又被玄冥神掌所伤的孤儿,苟活于世,未免有些残忍。

        所以陆恒早和俞岱岩说起过这事,也得到人家的谅解。

        这才有了这封信。

        “俞岱岩都已经不怪殷素素,你算老几,别在这摆这个臭脸,虽然义兄让你随我回武当,不过十年未曾回家,也该让素素去陪陪家人,让无忌认认家门才是。”

        “听我的,等上了岸,在留三天,然后一同出发,回返武当山去见师兄。”

        殷天正脸上一喜。

        刚刚话是那么说没错,可寻了女儿十年,又怎能不想再见,何况喜提一宝贝大外孙,殷天正也想享受一番天伦之乐。

        “听贤弟的,素素你还不知道呢吧,我这贤弟,功夫不在我之下,比我这老头可要高出一大截,听说能陪张真人打成平手,可是武当数一数二的超级高手,若是有机会,无忌能得贤弟传授一两招,绝对受用无穷。”。

        “素素,你也给你二叔跪下磕一个,若非他卜算出你们的行踪,我们也不会出海寻觅,让老夫在有生之年,不会白发人送黑发人。”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