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武当扫地道童,开局觉醒满级悟性 > 正文 第45章 北风不来,不得出海
        殷天正闻言,顿时如遭雷击。

        满脸都是狰狞。

        “贤弟,你告诉我,我明教教主,是不是遭到贼人暗算,我恨那,若明教还在,岂会有今日。”

        陆恒安抚道:“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该来的总会来,这一切的缘由,都要从阳顶天自己说起,他娶了混元霹雳手成昆的师妹,横刀夺爱,故有此报。”

        “你不必问我如何知晓,我且告诉你,阳顶天是在密道修炼乾坤大挪移时,见到成昆与教主夫人偷偷幽会,这才走火入魔而死。”

        “随及阳顶天的夫人羞愧自戕,激怒了成昆,立下要毁灭明教的誓言。”

        “而他最开始,算计的人,就是他的爱徒金毛狮王谢逊,用残忍手段残害谢逊一家,这次逼他不得不在武林四处作乱,让明教的名声越来越臭。”

        李天恒狠狠拍了下桌子,怒道:“怪不得,狮王会如此不理智,杀人后冠以霹雳手成昆,那时成昆在江湖上,别具威名,旁人自是不信那,这才导致明教......。”

        “可恶,成昆,他该死他该死啊,我明教竟然落到如此境地,竟然因为一个女人?”

        殷天正的话,让陆恒不敢苟同。

        不过这样讲,也没什么不对。

        “义兄,事情已经告诉你了,怎么做,可有打算,或者说,你能拉拢多少明教人,站在你这边。”

        “据我所知,明教光明左使杨逍,可是一直都觊觎教主之位,还有那青翼蝠王韦一笑,五散人,天地风雷四门,五行旗,还有明教各地分坛,可否能响应你?”

        殷天正沉默半晌,摇头道:“不行,杨逍武功奇高,为兄最多只能和他打成平手。”

        “况且我已经退出明教,自立天鹰,若想回去,除非明教受到灭教威胁时方可回援。”

        “这样啊。”

        陆恒饶是想插手明教的事,但听殷天正这么讲,也明白恐怕事情并非他所想那么简单。

        难道真要熬到六大派围攻光明顶时,才能让明教起死回生?

        两人对视,觉得有些棘手。

        “也罢,这圣火令上的武功,我可以先传你,此事从长计议吧。”

        “贤弟你如何学会我明教武功,这?”

        “不瞒兄长,天下武功,入得我眼,那就是我的,包括兄长的鹰爪擒拿手早已被我学会呵,这次来,也是为了弥补义兄,不然我大可借助这圣火令,号令明教,你说对吧。”

        陆恒的自曝,殷天正笑着点头道:“为兄之前早已知道,但未曾想过老弟资质如此优秀。”

        外人想要学圣火令的武功,可不容易,因为他们并不懂得波斯文。

        殷天正仔细检查翻看,却看不明白,也不知陆恒如何学会。

        “先不忙学,素素真的很快能回来吗?”

        一个老父亲担心女儿安危,已经生过明教大事。

        陆恒见状,也知近期,殷天正是很难在有心思学习,淡淡笑道:“没错,义兄你信要信我,七天后从总坛出发,可前往渤海,但却要防着其他大派知晓消息,毕竟事关屠龙刀,这些所谓的门派,绝不会错过这种机会。”

        陆恒不屑解释。

        殷天正站起身在聚义厅渡步,眼神充斥一股戾气。

        当年屠龙刀的确被天鹰教夺到手中,可却也被旧友夺走,还赔上了女儿,近十年让他一直寝食难安,多年寻找未果,又怎能静下心。

        一旁李天恒开口道:“不然,我可代替师兄,陪陆道长直接去渤海,我们或可以提前出海打探。”

        殷天正摆手,摇头道:“不行,素素回来,老夫一定要亲自去接她回家,这件事不容置疑,若是真能迎回素素,贤弟我可要好好谢谢你才行。”

        既然如此。

        现在待在这里,也不是事,倒不如先去探个路。

        根据陆恒判断,天鹰教曾经出海所探寻,则是在东海一片区域探索,但冰火岛的确切位置,应该在北海,甚至已经超过新罗百济,更加遥远,除非有北风出现,否则是很难抵达那种区域。

        而在大海上,若是没有海图,根本就很难找到方向,自然无法推断。

        “贤弟,请你一定要助我一臂之力,十来年夜不能寐,老夫希望能在有生之年寻回她,而不是白发人送黑发人。”

        殷天正如此强烈的情感,感染了他。

        没有半点犹豫,陆恒点头,道:“兄长放心吧,吉人自有天相,这次我们一定可以寻回他们。”

        又过三天。

        一行人直接上路,天鹰教在前开路,陆恒则带着几名弟子,轻装上阵,在后面远远吊着。

        “陆师叔,二哥已经率众抵达渤海,但事情似乎有变化,昆仑派和崆峒派不知从何得知消息,也同样租了大船,似乎要出海。”

        殷梨亭取了信鸽送来的字条,脸色有变化。

        陆恒接过,看了一眼,的确是俞莲舟的字迹。

        沉吟半晌。

        看来他就算防住了不少门派,但还有一些人不知死活。

        这屠龙刀,被人如此觊觎窥探,简直就是烫手山芋,除非能够成为真正的天下无敌,武林至尊,否则这东西谁都把握不住。

        “无妨,这些并不重要,一切依计行事。”

        陆恒坐在马车上,随意拿着一本游记,看的是津津有味。

        殷梨亭瞥了他一眼,赶忙低头,心里却非常紧张,毕竟事关张翠山生死大事,失踪了这么多年,又岂能没有半点担心。

        但见陆恒稳坐钓鱼台,凡事不急不燥,深吸一口气,默念清心诀恢复正常。

        小半天时间过去。

        陆恒等人,已经逐渐闻到了海风。

        推开车窗,能看到,无边无际的大海,这还是陆恒穿越到这个世界,第一次距离大海这么近。

        “师叔,天鹰教派人来通知,已经抵达渤海湾,并且听说他们准备了三条大船,数十条小船,若是我们出海,是否真的可以找寻到五师兄?”

        殷梨亭从外面回到马车,陆恒想了想,点头道:“先不忙看,再等等,除非北风刮来我们可动身,若无北风,还需要在等等看。”

        这就是一个信号。

        料想从冰火岛抵达中土海岸,最起码也要等上几天,况且张翠山和殷素素,在加上他们儿子出现,估计也要花时间准备。

        “师叔,我已经看到二师兄了,咱们要不要过去和二师兄会合?”

        “莲舟么,等晚一点在过去,现在还不要暴露我们和天鹰之间的关系,尤其在外人面前,到时候出其不意,谁也不会想到武当和天鹰之间的合作。”。

        “还有,要记得隐蔽行事,去外面打探看看,昆仑和崆峒都是何人做主?”

        (未完待续)